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孙政才拜龙袍有罪 习近平穿龙袍又如何?

作者 法广

习近平充当终身领袖成为可能后,中国高层内部矛盾是否更加激烈?成为国际间观察的焦点之一。

中共高层内部权斗的残酷性往往超意识形态斗争的激烈性。人们记忆犹新的是:习近平刚上台时的“习李体制”很快就变为了“习王体制”,而王岐山到点不下班创下先例。被“习王”以贪腐加篡党夺权罪而清除的原定习近平“接班人”孙政才的罪过之一就是:他把一件龙袍挂在一个房间里每天朝拜。孙政才被整肃时,人们怀疑他下台是由于政治权斗;如今中共在两周间仓促强迫修宪也为孙政才未能“成材”提供了最好的注脚。习近平要把中国党政军一把手的位置坐到他不想坐的那天为止,因此,仅仅搬开孙政才这块石头还不够。如果孙政才当初拜龙袍是篡党夺权罪的话,此次习近平修宪为自己准备好一身龙袍则被他本人说成是体现了党和人民的意志。

美联社评论说:李克强虽然仍有望保住总理宝座,但很多方面早已大权旁落。习近平一方面设立了“全面深化改革”、“中央财经指导”等等小组,自任组长,另一方面,他的首席财经幕僚刘鹤预计将接任国务院副总理,成为国务院里习经济政策的执行者。就在两会之前,李克强的“大秘”、前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杨晶被宣布因严重违纪,被处以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降为正部长级的处分。习近平最近罕见高规格纪念毛泽东的总理周恩来,也被认为是在提醒李克强之类的中共高官要像周恩来当年那样识时务,效忠习近平。

有外国记者注意到:11日会议期间,习近平与坐在其左侧的新常委、即将出任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栗战书频频交谈,但与坐在右边的中共党内排名第二的总理李克强极少互动。

在人大表决后的记者会上,路透社记者追问: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是否会造成文革重新再来的后果,领导人交接之际是否会加剧权力斗争?但现场的译员没有翻译“文革”这个词,并且把提问中的批评(criticism)一词译成不同意见。接下来发言人的回答则否认有这种可能性说:你说的那种问题不存在,并表示世界上除了中共以外,没有其他政党勇于自我革命。真的是除了中共以外,世界上没有其他政党勇于自我革命吗?可能这不仅要由中国官员自己来说。如果中共确实勇于自我革命的话,还会出现如此多的贪官污吏吗?

香港中国政治评论员林和立表示,当局全面禁制反对声音,是因为习近平“心虚”。习近平在9月29日成立宪法修改小组,名义上好像是咨询,但其实是“只是说说、走过场”。而邓小平在1982年提出的修宪,全党参与讨论,胡锦涛2004年修宪前,花了约一年时间咨询,其间容许中国的一些学者上书表达意见。但今次是甚么也没有,犹如习近平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场戏,有些人说他今次修宪差不多是政变,由一个领导人集权,推翻邓小平所提倡的集体领导,回到了毛泽东时期的“一个人说了算”,是“政治上的大倒退”,没有人能够加以制衡,决策会欠缺认受性,好像“复辟封建王朝”。

习近平通过修宪而谋求个人终身执政已经被全球媒体恶评多日,走过场的人大代表投票只是再次露丑,勇敢执着的驻京外国媒体记者仍然努力采访更多的中国普通民众,人大代表和政治异见人士,但非常困难。

法广驻北京记者海克施密特(Heike SCHMIDT)表示,根据中国当局的宣传说,“群众”都一致呼吁修宪,删除对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但这个说法没办法核实,因为警方禁止记者在北京街头询问行人对修宪的看法。海克-施密特本人3月9日在北京街头就中国修宪议题采访行人时就被警方阻挡,并遭短暂拘押,她被迫删除了采访的全部内容。但是海克-施密特还是采访到上月曾致函北京55名人大代表,呼吁他们否决这项修宪草案的中国前《冰点》主编李大同。

法新社电话采访中国政治异议人士胡佳,他认为: «习近平思想» 写进中国宪法,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作用写进党章第一条后,政治异议人士就可能因为对共产党执政的不满意而被以违犯宪法的罪名。习近平对压制个人自由,中国立法严厉惩处互联网里出现的异议人士,人权捍卫者们被判处重刑,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死在狱中。中共修宪“建议”在两周前宣布引起民意反弹,网管立即删除社交平台上的批评声音。

 

 

马克龙公布一系列措施希望缓解黄背心危机

马克龙如何让发烧的黄背心运动降温

黄背心行动前夜 巴黎难以承受的寂静

英欧"脱欧协议"在英国会遭遇严峻挑战

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与台海两岸的友情

习近平特朗普G20会谈 和解 谈崩?

习近平G20前后访问双牙 一带一路布满荆棘

中国著名摄影师卢广在新疆失联疑被国保带走

习特会前北京有人支持特朗普掣肘习近平?

英欧办理“离婚”手续并待各国议会批准

“黄背心”运动:马克龙就任总统以来最大危机

公民记者黄琦刘飞跃被羁押两年之际无国界记者组织再次呼吁

卡舒吉命案 特朗普为经济利益包庇沙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