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公民论坛
rss itunes

《1989的女孩们》导演杨雨谈拍摄感受

作者 流芳

八九-六四天安门运动刚刚送走了第28个年头。去年底,在迎来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的前夕,旅美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杨雨先生推出了《1989的女孩们》这部影片。杨雨透过三个女孩在美国的平凡生活故事,透视出中国近28年的历史,从而将“八九的孩子”这个隐秘而敏感的群体展现在世人的眼前。在“天安门事件”迎来又一个纪念日之际,我们有幸采访到杨雨先生,请他来谈谈这部影片的意义。

法广:首先,请简要地介绍一下这是怎样一部影片?拍摄的初衷是什么?

杨雨:说起来很简单,这部影片是通过三位天安门事件参与者的后代,在美国的一些日常生活来表达和传达一种理念,对她们个人而言,是一个影像记录,对社会而言,我们每一位观众在这部影片里看到的都有不同的内容。

法广:这部纪录片《1989的女孩们》讲述了三个中国女孩在美国的故事。您选择的是怎样的三个女孩?您打算通过讲述她们的故事,传达怎样的信息?

杨雨: 这三个女孩,她们的家庭都有天安门事件的背景,分别是西安天安门事件的参与者杨海的女儿杨倩怡、四川刘贤斌的女儿陈桥和杭州王东海的女儿王梓怡。这三位女孩在美国的平凡故事。通过她们的故事,我们每一位观众所看到的,应该是一些不同的内容。因为每一位观众的信息环境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你(如果)是具有法律系背景的观众,你从这部影片看到什么东西,你是政治系背景的观众,你从这部影片又看到什么东西,如果你只是一般的观众,通过这部影片还能看到什么东西。由于这个信息环境,每个观众所看到的内容和得出的观点都是不一样的。这部影片讲述的都是一些在美国的日常生活,比如:关于她们个人的事情,为什么来美国?关于她们对美国生活的一些体验,她们所讲述的这些一个、一个平凡的故事,都在传达一些什么样的观点。

比如杨青如讲,关于美国的教育,她有什么样的感受,她是通过一些具体的、在美国看来很平常、很平凡的事情来传达中美教育之间的差异。在比如,陈桥又讲述一个故事,我问陈桥: 刘贤斌被中国政府判刑很多年,你对自己的父亲有哪些深刻的记忆?陈桥讲述了她小时候,又一次她家里面的院子下雨,堵水了,是刘贤斌把陈桥从屋子里边背出来的。这些很小很小的事情,都传达出陈桥对她父亲的记忆。也就是说关于父女情感的故事。

 

法广:您是从什么时侯开始关注六四事件的?又是怎样萌生了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念头?

杨雨:关注天安门事件有很多年的时间了,萌生这部影片拍摄的念头是从认识这三位女孩开始。我就在不断地琢磨这个问题,琢磨了很长时间。我琢磨出一个观点,就是:关注天安门事件,说到底就是关注“人”。因此我就有了拍摄这部纪录片的想法。

法广:拍摄这部影片的目的是什么?瞄准的是怎样的观众群?

杨雨: 目的之一首先是为她们这三个具体的天安门事件参与者的家庭和个人留下一份影像记录。观众群,则是面对所有的人。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观众都能够认同影片里的一些观点。这部片子,不仅是人物在讲话,镜头也能讲话。比如,在影片的前面,她们三个女孩正在厨房里面做饭,影片的最后,我们所有的人都在桌子上吃饭,镜头与镜头之间就构成一种互为性关系:前面做饭、后面吃饭,菜就在中间,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事情。在比如,在影片的前面,杨倩怡讲,在这儿秋千真好玩,这块布真好看,这些看起来很琐碎的事情也能和影片后面的内容构成一种温馨关系。影片快要结束的时候,我连续把三个空镜头、就是杰弗逊的雕像、杰弗逊纪念堂和独立宣言。这些看起来在日常生活中很普通、很平凡的这些事情,难道不是独立宣言所说内容在生活中的具体表现吗?还有,天安门事件的参与者追求的难道不是独立宣言所说的那些内容吗?

法广:作为一位非专业人士,您在拍摄中一定遇到了很多困难,请讲讲您是如何克服这些困难的?又在怎样的动力下完成了影片的拍摄?

杨雨: 实际上,专业与不专业并不重要,我认为。重要的是做不做。只要一个人有了一定的信念,这部片子就一定会完成。但是,它整个的拍摄和制作过程中也有不少的困难。首先是因为这部片子没有任何的制作方,我即是导演、又是制片人。所以这部片子整个制作的时间比较长。总共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才拍摄和后期制作完毕。也就是说,只要有了一点资金,我就会把片子往前推进一步,有了一点资金,我又把片子往前推进一步。就这么慢慢地做,这部片子终于完成了。对我们来讲,这一类片子的完成比它的完美更加重要。因为这部片子的题材本身是一个全球独一无二的题材;第二,也是全球唯一一部关注天安门事件参与者后代的纪录片。刚才我讲到,从纪录片本身来说,这个题材永远地不具备复制性。因为现在陈桥已经到美国华盛顿大学去念大学了,也就是说已经离开美东地区了;前不久,杨倩怡也获得了美国杰弗逊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也即将进入大学学习了。这个纪录片的题材可以说是永远地消失了,不具有一定的复制性。

法广: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杨雨: 关于这一部片子的下一步的打算就是,要在美国各地举行上映讨论会。然后,在逐渐地联系一些播出的平台,准备在适当的时候把这部片子公映出来。

法广:这部片子在六四前后已经播放了几次,得到了怎样的反映?

杨雨:目前还没有公映。但是有一些朋友私下看过,普遍反映都比较好。目前有成都的、瑞典的、还有美国本土的一些朋友都写了电影评论。在互联网上可以搜出来。

夏明:防民如防川,防公共舆论比防川更难

廖天琪: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旨在打造一个新的多方位交流模式

夏明:朝核危机必须通过美中俄三方协调来解决

戴耀庭:香港实际上进入了半威权时代

陈破空:中美对峙, 21世纪最大的一场战略对峙

香港主权回归20周年青年访谈之二:港人矛盾的中国情结

陈破空谈新书:中美冲突,战争还是交易?

香港主权回归20周年青年访谈之一:自由表达的权利是香港繁荣的基石

夏明:中印目前的较量和摩擦不致引发战争

徐友渔:宪政民主与和平理性是刘晓波重要精神遗产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谈汉堡G20抗议活动

廖天琪:放行刘晓波是习近平晋身世界级领袖的契机

戴耀庭:雨伞运动后,更多港人盼民主普选

刘学伟:法国政治生活并未出现预料的碾压式“海啸”

陈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明智选择

导演文海与他的中国独立纪录片见证:《放逐的凝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