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中国 习近平 王岐山 两会 宪法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习近平断后之举 分析指中共政权暗流涌动

media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日前闭幕的人大会议上 路透社

两会闭幕几日,议论最多的还是习近平通过修宪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一事。习近平为什么要自己一直做下去,不要接班人,不怕中共“断后”?另外,新一届“党和国家领导人”手中实权减少、部委首长年事偏高、江派团派红二代暂避风头诸事也引出种种议论。


除了习王常委的权力都在减弱

分析人士之所以把习王体制称之为断后体制,关键的问题是这一体制的巨大封闭性。首先,中共党内邓时代开启的集体领导制被肢解,香港『明报』有报道分析,中共最高领导已从政治局七常委变成加上王岐山的“八常委制”,但是八常委一点都不意味着集体领导制。“习核心”已经凌驾于其他七人。除去王岐山,另外六名政治局常委的权力也都被习近平大大削弱。王岐山管辖的范围将会越来越清楚,但普遍认为他将协助习近平主掌外交外,其他诸如政府、监察诸多领域都将有他的影子。

李克强公认已成为“弱势总理”,现在连经济政策主导权也已旁落,直通习的刘鹤将主管经济。排名第三的栗战书如果不再兼任港澳小组组长,实权也很有限。汪洋被放在视为“清谈机构”的政协,被指已失去任何可以跟习政治对抗的资格;排名第五的王沪宁已被证实不管组织人事及中央党校,权力比前任刘云山少,分析指他未来可能“就是一个地位崇隆的师爷”。因此,王沪宁与栗战书虽然同被视为是习近平的助手,身处高位,但权力均比前任有所削弱。排名第五的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又有新任国家监察委主任杨晓渡分摊权力,更不可与前任王岐山相比。常务副总理韩正,角色与前任张高丽类似,年龄偏高,也不可能是李克强的继承人。『明报』的分析称,很多部委首长年龄偏高,这一届将可能会频频换人。

六零后似也无望接班

“第八常委”也好,实质上的第二也好,王岐山,已经同习近平一样,获得了无限期任职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其他人,乃至政治局更年轻的委员,都已“继位无望”。

从目前布局看,假如习王体制持续维持下去,像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的习再做几届领导人的话,即使已进入政治局的六零后习家军人马也难以接班。中共面临真正的断后风险。

习近平不希望有人接班的愿望在十九大之前两年已纷传,被视为储君,与胡春华十八大隔代指定的六零后接班人孙政才被打倒,他的罪过根据习王的意志需要而定,十九大时指他是野心家,显然是暗指他有当接班人的“妄想”,不久前他的罪名又变成贪腐。大约习近平废除储君的计划已经圆满实现。

十九大上,孙政才既倒,胡春华已跛脚,储君不存,习近平也没有按照前任领导人的做法隔代指定接班人。

“党的事业要有接班人”,“红色江山千秋万代后继有人”,这是中共的经典话语,因此,元老们要求习确定他的接班人从逻辑上是成立的。据知情人士指出,江泽民等元老一直叮嘱习近平趁早考虑党的接班人问题。在不能完全拒绝这些“忠谏”的情况下,习王想到了修宪,把邓小平时代唯一一个朝现代政治过渡的重大举措,废除国家领导人终身制废除,从宪法上取缔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从此,习近平三位一体,谁再要提接班人的问题很可能落得“妄议中央”之罪。

习近平难道忘记了邓小平为什么当年要推动修宪,废除领导人职务终身制,而且要把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写进宪法的用心吗?

中共领导干部的任期制和退休制,是邓小平基于终身制的毛泽东晚年发动文革,盛行个人崇拜,给中国造成巨大灾难的教训而建立起的制度规范。在无法改变中共党国一体,一党专制的情况下,这一领导人退休制度无论在中共党内,还是在中国社会都得到了普遍共识。

自邓小平以来实施的接班人制度,也是为了避免毛泽东时代谁上谁下,谁立谁废,全在最高领导人一念之间,党内整天都生活在路线斗争之中,社会每天都在依赖政治运动进行恐怖式维持,形成人人自危的持久性政治动荡。

习近平给中共埋设了一颗定时炸弹

习近平废除了邓时代的一套规范,毛泽东时代的个人崇拜卷土重来,习已被新任委员长栗战书连冠五称号”核心、统帅、领袖、舵手、领路人“。习王通过政变式的修宪,获得了永久主席及永久副主席的地位,有点类似毛时代的一个”万寿无疆“,一个”永远健康“,但毛最终不可能”万寿”,亲密的战友林彪也惨死在蒙古温都尔汗。

为什么习王对中国刚刚过去的这段历史充耳不闻?官方的解释是,为了中国梦的实现,为了“实现中国的全面现代化”,官媒还用习近平拯救了党和国家的危机语言来解释其长久执政的合理性。但是,这套语言,经过文革的人都是言犹在耳。这套语言暗示,党就是习,习就是党,除了习,中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人大会议刚刚结束,根据港媒报道,官方层面,习近平今后再干三届十五年的说法盛行,而中共问题专家邓律文认为习可能会干十五年至二十年。这其实是一个习近平一直干到老去的灰暗前景。

中央社引述美国福坦莫大学法学院教授明克胜分析指出,习近平集权,意味着中国走上个人集权老路,中国改革时代告终。但是,习依靠激烈的政治性反腐洗牌,以压制性手段解决中国集聚的问题,可能预示着一个更不稳定,更不可测,更少希望的社会。香港时事评论人士林和立认为,习强行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并不意味着他获得了党内大部分人的支持。江曾派、胡锦涛的共青团派,以及红二代三大势力仍然在党内。

不少分析指出,习近平指出的中国梦的蓝图是,只能由他来圆梦。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只能由中共一党执政,而中共必须听命于习近平一人领导。习近平可能为自己埋下了定时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