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中华世界
rss itunes

中国红色魅影诱台企登陆上市柜 吸走台资 台股陷国安危机

作者 珍妮特

2017年台湾上市、上柜IPO金额与家数都创4年来的新低。一个国家资本市场的活络与否,往往代表着一个国家经济力量的强弱。IPO变少是台湾资本市场重要的警讯。值此之际,中国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下台前使出临门一脚,宣称要积极帮台湾企业在中国上市柜,中国、香港资本市场正积极诱惑台湾企业。在中国吸磁效应下,未上市台湾公司转向中国资本市场,接下来甚至台湾上市柜公司也将产生下市西进的念头,这是否将重伤台湾经济与产业发展?未来,当红色魅影吸走了台湾资金,台湾经济水源枯竭,台湾将会是一幅什么样的光景呢?台湾还有力量自保吗?中国国台办近日的推动台企在中国上市,真有如一些台湾民众所担心的是中共包藏祸心的“穷台策略”吗?本次中华世界法广请对此主题多有着墨报导的《新新闻》周刊的副社长陈东豪先生为大家进一步介绍。

《新新闻》周刊副社长陈东豪:台湾上市、上柜IPO金额与企业数目创4年来新低的变少的因素很多,但这段时间以来最重要的因素,正如中国国台办主任张志军所讲的,他们辅导台商主要在深圳或者在上海A股上市,这些当然会影响到这些台商的利益,尤其是那些如果他们的公司是在台湾者的利益。对于台湾来讲,如果股市没有新公司上市,当然就影响到股市的活力。例如一般来说,去年2017年,台股因为它维持高点的时间很长,其实它的营运状况,或者投资上的获利自然就不错。但是,如果投资的标的,新的公司减少了,自然这个市场就会萎缩,或者比较没有活力,长期来看,就会极为不利,中国大陆的吸磁效应长期来看,当然会对台湾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此事其实是相当敏感的。而且另外一方面,这也代表了投资信心的问题。如果愿意在台湾上市上柜的公司减少了,相对来讲,对于投资意愿这事上来说,也会受到影响。所以它是多重目的。从某个角度来看,还有国台办张志军可能今年就会离开国台办主任的位子,这大概是他临去之前,对台湾人来讲,是相当不友善的一个动作。

台湾富商郭台铭的鸿海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FII)在中国国台办,张志军发表谈话之前,就已经宣布,将规划在中国A股挂牌上市。郭台铭投资重心在大陆,他一定会配合中共官方的政策,而且它这样做,会得到更好的投资报酬率。在有鸿海集团的带头之后,当然不免引起其他台商企业的跟风效应,因为他们连观望的空间都没有了。鸿海目前确信其旗下子公司会直接在中国大陆挂牌上市,像鸿海这样的规模的集团一年的营收在三、四兆左右,它旗下的很多子公司其实都具有上市上柜的资格。他如果选择在台湾,或是在上海A股上市上柜,其实对台商都有相当的指标性。结果对台湾的投资信心来说,就会产生影响。而且中共这两年对于台湾的企业,尤其是用特定的手法,例如对于联发科就是一个例子,把它旗下的公司,在上海挂牌,然后又 把这个公司的一部分卖给中资企业,变成了混血公司。你可以说这样让两岸的公司变得关系更紧密,但是你也可以会说中共以商逼政的手法更加纯熟了。 而且中国大陆的红色供应链都选择台湾非常发达的产业,如半导体产业及台湾比较先进班底厚实的的生物科技产业都是大陆盯住收购的目标。

 在张志军发表谈话后,台湾老牌的南侨集团的董事会也于今年元月十九日,通过其子公司南侨食品集团(上海)在中国上海A股申请上市案。

台湾去年的IPO变少当然不只是中国因素造成,台股许多IPO公司股价,挂牌1年后跌破承销价者竟然高达4成,IPO定价虚胖,投资人已失去信心。而被视为台湾产业转型解药之一的生技业,在基亚与浩鼎两公司相继解盲失败,让生技股筹资进入「冬眠期」。台湾金管会主委顾立雄也注意到这个危机,喊出「IPO 100家」的目标,但外界也保持存疑是否真能如台湾证期局官员所认为的可以达标。

