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解说
rss itunes

习近平第二任期主要精力或集中外交政策

作者 瑞迪

正在北京举行的第13届中国全国人大一次会议17日在第五次全体会议上以全票再次推选习近平为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在过去五年中协助习近平在党内、军内开展大规模反贪腐运动的王岐山则以一票反对的投票结果,当选国家副主席。会议也同时选举栗战书为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至此,习近平成功地将自己的人马安插到了各个重要岗位,所谓新时代的领导团队组建完成。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先生以及欧洲智库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ECFR)中国与亚洲项目主任顾德明接受本台采访时,都认为这些任命结果并不令人意外。

林和立:“我觉得比较奇怪的、而且可以评论之处有两点:一是王岐山只有一张反对票,这有些奇怪,因为王岐山在党内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物,主要是因为他在过去五年掌握中纪委,捉了很多所谓“大老虎”和其他官员,所以,他在党内的敌人一定不少。可这并不影响他今天高票当选。”

“第二个比较奇怪的是,王岐山在中共19大上已经退出所有党内职务,他不过是和其他9千万党员一样,是一个普通党员。习近平将一个普通党员任命为国家副主席……这当然没有违反党或国家宪法,但也是个比较奇怪的举动。这说明习近平,尤其是在人事任命方面,他不太按照党的传统、不太在意党的规矩。”

“王岐山之所以被任命为国家副主席,主要是捍卫习近平为党的核心,和他作为中心领导(的地位)。他当然在党内有一定的威望,而且,他对于反贪、对于金融系统比较了解,所以他有可能负责外交方面。但这对于党的机构改革来说,可能是一个倒退,因为,我们看到,国务委员杨洁篪已经在中共19大上进入政治局,而且马上他会成为负责外交的副总理。未来王岐山与杨洁篪的工作如何协调很值得关注。”传统上,中国外交部和外交部长的权力不多,他们完全是执行上面的决定,听从中央外事领导小组的指挥。这个小组的主席是习近平,副主席肯定是杨洁篪和王岐山。所以,习、王、杨将是外交政策的主要拟定者。”

法广:在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完成领导团队组建之后,您认为习近平下一步会做什么呢?

林和立:“其实,习近平在2012年中共18大以后上台以来,主要的精力和工作都是巩固他个人的权力,在内政工作,在经济、外交领域没有什么太凸出的成就。由于中国国力提升很快,无论是经济,还是武装力量,所以,他可能会在外交方面更容易有所表现。所以,我觉得他今后几年恐怕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外交方面,比如推动一带一路,还有,无论是在经济还是军事方面,他与美国抗衡的力量可能会增大,因为,无论是中国梦,还是习近平所谓的“新时期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目标是,中国在2040年前后变成超级大国。所以,在外交和军事方面,习近平可能会有些成就,但是,在内政,包括在经济方面,问题很严重,看不出他有什么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

法广:中国国力迅速壮大,但他与国际社会的冲突、由此引起的不信任也越来越多。他在外交领域是不是也面对非常困难的局面呢?

林和立:“对。因为中国崛起太快,在很多方面是利用金钱和权力,去赢取在非洲、在亚洲、中亚等地区那些贫穷国家的影响。所以,无论美国,还是欧盟可能感觉中国的崛起对他们不利。习近平在国际上进一步扩展中国的实力,会遇到越来越大的阻力。”

党明确地包罗、统领、融合了所有国家机构

在本届人大会议修改宪法,取消对最高领导人任期限制之后,习近平将有可能在2023年第二任期结束后继续留任,甚至终身任职。这一重要变化连日来引发国际舆论广泛关注。欧洲智库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ECFR)中国与亚洲项目主任顾德明(Francois Godement)评论说:

顾德明:“习近平将可以选择终身任职,对他来说,这更是为了防范其竞争者或同道围绕他离任前景蠢蠢欲动。从本质上说,从他如何强有力的集中了各种权力、并清除了竞争者的方式来看,这一切并不令人意外。当然,这是一个非常有象征意义的举措。对于中国人来说,向一个比较民主、比较开放的制度过渡的努力就此完结。至于中国的国际伙伴,尤其是欧洲伙伴,他们当然对中国制度的发展态度更加悲观。但我认为,习近平是否成为终身任职并不会对欧洲对华政策有什么影响。各国已经不得不接受中国崛起为大国的现实、接受习近平政权,他们处理中国问题的方式不会有什么改变。”

法广:但这是否会在中欧关系中增添一种新的不信任呢?

顾德明:“这种不信任已经存在。双方关系很困难。中国其实是一个并不热衷谈判的伙伴,中国倾向于分裂欧洲,从经济竞争的角度看,这很正常,但在政治层面,这就不那么正常。习近平的确对欧洲并没有特别的热情,但我也不认为中国国内体制层面的变化会对双方关系有什么深刻的影响。”

法广:这次修宪等于彻底终结了中国最近四十年来的改革努力。您认为这对中国未来发展前景有什么影响?

顾德明:“(取消领导人任期限制)并不是唯一的变化。我们在这次人大会议上看到的是,各种体制上的调整基本上将国家完全纳入党内,党明确地包罗、统领、融合了所有国家机构,这就排除了任何向党政分离过渡的可能。我们将面对的不会一个法治国家,而是一个规章国家,因为中国制定了很多规章。当然,很明显,那些以为中国能够逐渐转型的人,他们的幻想破灭了。”

法广:您觉得未来几年,中国的外交政策会有什么转变么?

顾德明:“这种转变已经发生了。但是,如果想乐观一些的话,我们可以想象权力集中带来更多行动的空间,让习近平可以在外交领域自由决策。但这还需要观察,我更觉得是并没有改变的迹象。危险是,个人权力会导致中国无法做出困难的、不得人心的选择,这有可能进一步刺激民族主义。”

特朗普拒指普京干预大选 “与敌为伍”震怒美国舆论

从第20次中欧峰会看特朗普时代的中欧关系

法国队的输赢与中国华帝集团的亏盈

法国2018国庆阅兵主题:在军装下的博爱 一个生命的委身

刘晓波周年祭:国家是可自由表达土地之梦尚远?

争议与英国反对民意中特朗普周四将首访英国

北约峰会开幕 特朗普与盟国展开口水战

刘霞为何今准离开 中方称个人意愿 外界指贸易战促成

三年了!709大抓捕维权律师依旧是个现在进行式

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国加紧向中东欧示好

中美贸易战第一枪响起 无论如何收场都难避免双输

中美贸易战开打在即 中国称“绝不打第一枪”

7月6号大限逼近 中美如何准备贸易战

特朗普指控WTO“不公平”立法抛弃其两大规则?

墨西哥变天 史上首位左翼总统誓言建真正民主

金正恩为放宽对朝制裁恳求习近平?特朗普望拉拢朝鲜但策略坚定

墨西哥“史上最大规模、罪血腥”选战 官员议员候选人拿命来换

欧盟峰会:移民问题攸关欧洲“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