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环境与发展
rss itunes

法国核电专家评核电将毁灭中国

作者 杨眉

福岛核事故周年纪念日的前后,核安全问题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另外,法国总统选举竞选大战已经全面拉开,而是否继续发展核电成为选民投票选择的一大重要因素,11位总统候选人中绝大多数都主张走出逐步核电时代,也就是说,核能发电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来说都将成为过去,其中原因,除了核电站的安全威胁之外,核废料的最终处理问题也是其中的一大因素。因为,自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各国开始大规模开发核能以来,一直到今天,全世界科学界至今仍未找打如何安全、永久地处理核废料的妥善途径。而核废料的放射性经久不衰,其放射强度可以持续数千年,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也就是说,在几十万年后,这些核废料依然能够对人类以及环境造成危害。目前绝大多数核废料都被储藏在核电站内部,倘若发生地震导致类似福岛核事故的灾难,或者,核电站受到恐怖攻击,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么,中国的状况又如何哪?根据世界核能协会(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统计,截至2016年8月,中国有34座核电反应堆在运行,20座核电反应堆在修建。该协会预计还将有更多的核电反应堆开始修建。中国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为活跃的核电站建造国。随着中国核电项目的持续发展,如何处理核废料也成为中国政府面临的一大棘手难题。

中国民间环保人士吴辉在福岛核事故之后曾经发表了一片标题为《核电毁灭中国》的文章,曾经在中国网络引发巨大的反响,福岛核事故六年之后,吴辉反对核电的立场似乎更加坚决。

法广: 吴辉先生您好,能否解释一下为何对核问题如此关注?

吴辉:我对经济学比较感兴趣,自然也就接触到能源问题。在与中国的能源专家接触的过程中逐渐发现核能是不可行的。后来,我在翻译英文书“生存在环境中”一书时同书的作者们做了许多交流,他们都是一些美国的顶级的战略学者。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给了我很大的启发。2005年长沙的一名学者写了一篇名为“2015年的世界”,书中就提到日本将在2015年发生核泄漏。当时,他就提到核能是永远不可用的。当时提出的理由之一就是核废料的问题,因为核废料存在的时间太长了。如果说五十年之内全世界发生两次毁灭性的核事故,那么,在五百年内,中国发生核事故的概率将是99.9%,所以说,中国发生核事故是必然事件。而且用来储藏核废料的混凝土的寿命仅有一百年,也就是说,一百年之后,两百年之后,核泄漏是早晚的事。

法广: 您对核能做过专业研究吗?

吴辉:我的主要知识都来自我翻译的这本来自美国的书。我对核废料方面并没有特别的研究。但是,我知道,核废料中的核辐射目前任何被消除的办法。而且,核废料的辐射性经久不衰这是众所周知的。混凝土的寿命也是众所周知的。我只是把这些简单的事实公诸于众。不吃饭肯定会饿死,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道理。

法广: 中国不应该发展核能,那您认为应该如果满足中国的能源需求呢?

吴辉: 中国的能源需求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用40%的能源来生产国外消费的产品。西方国家的消费品应该由他们本国来生产。现有的中国自身的能源需求则可以通过节能来解决,人类不需要过如此奢侈的生活。而且,中国核电产量仅占全国总产电量的5%,所以,核能在中国的能源中所占的比例是微乎其微的,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所以,核电在中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核电造成的环境后果却又是无穷无尽的,是令人难以承受的。

 那么,吴辉先生的上述观点是否有些危言耸听?我们请法国独立核能专家,法国放射性独立研究与信息委员会主任罗兰·德波尔德(Roland Desbordes)先生谈谈法国的核废料处理现状以及他吴辉的核电将毁灭中国的看法。

法广:首先,您如何评论核电将毁灭中国,甚至将毁灭世界的看法?

