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中国 社会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驱赶低端人口应验科幻小说《北京折叠》的梦魇

media
北京大兴区重大火灾事故后被当局驱赶而无处安身的未来劳工。摄于2017年11月19日。 图片来源:法新社/RYAN MCMORROW

北京市委决定驱赶所谓“低端人口”远离首都引起各方关注,而不久前的朝阳区红黄蓝幼儿园涉及虐儿案,亦对北京的中产阶层造成震撼,无巧不成书,两宗现实事件与2016年获得“雨果”奖的科幻小说《北京折叠》书中所描述的情节有惊人相同之处。


虽有网民将现实与小说联想一起发表评论,但很快遭到删文。经济学人最新一期则以《北京的富与贫同样感到惊愕》为题,指出现实与小说何其相似,经济学人的评论更假借书中一名主角所言:“现在政府太混沌了,做事太慢,僵化,体系也改不动”作为结论,对中国改革前景的感慨做一注脚。

由清华大学学生郝景芳于2012年成文的科幻小说《北京折叠》,在2016年获得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雨果奖介绍这篇小说“构建了一个不同空间、不同阶层的北京,可像‘变形金刚般折叠起来的城市’,却又‘具有更为冷峻的现实感’”。

书中内容的北京,是一个折叠成三层空间的城市,大地的一面是第一空间,500万人口,生存时间是从清晨6点到翌日的清晨6点。空间休眠,大地翻转。翻转后的另一面是第二空间和第三空间。第二空间生活着2500万人口,从次日清晨6点到夜晚10点,第三空间生活着5000万人,从10点到清晨6点,然后回到第一空间。时间经过了精心规划和最优分配,小心翼翼隔离,500万人享用24小时,7500万人享用另外24小时。

经济学人的评论指出,就像小说一样,北京计划在2020年要达到人口2300万的指标,即比起现在只多100万,为此北京正驱赶市内的弱势社群:外来的农民工。有社运人士估计,过去5年被逐出首都和其他大城市的外来工人口已达300万之谱。

北京“低端人口”社区发生致命火灾后,市委书记蔡奇假借全市防火设施检查,开始进行大规模的驱赶,流离失所的外来工人口,在严寒的气温下蜿蜒进入暗夜,寻找栖息之所。

在此同时,经济学人的评论指出,较为富有的中产阶层,即“第二空间”,却为了一宗幼儿园的虐待丑闻而闹得不可开交。收费昂贵的红黄蓝幼儿园有8个家长,发现自己的小孩手臂上有针孔,指控校方强迫幼儿服食药丸,又让“医生爷爷”和“医生叔叔”检查脱光衣服的小童。这件事很快又让人联想到10月上海也曾发生类似的虐童疑案。

评论指出,现实社会上,中层阶层所忧虑的与下层社会所担忧的,犹如发生在不同星球的事件,互不关联,但像小说《北京折叠》的故事一样,中下层的隔阂因为主角为了力争上游好让养女进升学校而被打破,现实的互联网平台也打通了两个社会的对流。

评论最后指出,总书记习近平在中共最近举行的党大会上明确指出,国家正面临经济成长和分配不均的“矛盾”,并提到这是未来中国严峻的挑战。评论表示,中共尤其害怕在城市出生的年轻外来工,他们的父母都是上世纪80年代来自乡间的农民工,而这个族群可能成为社会稳定的威胁,因为他们没有受到多少的教育,但却欠缺了他们父母亲与乡下的联系,对一些男的年轻外来工而言,他们更可能在一个性别失衡的社会中找不到配偶对象。这些人就是被北京驱赶的一群。如果政府对他们的诉求只有压迫的回应,很容易让人想起《北京折叠》书中主角所说:“现在政府太混沌了,做事太慢,僵化,体系也改不动.......等我将来有了机会,我就推快速工作作风改革。干得不行就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