台湾与中国商业往来绵密,但最近几年,不时传出「红害」的讯息,大陆红色魅影的诱惑。台湾新新闻周刊林哲良的专文报导也指出,“2017年台股亮眼,IPO却萎缩”。说巧不巧,台湾资本市场一方面受先前浩鼎解盲失败所引发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冲击等负面影响,同时笼罩在中国的五星红旗与香港紫荆花旗的阴影下,台股IPO,如今处境也如空气品质一样堪忧。根据安永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二○一七年首次公开募股(IPO)市场调研报告》显示,二○一七年两岸三地大中华地区IPO数量虽创新高,但台湾却是「伊人独憔悴」,去年台湾上市柜IPO数量及筹资额,均写下近四年新低。

根据台湾证交所的资料显示,一七年台股延续一六年的上涨行情,指数持续攀高,一七年涨幅达一五%。不单如此,指数从去年五月二十三日收盘站上万点之后,截至一八年元月二十三日为止,已写下连续一七二个交易日都在万点之上的「史上最长万点纪录」。至于成交金额,受惠于当冲降税等有利因素刺激,一七年资金动能回流,市况走出低迷,一七年股票成交值更较一六年大增三五.三%。

一七年的台股明明呈现价量齐扬的状况,一片欣欣向荣,但IPO市场却反常的萎缩,不禁令人感到纳闷?如同台湾的PM2.5问题很难只归咎于单一因素一样,影响一七年台股IPO表现不佳的因素也颇複杂,包括新台币升值也是影响企业IPO意愿的原因之一。话虽如此,包括福邦创投董事长黄显华、勤业众信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审计部营运长施景彬与台湾金控独立董事陈锦稷等财经、投资专家在内,均不约而同地指出,「中国因素」绝对是影响台湾IPO市场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

推动台企在中国上市的穷台策略

「 一七年台湾I P O 市场萎缩的结果,其实在二、三年前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曾经站在承销业务第一线的黄显华如此表示。而常与许多IPO潜在客户接触的施景彬也观察到这样的现象。

施景彬说,一四年之后,中国再度开放A股IPO,并且于一五年中旬开始加快审核速度,一五年开始,A股IPO市场件数显着增加。以前台商都想说在A股市上市要排队,时程往往拖很长。但中方政策的转变,让一些原本有意愿回台上市的台商採取观望的态度。他接触的一些台商中,有些会直接表明:「我还在看看有没有在A股挂牌的机会。」

企业要IPO,内稽内控、股权架构与会计帐务等,都要花至少一、二年的时间准备、处理,非临时起意便可行。事实上,根据安永的市场调研报告中的「历年两岸三地及台湾市场IPO趋势显示件数及筹资金额」数据显示,上海A股IPO市场件数于一五年激增后,一七年恰巧是台湾IPO市场的寒冬。

中国北京当局似乎也摸透了台商的心思。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中国国台办主任张志军表示,将推动台企在中国上市,希望未来能在中国股市形成「台企类股」。张志军此举除了笼络台商之外,还有进一步弱化台湾资本市场的意图。有媒体就将张志军的宣示比喻成「穷台」策略。

在张志军发表谈话之前,鸿海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FII)就已经宣布,将规划在中国A股挂牌上市。而在张志军发表谈话后,南侨董事会也于元月十九日,通过子公司南侨食品集团(上海)在中国上海A股申请上市桉。施景彬说,中国IPO市场原本是堰塞湖,在主管机关提高IPO审核效率之后,大大获得纾解,并且引起很多台商的遐想。业务重心摆在中国的台商,未来大概都会以中国A股做为上市的首要考量。

安永税务服务部副营运长沉碧琴也认为,中国若持续对台商释出IPO的政策利多,势必会影响台商IPO的决策,提高在中国挂牌的吸引力。

有回台IPO意向,得向中共「交心

面对中国资本市场的磁吸效应,金管会主委顾立雄似乎也注意到潜藏的危机了。为此,顾立雄除了帮证交所及柜买中心订下今年度上市、上柜(各三十家)及兴柜(四十家)IPO家数合计一百家的目标,还宣示将推动「多元上市柜挂牌」,未来企业挂牌(尤其是电商公司)不一定要以获利为必要条件,只要淨值或市值符合一定门槛,就可申请上市柜。金管会预计今年第一季责成证期局完成相关配套规划,尽早实施。