罗兰·德波尔德(Roland Desbordes):类似的说法我们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尤其是在福岛核事故之后经常能够听到,幸亏到目前为止,民用核工业领域仅仅发生了两此巨大的核事故, 不过,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还曾经发生过多起军用核事故,例如在前苏联以及在美国,过去各国还做过许多次核试验,幸亏今天除了在个别国家,核试验,已经在全世界停止了。而这是全球的公民社会以及科研人员共同行动,共同向政府施压才获得的结果。事实上,核试验所造成的核污染要远远高于类似切尔诺贝利的局部性的核事故。

说起来,也许确实有些危言耸听,地球上没有一块立方的大气中不存在因人类活动而造成的非自然的核辐射微粒,但是,我们不应该因此而认为人类乃至整个地球的生存都受到威胁。确实,地球上有些地区,例如,福岛,切尔诺贝利等地或许要等几千年,甚至几万年才能够去掉核辐射,地球上有许多地方的核污染程度都非常严重,但是,我们不应该因此而悲观绝望,因此而认为除了自杀之外似乎就没有别的选择。确实,我们过去确实做了许多蠢事,在不能确保安全的背景下发展核能,在不知道如何处理核废料的前提下继续发展核工业,这些做法都是愚蠢的不负责任的行为,但是,居然事件已经发生了, 那就应该想办法去弥补,尤其不应该继续再做蠢事。

法广: 既然我们今天的话题主要是核废料,能否请您简单地介绍一下核废料的产生过程以及他的分类?

罗兰·德波尔德(Roland Desbordes): 那些从核电站运出的废料只是核垃圾总体的一部分。事实上,在生产核电站的燃料,也就是在提炼铀的过程中就已经产生了核垃圾,这些核垃圾堆积的数量也非常客观,只不过,它们都被堆积在非洲,卡萨克斯坦,加拿大等铀矿储藏地,都远离我们的视线,所以,很少有人关注。但是,核原料在生产的过程中,就已经向大气层,向地面散发出了大量的核污染。而我们一般所说的核废料是核电站的核废料,但事实上,在燃料被运入核电站之前,就已经产生了核废料。当然,这些废料的辐射强度要远远低于核反应堆使用之后核燃料棒,这些燃料棒被运出核反应堆之后都被储存在水池中冷却,冷却到一定程度再被运往位于类似法国的拉哈格(La Hague) 的核废料储藏中心,但是,目前各大核电站的冷却池中都堆满了燃料棒,而核废料储藏中心的水池也逐渐超载,必须寻找新的储藏核废料的途径,因为,我们到目前为止尚未找到如何减低核辐射的技术,因此,我们除了将废料安全地储藏起来之外就别无他法。因为我们知道,只要等待,核辐射会随着时间而逐渐消失,但是,对某些核废料必须等待很久很久。

计划中的位于法国东部布尔镇的核废料填埋中心。 网络

法广: 那如何才能够安全地储藏核废料呢?法国核电部门正在规划在法国东部的布尔(Bure)镇修建核废料填埋中心,您认为如何?

罗兰·德波尔德(Roland Desbordes)不,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我认为,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办法。因为这样我们就把问题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给我们的后代留下一个有毒的礼物,留下一个定时炸弹,我认为这是不道德的行为。把垃圾埋葬起来,就好像是一只猫把自己拉的屎埋起来就自以为不存在了,猫可以这样做,但是,我认为作为人类,我们没有权利这样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从道德层面来看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而从技术层面来看,核废料埋葬方面还存在许多技术性的障碍,我们还不知道如何万无一失的埋葬核废料,这一点,从最近在美国,以及德国等地发生的泄露事故上可以看出,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因此,我们不能这样做。当然,对核工业部门来说,将核废料填埋起来,给人感觉他们已经找到了坚决问题的办法,但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真正办法,这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办法,而且,是不可逆转的。如果倾听一下核电专家以及其他科研工作者的意见的话,就不难发现,将核废料填埋起来的做法并没有获得大家的共同认可。而且,事实上,根本不存在解决核废料的好办法,只有相对比较好的办法。

法广: 那么,对您来说,相对比较好的办法是什么呢?

