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 中国 太空开发 科技 国际 中欧关系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视频报道】巴黎航展上的中国制造:央企民企航空辐射民用的梦想

media
图左:中航工业副总经理张新国 图右:达索系统执行主席Bernard Charles 图:Ninan WANG - RFI

两年一届的巴黎布尔歇航展是世界三大国际航展之一(另两个是英国范保罗航展和新加坡航展),2017年的巴黎布尔歇航展在6月19日于巴黎北郊开幕,是诞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这一百年航展的第52届,50国超过2千展商共赴这一航空盛宴:其中法国共有1185家参展,美国388家,英国111家,意大利110家,德国109家,中国大陆15家,台湾3家;军用和民用飞机约140架对外亮相,其中展期内每天有约40架进行飞行表演。从6月19-25日为期一周,前四天为专业人士展日,后三天为公众日。


巴黎布尔歇航展航展举办方为GIFAS法国空天产业集团,现任主席为Dassault Aviation达索飞机制造公司的总裁Eric TRAPPIER,于2017年6月上任,接替Marwan LAHOUD。LAHOUD于今年开始出任法国生物统计及数字识别公司OT-Morpho监管委员会的主席。而Eric TRAPPIER在出任GIFAS主席的同时也成为代表欧洲防务安全的ASD欧洲空天防御工业协会的主席。

本次巴黎布尔歇航展上,连续8次跻身财富世界500强的AVIC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的副总经理张新国与从法国达索飞机制造公司分支出来的Dassault Système达索系统公司首席执行官Bernard Charles签署了合作协议并发表共同声明,宣布落址北京中关村航空科技园的“中法工业联合创新中心”已经完成了顶层设计,同时双方强调这一合作是在中国政府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以及法国政府的“未来工业”规划的框架下达成的航空领域最新成就,将在达索系统的3D体验等技术助力下探索数字化工业模式的新途径。

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Bernard Charles表示“达索系统与中国的缘分开始于25年前,那个时代双方之间充满了不信任感。现如今全世界都看得很明白数字化在工业领域的重要地位,无论法国还是中国都卷入这一洪流,因此我们和中国需要合作”。目前达索系统在亚洲地区的总部设于上海,彰显着该公司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Bernard Charles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论坛上提出的‘开放式创新Open Innovation’十分重要,将‘Made in China 2025’与‘Internet +’相联系,达索系统作为法国工业数字化创新企业的领衔者,自然不会放过开放的中国所带来的机遇。”他表示,中国政府对工业数字化的重视与法国新总统马克龙对于“未来工业”发展的计划可谓合璧,中航工业和达索系统之间的合作将超越企业层次,从国家层面让法中工业发展以对称的方式进行下去。

图:Ninan WANG RFI

张新国表示,中航工业与达索系统双方团队共同构建“中法工业联合创新中心”的思路花了12周时间,每周他都亲自查看进展程度,他认为该过程中双方团队齐心程度几乎合二为一,是双方之间信任程度的体现。他对Bernard Charles有关“航空工业是高度具有扩散性质的行业,可影响诸多民生领域和相关周边产业链”的思路表示认可,称该中心的落成将向世界展示“何为中Made in China 2025”。

民企方面,来自陕西,山东,浙江,湖北,四川等地的诸多企业亮相航展,涉及卫星通讯,机件维修,金属材料,分包加工,飞机零部件,机场建设等领域,在为期四天的专业展上与其他国际展商进行交流,寻求合作机会。其中陕西中航气弹簧有限责任公司自上次航展后更新了飞机起落架与通用小型飞机移动工具,对于起落架在通航和无人机这两大中国大陆方兴未艾的领域的重要性进行重点研发。

图:Ninan WANG RFI

该公司总经理张晓冬在本台采访中表示:“参加巴黎航展和范保罗航展等的时候,我们注意到同台竞技的国际展商制作的起落架常用钛合金,钛合金在酸腐实验中的耐力较强,且和普通钢材料相比重量占优势,只是价格较贵,但就航空领域技术而言这种进步是有必要的,因此我们希望钛合金材料的起落架能够通过公司产品为国内飞机所用,在公司所涉及的领域与欧美航空的差距缩小,甚至与之齐平。至于钛合金价格比较昂贵的问题,我们就自行消化了。”

有关钛合金乃至碳纤维起落架的研究,张晓冬称对其的科研经费投入基于对中国大陆更进一步开放低空空域限制的趋势的信心。他表示,随着通航发展在中国大陆愈发受到重视,对起落架材质和制造技术的爆发式需求随之而来,是大势所趋。

事实上自2009年确定开放低空飞行空域的大致方向后,2016年5月,中国国务院下发了“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文中提及“扩大低空空域真高到3000米”,而以前所指的低空空域是真高1000米。空军负责划分的对特定非军用航空器开放的航道走廊数量由于中国大陆军事敏感区较多而受到限制,况且开放更多低空领域涉及到谁来管理与经费的问题,截至目前中国大陆民航方面并无真正具体的组织准备接管可供放开的空域,因此“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是否能执行,能执行到何种地步,有待观察。

对此,该公司总工程师卓宁生对记者表示:中国大陆目前对无人机和通航领域的发展需求,和两者发展所必需的高质量起落架的供应能力程度不符,原因是国企研发重点在于特定重点项目;而普通的民企则由于技术与资金支持乏力而对该领域起落架生产望而却步,目前看来可谓空白。该空白的一部分目前暂时由陕西中行气弹簧有限责任公司填补,但由于成本问题,基本上属于让利于客户,目前寄希望于中国进一步放开低空领域,也是出于未来对通航起落架市场先到先得的考虑。

图:Ninan WANG RFI

此外有关法国航空工业的地位:法国在世界航空界可谓重量级选手,与美国,加拿大,巴西,俄罗斯,以色列,中国,日本和其他欧洲国家等主导国际航空发展前沿,而法国内部则以法兰西岛大区和区域划分改革之前的南部比利牛斯大区为航空发展之首。欧洲整体方面,在2002年相关行业公司营业额的13.9%用于空天领域科研费用,而同时期美国企业这一比例为7.3%。若从政府经费支持角度看,同时期欧洲各国政府对航空军事工业研发投入额占该领域科研全部花销的62%,美国的这一数字也在62.5%左右。欧美在国际空天领域实力体现在:早在10年前,全世界空天领域营业总额的49%由美国公司贡献,欧洲各国公司贡献了35%,两者对于本地市场较为依赖,本地需求占各自全部的近50%;该领域岗位美国占全球的46%,欧洲居第二,占全球空天产业岗位数量的35%。

全法国空天工业划分为三部分:航空飞行器发动机制造商,航空飞行器机体制造商(机身机翼驾驶舱等),以及航天发动机与发射器制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