证期局官员表示,主委所订下的目标其实不难达成,因为靠着兴柜市场五十四家的贡献,去年就有九十八家公司IPO。不过根据《新新闻》私下探询证交所及柜买中心主管,两个单位对于能否达成顾立雄所订下的三十家上市柜目标都支吾其词,显然官员们也意识到了台湾IPO市场被边缘化的趋势、压力。

「中国有些地方政府已经把鼓励台商到中国创业板挂牌,列为工作目标之一,威胁及利诱的手段偶有听闻。」一位负责上市业务的证交所人员如此表示。据瞭解,台商若想要参加台湾金融证券周边单位所举办的IPO招商会议,通常会事先向地方或中央的台湾事务办公室「打个招呼」。所以纵使证交所总经理李启贤亲自带队赴中国拜访台商,成果却相当有限。因为如此,台湾的证交所、柜买中心及证券仲介机构,这几年持续耕耘东协市场,希望能够开花结果。远的不说,今年元月中旬柜买中心董事长陈永诚才刚率领永丰金证券董事长朱士廷等人亲赴马来西亚,举办台湾资本市场说明会。

经常往返东南亚开拓IPO业务的施景彬说,东协当地台商回台上市若能遍地开花,台湾IPO市场或许有机会重演○九年、一○年,刚开启海外第一上市业务时的荣景。

中国霾害对台湾中南部民众生活所造成的不便,北部民众可能无法感同身受;同样的,一般民众可能也会觉得资本市场IPO的荣枯「与我何干」,认为那只是证券仲介相关机构自己要解决的问题。但回顾台湾产业的发展历史,电子业之所以能够吸引在国外的高科技人才回台服务,创造出许多科技新贵,并持续在许多电子领域__开枝散叶,其实与资本市场的热络及员工分红配股制度等密不可分。

中国还没有使出最毒的一招

鑽研两岸事务的民进党财委会立委郭正亮忧心地说,一个国家资本市场的活络与否,往往代表着一个国家经济力量的强弱。台湾上市柜IPO公司家数变少,只是中国吸磁效应第一阶段的现象,接下来的第二阶段,有些台湾上市柜公司恐将产生下市的念头。如果因为法令的规范无法下市,有些公司可能会成立海外子公司,然后有技巧地将公司的人才、技术转移过去,这对台湾经济与产业发展将产生不利的影响。

施景彬以他长期的观察指出,台湾很多企业在营运况还不错的时候,基于税负等因素考量,没有善用资本市场的资金,让自己快速壮大、转型;等到发现中国竞争对手起来之后,竞争力逐渐输给红色供应链,才想要IPO,往往有时不我予的感觉。

郭正亮认为,中国还没有使出最毒的一招。目前台商在中国上市必须在中国有营业实绩,倘若中国把香港企业可以直接到中国上市那一套複製到台湾企业,允许在中国没有营业额的台湾企业也能在中国上市,台湾IPO市场可能会大失血。

「台湾资本市场太小,整体市场的本益比若不高,准IPO公司只会冲着台湾投资人对特定类股的偏好,才会选择台湾资本市场,譬如过去的电子股及最近几年的生技股都是如此。」郭正亮意有所指地说。浩鼎生技公司解盲失败引发内线交易等弊案疑云后,生技业者主观认为,主管机关对于厂商IPO及增资的态度似有改变──虽然主管机关再三否认并拿出数据佐证,但无法说服生技业者。港交所似乎看到了台湾生技业者与主管机关之间的「矛盾」,去年十二月应国家生技医疗产业策进会之邀,由中国客户关係及市场推广部高级副总裁锺创新率队来台,特别在「中华医药创新论坛」上,主讲香港资本市场环境与国际筹资新制度,挖牆脚的味道浓厚。

