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特朗普与战略顾问班农分手

作者 安德烈

被视为“灰衣大主教”的白宫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终于被特朗普解雇。好挑斗,充满争议,数周来一直陷于将要被罢免的流言之中,声言美中经济战你死我活。终于,在白宫一派紧张气氛中,班农终结了白宫战略顾问的生涯。

前海军军官出身,商人同时也是前激进右翼刊物『布莱德』的老板,亲近激进右派,“另类右翼”的领军人物,曾经是特朗普选举总统时期的竞选办公室主任,把特朗普送入白宫的基本盘选民非常欣赏这位言论惊人、毫不顾忌政治正确、对白宫许多政策方向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人物。

毫不留情地抨击精英阶层,以与华盛顿的传统政治家及联邦要人决裂自许,然而,这位“经济民族主义”的领袖在特朗普的班底仅仅坚持了六个多月。经济民族主义的要旨是对外交往中要大力捍卫自己的经济利益,以便使美国再度强大起来,而捍卫美国经济利益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跟中国对抗,制止中国继续以损害美国利益的方式谋求自己的发展。

他担任白宫战略顾问仅仅几天之后,毫不犹豫地表示,我们面对着一个新的政治秩序的崛起,舆论精英越是惊慌,新的政治秩序将越是强大。

观察家注意到,班农几乎总是在特朗普的办公室出现,低调然而无所不在,常常似乎无所谓地跟在特朗普后面行走。有人曾指他是白宫“唯一一位可以不带领带的人物”。也就是在特朗普快要取得大选胜利前数周,班农的个人特征越来越明显,首先体现在总统大选上,以民粹的视角揭露“政治和金融精英控制全球化”正在损害人民的利益。大选胜利后,当班农的名字与国家最高层黏在一起,曾引起民主党以及许多反种族主义组织的揭露。他们指出,班农的众多的文章差不多是在点火,几乎在反犹主义、反移民、反多元文化之间打擦边球。温和共和党人约翰·威弗曾发推文称:“极右翼种族主义者、法西斯分子的代表出现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

白宫发言人周五发表文告称:“白宫秘书长与班农同意,今天是史蒂夫在白宫的最后一日。白宫感谢他的贡献并祝愿他走运”。纽约时报曾披露,班农已于8月7日递交了辞职信,但是白人至上主义事件突然爆发推迟了宣布。

尽管白宫发言人的文告显得不动声色,接近白宫的消息称,已到了班农非走不可的时候,特朗普最近两周已做出了决定。白宫秘书处正在盘点班农的工作,等于给他提供一个主动辞职的机会,否则也将被迫辞职。

班农本周在亲左刊物『美国展望』发表谈话后处于更加困难的地位,他的谈话一方面呼吁美国如不警惕北京,将让北京称霸,同时他的谈话被视为更加削弱了特朗普对朝鲜问题的立场。他对『美国展望』承认,朝核危机“没有军事解决方案”。“除非有人能向我展示在(战争打响的)最初30分钟,韩国首都首尔的一千万人不会死于常规武器的攻击”,他暗示北韩政权“他们掐准了我们”。班农事后表示,他没有预料到他的谈话会公开发表。

班农钟爱的一本书叫『孙子兵法』,尤其尊崇其中“出奇制胜”的战略。但他对该书作者的故乡中国充满警惕。就在周四,他对左倾的『美国展望』发表谈话称,美国与中国正在进行一场经济战争,“必须疯狂关注”。班农的话听起来特别富有挑战性和刺激意味,他称:美国正在与中国打经济战,“25或30年内,我们中的一个将成为霸主”。他表示,美国如果沿着目前这条路走下去,霸主将是中国。

班农直言不讳地表示:“与中国的经济战争决定一切,我们必须疯狂地关注这一点。我认为,如果我们继续落败,我们就离到达一个我们永远无法恢复的拐点只差5年,至多十年。”2016年,班农曾对媒体表示,“中美在南海必有一战”。

班农因在中国问题上的尖锐立场遭致中国官方的不快,4月5日,美国白宫调整国安会,班农不再担任国安会成员时,新华社曾载文称赞:“班农以往的狂妄言论也证明,他在国安会的存在是对中美关系的重大潜在威胁。此次班农的’出局‘,对于中美关系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史蒂夫.班农,63岁,领导着『布鲁特』网站直到2016年8月被特朗普聘请为高级战略顾问、策划特朗普的竞选进程为止。现在,接近他的朋友表示,班农将重新执掌『布鲁特』这家极其保守的刊物。

 

“丰碑”穆加贝即将倒塌 鳄鱼姆南加古瓦让人害怕

别了,中国的“老朋友”穆加贝?

罗兴亚难民危机尚待解决 蒂勒森王毅先后访缅周旋

习近平派特使宋涛访朝 特朗普对朝战略取得“小胜”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拒绝下台 军方“清君侧”行动遭遇阻碍

波恩气候大会 法德引领欧洲争当应对全球气候表率

法国专家看习近平安倍会谈 亚洲进入新阶段

特朗普访华:给中国的前所未闻的礼物

特朗普展开首次访华之旅 受热情接待但实质成果堪忧

波恩气候变化大会开幕 为落实《巴黎协定》制定技术任务书

特朗普即将到访中国 习近平会见美国科技界领袖

特朗普前竞选经理遭起诉 “通俄门”真相关键开始浮现

蔡英文出访南太平洋3国 对美“过境外交”再成焦点

加泰地区议会宣布独立 脱离西班牙真的可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