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习近平 两会 宪法 中国 王岐山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习近平要取消就取消 躲躲闪闪作甚

media
3月5日出席全国人大开幕式的习近平,从习近平身后走过的是王岐山。 路透社

中共宣布将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惊天动地”。可是宣布了以后的表现很奇怪,网民的说法,“躲躲闪闪的,一点都不气壮山河”。法新社报道问:“习近平要当终身总统了?”至少3000多名代表在开幕式上对他报以热烈鼓掌。李克强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来一串数字,“然而64岁的习近平将要当终身总统的前景,占据了所有人的大脑”。


这应该说是一场辉煌的登基大典,但是,除了请来专门回答记者的人大代表说着同样的句子:“我支持,我支持修宪”外,号称网络最发达的中国网络却在被严厉地封锁着。为什么,因为中共要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在网络上引起了超级反弹,甚至有些人具名具姓,公开站出来反对。

网络遭禁不奇怪。据媒体观察,就连要举手通过这一修宪的“议员们”---中国全国人大代表,也尽量对此避而不谈,有记者试着请他们发表一点见解,对不起,没有见解,实在推不过说一句“坚决拥护”了事。他们怕什么?这次的人大会是长了一点,要开十五天。他们再过几天就要对修宪举手表决的,自然会是全体通过。有网友讽刺,当局或者有意把通过的比率说成百分之九十九,避免被人讥讽为百分之百全票通过的“苏维埃投票”。不能怪代表们,他们身不由己。代表中像申纪兰那样的连任十二届的国宝级铁杆,连连举了几十年手,连眼都不眨的,毕竟不是多数。

就连人大发言人张业遂先生也比较吞吞吐吐。首场新闻会上,记者们最关心的自然是中共要求修宪取消国家主席的问题,南方都市报记者询问为何选择现在进行修宪,张业遂拿稿子照本宣科,避而不答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关键问题,只用“确保反映人民意志,得到人民拥护”,“坚持做部分修改,不作大概”来敷衍。直到CNN记者追问,发言人也不正面回答,只是说中共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都没有连任限期,修宪有利于习近平集中统一领导。

有网友说,给人感觉,这届人大发言人远不如2014年那一位全国政协大会新闻发言人吕新华。吕新华被香港记者追问周永康是否出了问题?情急生智,撇掉讲稿说了一句“你懂的”,一下成了两会经典。

看来,取消国家主席任期这件事让当权者有点尴尬,既然有心,为何不堂堂正正做来?法国世界报记者在中国各地走街串巷,发现习近平终身领导这件事让许多人“不太舒服”,这些人中包括中国共产党员。

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第一时间是由新华社用英文对外部世界公布的,一个小时后用中文对中国民众公布消息时,把最有新闻价值的取消主席任期制淹没在长长的报道中,即便这样,还是在中国引起了“巨大的震撼”。这就说明为什么整整一周以来,官媒还在消解冲击波。官媒是半掩饰半强词夺理,半掩饰的比如人民日报,称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不是终身制,宣传中国绝对需要一个伟大领袖来实现中国梦。半强词夺理的是环球时报,只有这家报纸敢于全天候吼出, “西方价值体系已经崩溃”。这不奇怪,该报一边抨击民主,一边刊文称“中国才是最大民主国家”。

官媒的宣传,当局的屏蔽,发言人的吞吞吐吐,这并不是说中国人民拱手欢迎终身制。世界报记者发现,其实,在中国,“有关修宪的争论虽然都止于私人场所,但是争论得非常激烈”。与习近平前几个阶段性巩固权力比如把习思想写入党章等等并没有引发多大关心完全不同,这次的反弹很大。一位不愿披露姓名、在教育领域工作,本人是党员的成都女子对记者说:“太震惊了,我的所有的朋友都在说这件事。有的还说党自身有调节机制的能力,但是我认为我们已经就是一党统治,再来一个终身主席…人们总是说,职工要服从规矩,但是老板可以随意修改规矩,刚刚发生的正是这样。”

香港『明报』被视为是比较亲北京的报纸,也对终身制表示了怀疑。该报写到:在建议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通过后,中共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保障权力稳定交班的问题。香港评论人林和立认为:“在政权内部也有反对人士,但外界无法听到他们的声音”。他指出中共官员中有些人认为习近平这样做是丑闻,他走得太远,是在损害中共。

现在当局开动了全部机器,在社交媒体上取消“评论栏”,在网络上狙击关键词,狙击的词有些你很难想到,比如“倒车”这个词都不能说,因为影射习近平开历史倒车。比如连任,终身制,移民,复辟,称帝,登基,袁世凯,昏君,黄袍加身,司马昭之心,袁大头,戊戌变法,习泽东,我的帝王,歪脖树等几百个词都是禁止的目标。总之,当局在做一个防民之口胜于防川的巨人工程。

就连CNN周末转播美国总统特朗普赞习近平“他现在成了一位终身总统了!”的画面在中国也都被黑屏。

舆论批评说习近平快要就是一个差不多皇帝。但是,没想到,猛烈镇压言论的中国,还存在着敢于直言的声音,比如媒体人李大同,言语铿锵,自言老矣,还怕什么! 他在致北京市人大代表的信中说:“取消国家领导人的任期限制,将被全世界文明国家所耻笑,是开历史倒车,将埋下中国再次陷于动乱的种子,贻害无穷”比如王瑛女士,指责中共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建议"是地地道道的背叛,背离,是逆潮流,开倒车",她说作为公民"我连吭一声都做不到,就无颜面为人了!"赵小莉说出了自己为什么冒着危险反对终身制的心声:“我恐惧。如果我发声,我恐惧我将付出的代价。但如果我不发声,我恐惧我的余生将永远在这样的痛苦和耻辱中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