一位不具名的会计师说,港交所现在都跑来台湾拉生意,我们已经交好几家准IPO客户给香港的会计师事务所。

中国打喷嚏,台股重感冒

国外媒体常喜欢用「染红」,来形容中国政府或企业涉足外国经济或金融事务。而红色鬼魅飘盪在台湾资本市场上空,影响的不单是台湾IPO资本市场。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国昆山因为水质控管问题,传出停工令的消息,隔天台股即受到消息面影响,电子股溃不成军,造成上市柜的市值一口气就蒸发了近三五○○亿元,在在都让人看到中国对台湾资本市场的影响力愈来愈深。

一位新创业者表示,随着中国证监会日前提出,决定开展H股「全流通」试点政策,以及港交所提出「同股不同权」的IPO政策,新创业者未来往中国、香港靠拢的迹象将更明显。

陈东豪最后还指出,中国目前与台湾竞争激烈地大肆采购收购台湾半导体产业,及动念获取台湾生技产业成果。台湾生技不只是涉及到了产业本身,还涉及到就业机会,以及它是比较有条件创造高薪工作机会。如果台湾生技产业直接被中国或香港招手夺去,对台湾来说,要改善所谓的低薪问题,就会又少了一些机会。所以它影响的层面是非常的多。而且中国大陆在新药这一块的起步速度,毕竟还是慢了一点。中国虽然有些突破,但整体来说,台湾因为早期留学生在生技领域留下的雄厚基础,所以在衔接欧美的时候,比中国大陆来的顺。此外,中国大陆激烈与台湾竞争下,大量采购台湾半导体的设备。这些在未来,都会形成两岸在一些领域上更大的竞争。所以当台湾有潜力的公司被对岸招商引资到中国大陆挂牌上市,或者在中国大陆有潜力的台商直接选择在当地挂牌,对于台湾来讲,就会流失“税收”、“投资机会”。而且因投资又会带动消费,然后还会有金资结构的问题。所以它的层面非常复杂。而且如果有潜力的企业,无论是台商或是在台湾挂牌的公司,如果都选择去上海挂牌的话,事实上,也会把新一代的年轻人,也往那个地方带过去。所以,以政治目的来讲,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做法。因为毕竟财富这件事情,多数的人是很难对抗诱惑的。

对于中国这种用经济商业手段收买台湾是否比用武力统一台湾更容易,陈东豪说:如果就统一台湾的目标来讲,事实上用买的比用打仗的夺标速度来得快。用买的,所花的钱也比用武力来的便宜。其实战争所用的金钱远远高过于用商业购买所花的费用。。所以,台湾也在看整个中方对台的策略。同时也只能说,看台湾本身的企业能否挣脱掉中国的这种诱惑。与此同时,对于台湾民进党来说,它就必须提供一定程度的企业环境,才能满足这些企业,避免他们往中国大陆走。所以这个状况在未来几年都会持续下去,你会继续看到类似上述的这些个案。

陈东豪谈台湾地方选举狂热现象 韩国瑜军歌夜袭红火

陈东豪谈台湾‘秃子卖菜郎’韩国瑜2018地方选举网红焦点

中国远洋利用《中资木马》进驻台湾码头 中资纷入台

陈增涛:贸易战第一回合 美国已经赢了

刘必荣从蔡英文访巴拉圭看台湾外交困境

杨建利谈刘霞自由生活刘晓波诺贝尔奖金下落

中国抢挖台湾芯片等高科技人才台政府似束手无策

中兴案揭中国基础科研薄弱 紧急抢挖台湾半导体人才

中美贸易战减少赤字问题暨台湾被当棋子问题

郑继文谈中国第一艘自制航母首次海试意义

台北市长柯文哲是蔡英文连任最怕的拦路虎

战略研究所长李大中谈中国是否真会使台湾变成零邦交

任不寐牧师指中国下架网店圣经起不了作用

刘必荣看中共高调实弹军演抗衡蔡英文外访两岸互信赤字重

新新闻指中国网军假讯息空投直销对台政策

王高成:主张和统的习近平解除任期限制后武统台湾的声音理应降低

中国抛惠台31项目吸菁 台湾国安现危机 小英尚无应对佳计

新新闻指台北市长柯文哲连任遇绿色危机红色为难三大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