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中国 习近平 十九大 王岐山 贪腐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世界报:习近平怎么发明的新独裁

media
中共十九大闭幕式上的习近平 路透社

习近平通过十九大高度集权后中共政权的性质再次引起外界关注,法国大报『世界报』就此发表专门评论。评论开门见山问道:中国是什么形式的独裁?习近平在十九大登上“王位”,甚至他的“思想”也被写入中共党章,这意味着他的“新时代”不仅仅止步于专制体制。


专制统治,中国已经就是。但是最近五年的发展使得人们必须把一个中国已经进入后极权主义并且朝着现代政治模式方向发展的那样一种想法彻底改变。尤其在现在,技术的飞跃发展更为党国提供了社会政治控制的空前手段的时候。

现在,人们不得不重新对这个政权的性质以及这个政权和它的被统治者以及社会的关系提出质疑。世界报的评论认为,在这里有必要向读者介绍19大前一些汉学家和中国问题专家有关中国政权性质的辩论,尤其是牛津大学政治学家斯坦.林根那本书『完美的独裁:21世纪下的中国』。

林根并非汉学家,但他是国家问题的专家。他仔细梳理了国家政治以及其对公民日常生活的影响。在他看来,中国的独特在于控制公民的方式:这一控制方式可以形容为完美的独裁,效率极高但偶尔显得柔性,以间接的方式。它不同于一个简单的独裁政权或专制政体,它比它们要“精致得多”,我们可以把它叫做“管控独裁”。如果说这一独裁体制并没有取决于无处不在的恐怖,恐怖的威胁却是无处不在。这一威胁依靠的是可见的暴力,这足以让人民感到这一威胁一点都不轻松。

林根认为,与对军事化、航天以及警察机器的巨大投资相比,这个“管控体制”对经济的增长、与贫困斗争以及对社会保护的付出远远不够。对人民控制越来越严厉的习近平政权,对林根而言,意味着一种新形式的极权主义,表面上看起来它不像实质上那么极权的极权主义,这就是一个带有中国色彩的极权主义。林根以为,这种极权集结了所有的专制手段,但不到必要的时候不一定必然使用,因此这是一种“精致的极权体制”。作为独裁政权,由于它索取的时候极其贪婪,给予的时候又是极其吝啬,假若这样一种形式的体制应该依附于人民的同意,它原本就不可能存在。

2017年出版的名叫『中国共产党手册』(Routledge Handbook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的合集对研究中共政体有所贡献。其中,法学专家伊娃.皮尔斯对后毛时期中国逐渐吸收西方法律基础的过程进行了研究后发现,中国在制定法律过程时,它的指向是剥夺一切自由自主的力量,从而赋予国家一种巨大的影响力,而对保护多样性、不同利益、各种团体以及社会中的个人不给予任何价值。

另外一位研究者Chloé Frossart认为,习近平正从事着填平党和社会的鸿沟、拔除人民敌人的努力,从今以后这个体制已经把任何一个不跟随党的路线的人纳入到敌人的队伍里面,这一做法显示了他要建立一个极权体制的企图。这位学者提醒,习的前任领导班子至少知道能在一定程度上容忍有批评性的民间社会,只要他们的批评对共产党的总体目标有利。习企图掌控一切,结果创造了一个危机常驻的社会处境,管理这一危机付出的代价被证明极端高昂。

世界报的评论认为,由此产生了另外一个空前的中国专制主义,它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方面加速革新和投资,并使这一技术革新与党国对人民的控制、监督以及其其致力于在2020年前建立一个“统一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融汇为一体。当一个政权不认为有任何必要对它的跨度和范围作出规限,这一切是多么地令人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