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世界报
rss itunes

北京当局让刘晓波死得无声无息

作者 法广

刘晓波的牺牲,这是标注日期为7月15日的法国晚报世界报在头版的一个大字标题。同一份法国世界报还把整个第二版国际版面用来报道刚刚过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在头版,法国世界报写道,刘晓波他本来能够留在美国教书,可是,在占领天安门广场活动开始之后,他更愿意回到他自己的国家,那时,他挽救了数百个生命。从此之后,他的生命中不是监狱就是疾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死,让中国异议人士感到非常沮丧。

在第二版的国际版面,法国世界报刊出的大字标题是:北京当局让刘晓波的死无声无息。副标题写道,中国对网络进行审查,所有有关刘晓波的信息都被过滤掉了,中国拒绝接受西方国家的批评。

相关文章援引独立中文笔会的创始人及诗人贝岭的回忆说,1989年学运时,刘晓波在奥斯陆等地完成学业后,受邀到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教书,但是,很快,天安门学运的声势越来越大,他们日夜不停的待在电视机前了解天安门广场上的情况。两人都感到害怕,但刘晓波说他应该回去。刘晓波后来成为学运的领导人之一,他为学生们离开天安门广场进行谈判,从而避免了更大的悲剧。贝岭还说,在20国集团峰会中,有没有哪怕是一个总统,一个总理或者是一个官员,花上哪怕是一分钟,来要求习近平释放刘晓波?我们应该就此质疑。

文章还说,7月13日星期四晚间,中国东北的一家医院宣布了刘晓波的死讯,这让中国人权界的人们感到非常沮丧。中国异议人士们认为,这就是证据,这证明了北京当局决心要将他们碾得粉碎,中国当局把这件事情看得很重,决心让为他们说话的外交伙伴们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法国世界报还指出,6月26日,关押刘晓波的监狱当局公布刘晓波患了肝癌晚期的消息。随后,面对国际社会要求释放刘晓波的呼声,北京当局认为没有必要让步。

在要求北京当局释放刘晓波的事情上,德国站在了最前边,德国政府发言人在刘晓波过世的前一天也就是星期三表示,应该质疑的是,刘晓波严重的病情是不是应该能够更早的检测出来,使他更早的得到治疗。大部分其他西方国家,包括法国在内,都只是局限于让他们的外交部发表公告,要求北京尊重刘晓波离开中国的最后愿望。

2011年流亡德国的中国异见作家廖亦武说,毫无疑问,一些国家,特别是法国和英国,说话的声音没有足够的大。廖亦武遗憾地说,这些国家应该是把经济作为了最重要的事情。

文章还写道,虽然这些西方国家的驻华使馆表示仍然支持异见人士,但是中国异见人士担心,这些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在遇到习近平时还有没有勇气提人权问题呢?

 

特朗普放弃让阿萨德下台,莫斯科取得胜利

对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半年的评价

首尔向平壤提议对话 金正恩会提什么条件?

特朗普儿子承认与俄律师会面 “通俄门”再度引发关注

北京当局拒绝异见人士刘晓波出国的权利

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战争将持续下去

华盛顿与北京在朝鲜问题上分歧加剧

马克龙确定方向,菲利普负责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