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 中国 习近平 马克龙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汉学家:为友谊长久 请马克龙与习近平谈人权

media
7月8日,汉堡G20峰会期间,法国总统马克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握手。 法新社

法国总统马克龙周日前往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中国的人权问题再次被法国舆论提了出来。法国世界报指出,马克龙访问北京是在总体性战略合作框架下进行的,可以想象这并不是一个最好的提出人权问题的时机。


人权组织月初赴爱丽舍宫

但是,一些法国学者在该报发表文章指出,希望马克龙丝毫不要犹豫为习近平痛斥的普世价值辩护。笔名屠夫的人权活动分子吴淦上个月被中国以颠覆国家的罪名判处8年徒刑。中国指责他的罪名恰恰是在别处构建民间社会的基本权利。因此,吴淦本人被判刑时声明对此“深感荣幸”。几天后,被关押已经两年的西藏母语保护者扎西旺楚被以怂恿分裂的罪名审判,扎西旺楚所作的无非是希望北京当局能落实中国宪法让藏人孩子受到藏文教育。为此,扎西旺楚来到北京,试图向央视介绍这一主题但遭到央视拒绝。纽约时报拍摄了这一过程,中国当局就把这一视频作为“犯罪证据”。至于刘晓波遗孀刘霞,中国当局倒是提不出她犯下什么罪行,但她的每分钟的行动都处于严密控制之下。刘霞的朋友说,她希望离开中国。

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伊力哈木

元月初,在汉学家侯芷明要求下,爱丽舍宫几名顾问接待了包括无边界记者协会、人权观察,中国团结等多个人权组织的代表。侯芷明认为马克龙总统如此年轻,给人一种做事很实际的印象,她希望他能够明确向北京指出人权问题。侯芷明认为,马克龙完全可以直言不讳地提出刘霞的问题,既然当局找不出她有任何罪名。侯芷明还提出新疆和西藏存在的严重的人权问题。人权组织已经呼吁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遭北京判刑的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

但是,爱丽舍宫称他们奉行的原则是总统之行不对外公开任何具体步骤。一位总统顾问表示,“同中国如同其他国家,我们会谈人权问题,但考虑到问题的性质以及实效性,我们不会对外界做任何形式的公布”。爱丽舍宫同时表示,本着法治与司法合作的精神,本次法国代表团的成员包括律师、公证人、执达官,这也是法国在人权方面所作的努力。

但是,许多法国学者认为中国侵犯人权的严重程度外界估计远远不足。外界对习近平一心一意窒息民间社会,对警方和司法机构几乎是系统性的滥用权力缺乏认识。侯芷明表示,之所以如此向爱丽舍宫强调中国的人权问题,是因为在中国内部,中国领袖不断地拒绝承认普世价值甚至向普世价值宣战。

与中国发展关系理所当然 只是别忘了北京政权的性质

另一名汉学家白夏则认为,马克龙将要与大权在握的习近平会谈,所有想在国际舞台扮演重要角色的领袖都应该与世界第二强国维持关系。但是,要想使这一关系具有建设性,必须要懂得北京政权的性质。白夏写到,在汉堡G20峰会期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死于中国官方的监禁之下。这是自希特勒把另一位诺奖得主关押至死至今才发生的第二件同样性质的事件。刘晓波无非就是想生活在真实之中,深信面对建立在谎言之上的制度,最好的办法就是抵抗。他要求终结一党专制,尊重人的自由,然而他在关押中死去,而且所有敢于在中国向他致敬的人都遭到拘禁,他的妻子刘霞至今被软禁。白夏希望,在汉堡一言不发的法国,但愿为了法国的荣誉要求让北京当局允许刘霞离开中国。

马克龙会去大兴县吗?

白夏认为,中国的经济成就惊人,极现代的商业中心到处都是,但是,法国总统不会去访问北京郊区大兴,那里,不久前发生过一场驱逐所谓低端人口的运动,把为建设北京付出心血的20万民工在零下二十度的气候下赶出北京。为什么?只因为“低端人口”不应该在全球第二大强权的首都有自己的位置。马克龙也不会去探访为民工辩护的江天勇律师,王全璋律师,还有许多为弱者辩护的律师,他们于2015年7月九日遭到大举拘押,他们被折磨,他们的家人难以与他们见面,他们有的还被迫在“央视认罪”。

法国学者指出,现在到处都在宣传中国领导人为与气候转暖而采取的措施,但谁有了解哪些“癌症村”的受害者。人们对中国的大学建设赞赏不已,但不知道教授们都不能在课堂宣读没有经过党委批准的外国文章。以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名义,北京正在擦去天安门屠杀的历史记忆。习近平可能会跟马克龙说,中国如同法国同样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那么,北京为什么把中央民族大学的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判刑入狱?他恰恰在通过自己的努力组织维汉对话。

白夏认为,在习近平领导之下,中国进入政治倒退阶段。从2012年以来,习近平开始组织个人崇拜,甚至把个人的想法作为思想写入中共党章,他手中的权力除了毛泽东以外高出任何一位前任。在十九大上,他完全与毛死后中国实行的改革路线相悖,强调中共对一切的绝对领导。强化公营,减少私营机构的地盘,严格控制资本外流。今天,中国在外投资的企业主要是国家企业,当你听着习近平口口声声讲着全球化多么令人奇怪。

总统标榜说真话 请说真话

而且,中国通过开发人工智能,正在建立一种所谓的“社会信用机制”,这不仅是一种金融控制,更重要的是对每个公民政治和社会言行进行系统控制。对信用评分低的公民,包括异议人士,他们将不能把自己的孩子注册进好学校,也不能住进好医院。如果法国企业参与建设这一信息控制体制,这就等于法国在帮中国建设一个正如一位中国社会学家所描述的犹如奥威尔在『1984』一书中所描述的社会。

法国学者希望表明讲真话的马克龙总统,丝毫不要犹豫在习近平面前为普世价值辩护。要求北京释放为言论为人权辩护的政治犯。中国需要欧盟,中国社会需要听到西方领导人坚定地表述他们的原则。为了双方建立起一个持久的友谊,必须向他的对话者说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