罗兰·德波尔德(Roland Desbordes): 相对比较好的解决方式,对我来说,就是将这些垃圾存放在安全的地方,使他们免遭恐怖分子或者别的恶性的攻击。既然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我们不妨将它们暂时囤积起来,但肯定不是将核废料填埋在地层深处。我认为,首先应该大家都坐下来讨论,讨论如何才是最佳的选择。因为围绕这些核废料的处理涉及到找打的经济以及政治利益。

而今天,我们根本没有通过研究人员的共同讨论,决策者认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选择。而事实上,我们并不是别无选择。我们可以选择在地面上修建隔离性能高的封闭建筑,将核废料暂时储藏起来,等有朝一日,相信我们的子孙后代一定会找到去核辐射的途径,届时可以再将核废料运出来处理。倘若,我们今天就将他们填埋在地底下,埋在地底下五百米的深处,那么,我们肯定不会再去将废料拖出来处理。

有人声称只是暂时埋在地下,今后再可以取出来。而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将他们取出来,而且,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都是恰恰相反的例子。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们尚未找到如何减低核辐射的办法,但是,这并不表示我们的后代就不会找打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对科学研究的进步充满信心,我坚信我们的后代们在不久的将来会研究出必要的技术。而在此之前,我们必须找到妥善的办法将这些垃圾安全地储藏起来,有许多严肃的科学家们正在研究一种可以阻挡核泄漏的密封的建筑材料,可以长期性地抵抗地层的侵蚀,有人提议说,可以研制出一种类似瓷面的建筑材料,可以长期的储藏核废料。这些都是很有建设性的提议,为什么我们不能向这个方向发展呢?,当然这些研究目前尚未成熟,还需要做进一步的研究。

法广:您说到在美国以及德国的核废料填埋之后引发的事故,能否具体介绍一下?

罗兰·德波尔德(Roland Desbordes)在美国,是在WIPP,是美国位于新墨西哥州的废弃物隔离中试工厂(WIPP),那里埋葬的是军事核废料,并不是垂直填埋,而是斜向填埋。这里两三年前发生了火灾,因为这些核废料都是高温核废料,有几百度的温度,而且某些废料被包在沥青中,而沥青是可燃物。极可能引发火灾。而一旦爆发火灾,就根本无法操控,美国方面估算今后如果要处理该填埋场的经费很可能会超出好几十个亿美元。另个例子是在德国的Asse II,这里原先是一个产盐厂,这里填埋的是民用核废料,在核废料填入之后不到几年就发生了地下水渗透事故,根本没有任何途径将废料取出来,这就导致地下水源的大面积污染。最后一个例子,是在法国,在法国的阿尔萨斯地区,  这里填埋的并不是核废料,而是废弃的化学原料,这些废料引发火灾,同样没有途径将这些化学废料取出。因此,上述一系列例子足以证明将核废料填埋在地下并不是一个妥善的办法。

法广: 从您的言论中可以推断您一定主张必须尽快地走出核能。

罗兰·德波尔德(Roland Desbordes):就我个人而言,我始终认为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走入核能。上个世纪六十年底,核能刚刚起步时,我就反对开发核能,因为,核能缺乏安全保障,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处理核废料,当初,人们还很少谈到核污染以及核能的价格等议题。很遗憾,当初的决策者们并没有听取反对者们的声音。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坚决主张早日走出核能,当然,这不是我所在的研究机构,也就是法国放射性独立研究与信息委员会的官方立场。我们机构的作用是测量空气中的核辐射的程度,是否应该走出核能并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

感谢中国民间环保人士吴辉先生以及法国放射性独立研究与信息委员会主任罗兰·德波尔德(Roland Desbordes)先生接受本台的专访。 

梁子:保护环境的莨绸时装设计师

从重庆市万州区公交车坠江事故看三峡水库泥沙淤积问题

气候变迁和登山客猛增威胁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

避免气候灾难 联合国气候专门委员会专家呼吁采取紧急行动

老挝土地捍卫者宋巴・宋蓬为何失踪?

CaolSwarm最新报告: 中国煤电过度建设威胁全球气候

联合国公海保护公约谈判任重而道远

喜马拉雅山 冰河消融和水坝建设破坏环境

旧金山举行大规模全球气候行动峰会

王维洛谈山东寿光洪灾:不是人祸难道是天灾吗?

欧盟提出法案 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

太阳能自行车:最逍遥,最环保的旅行方式?

中法专家谈台山核反应堆启动与信息透明

法国今年透支全球生态资源情况严重

大力环保 法政府推出“再生经济”措施

国际生物多样性日谈中国的物种保护

王维洛评鄱阳湖水干枯的原因及相应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