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中华世界
rss itunes

任不寐牧师指中国下架网店圣经起不了作用

作者 珍妮特

一则关于中国禁止网店出售圣经的消息日前在网上流传。有关这项禁令的消息说,中国于330日起,全网下架所有圣经销售,其中淘宝、京东、微店、当当网、亚马逊一本圣经也买不到。相关基督教书籍也陆续封杀、店铺被销户。”已有分析人士猜测此举会对中梵建交带来舆论压力。至于中国为何如此大力禁止网店出售基督教的圣经,本次法广中华世界节目邀请旅居加拿大,也是曾经的天安门民运人士的任不寐牧师为大家作点评。

法广:在此之前,在中国还是很容易买到圣经,但最近在网上流传这个消息:中国禁止网店出售圣经,是真的吗?  基督教的书籍也遭殃了吗?

任不寐:这项消息是个事实,各方的渠道都能够证实了这一点。我想他们这么做可能是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甚至包括中国传统的文化跟圣经文化还是有深刻的冲突。第二是所谓大国崛起,他们最后可能会在文化上采取比较夸张、扩张的姿态,所以针对基督教,针对圣经,这个是由来已久的。

法广:为什么中国当局不怕佛教、道教的扩张呢?与对基督教下禁令不同的,中国很多地方反而是大盖寺庙的现象呢?

任不寐:这个可能跟基督教本身的特质有关,因为只有基督教有这样三个特点,是其他宗教不具备的。第一,基督教对人的定义是很独特的,它认为所有的人,包括英雄伟人甚至党,在上帝面前都是罪人,都需要怜悯,都需要救恩。但是东方专制主义,特别是“党”的这一套统治合法性,是建立在某个人、某个党派,认为某些人是义人,比别人更高一等的这样的逻辑基础之上。这点和其他宗教是很不同的。

法广:那么这样对于中国基督徒会有何影响呢?

任不寐:那当然会有一定的影响,因为这次打压可能不仅仅是针对圣经,也是对地方的教会。特别是几年前在温州拆除十字架,十九大之后,对于一些家庭教会采取了一些行动,肯定会有影响的。

法广:在此情况下,你对中国的基督徒有何建议呢?

任不寐:我想是在两个方面吧,我们是在海外的基督徒,对于所谓的政治勇敢,我们也不配提出什么要求。持守基本的信仰,这个就得根据个人的信心了。第二,基督教从来不鼓励基督徒去从事政治抵抗。这是中国政府、中国当局可说很愚昧的方面,因为真正的基督徒是最手法的公民,他们讲爱,讲怜悯。所以我想,要持守自己的信仰,但是还是要远离政治对抗。

法广:那么,你们对于中国国内的基督徒是否可以有何种的帮助?例如偷偷送圣经给他们等的做法,是否有一些建设性的想法?

任不寐:目前,三自教会,像在南京方面,圣经的印刷应该还未停止。第二,这种封锁确实是很愚昧的一个手段。因为这是个电子时代,网络圣经到处都是。所以我认为这次封锁是会不了了之的,可能会换其他的打压手段。但是封锁圣经,不需要我们提供什么帮助,我相信国内的基督徒若想找圣经是找得到的。即使网上封锁,他们还可以透过电子邮件等其他的方式,总是可以找得到。这不仅封锁不了圣经,而且会适得其反,因这是跟人性有关。我自己就接到一些反馈说:很多慕道友、其他的读者突然就对圣经产生浓厚的兴趣,想看看圣经到底是什么?

法广:如果你能够面对面对着习近平,你想对他说什么?

任不寐:我有两点建议,第一,盼望这些掌权者在神面前保持谦卑,人是不可能向上帝开战的,因为这后果是很严重的。我们这样讲,不是为了论断他们,而是为他们好,免得自取大罪。这个例子在历史上太多了,这是建议的第一点。第二点,他们要反省一下:你反对的东西,你是否了解,你要去研究它、理解它。宗教文明与西方的文明显示有因果观念。所以他们应该不只是学习西方的技术,你要考虑一下西方的文明。现在芯片的问题,这些物质上的文明和信仰是有关联的。最近中兴公司的问题,你连芯片都造不出来,这就说明你的这个文化对于发明与创造还是缺乏一些推动及支撑,这是我第二方面的建议。

另外,我在想,习近平和王岐山两位先生,他们本身可能文化受到很多的局限。一些人可能知道,王岐山在西安研究景教,断续有8年的时间;景教就是最早来到中国的基督教。他是有一些了解。但是他了解的太片面了,因为景教只是当时被唐朝政府当作一个附庸。所以他应该重新思想他对基督教的认识。

那么习先生呢,主要是受王阳明的一些影响。但王阳明的思维还是跟基督教的逻辑很冲突。王阳明相信人的心就是理,就是上帝,这纯粹是一种太自高了,因为人太有限了,上帝是上帝,人还是人。总而言之,我希望这两位先生应该重新思想自己的看法,特别是对基督教和圣经的看法。

法广:听说习近平本身是很崇佛,信佛支持佛教是吗?

任不寐:我想,大部分中国人都有这样一个传统,我想根本的原因就是,对中国人来说:人可以成为神。从学术上来说,它是无神教,但它对人的地位,给的太高了。对人的地位抬得高,最后就会对某些人的地位抬的特别高。但是这套东西一定会形成压制性的制度和文化。所以中国真的想走向一个文明的社会,一定应该多建教堂。因为教堂不仅可以吸收各种激进主义,也可以让每个人在道德上尽可能的保持底线。因为圣经还有一个特点,也就是对人的道德要求的普遍性和绝对性。这不可以让有些人有道德特权,或者有些时候你可以跟上帝做交易,这在基督教是不可以的!但是这一套只能在教会当中才能够得到这种规范性的建构。其实西方的文明最重要的就是第七天的文明。也就是,不管你是谁,第七天你去教堂,能否把你世界的东西放一放?然后,反省一下自己,不要总攻击别人。几千年来,如果有这么一个第七天的休息时间,灵魂休息、反省、更新的时间,你可以想象,和五千年,它从来没有这么一个周期的安排,那两种社会形态就太不同了。

法广:你以前在中国有信仰宗教吗?怎么到了加拿大以后,有了这种信西方人的宗教的转变呢?

任不寐:我自在做中国时,没有宗教信仰,受到马克思主义的教育。我曾经是信仰马克思主义,是法兰克福学派的热情追求者,但是就感觉中国的那一套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所以就有了六四嘛!在这之后,我对生死的问题有了新的考虑,对中国文化的传统和现实有了新的考虑,后来做了一些对西学重新的研究,一直到圣经,推到圣经这里。但是我在国内一直没有受洗,一直没有成为基督徒。一直到我移民前,约半个月,我才受洗,然后出来到加拿大,参加教会、神学院。我在中国接触过一些圣经方面的东西,觉得这本书实在太不同了。

法广:圣经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不同的地方?

任不寐:对我来说,圣经特别的不同是,一,它解决了苦难的问题,一个是解决了死亡的问题。我知道很多中国人不信上帝,他们有一个基本的逻辑,就是会问:如果有上帝,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苦难。对我这个经过天安门的人来讲,这个道理很充分,“如果上帝存在,为什么我的一些学生被打死了?”后来一直到我遇到一个从西方来的传道人,他说我反问你一个问题:就苦难和死亡而言,犹太人在历史上,不比中国人少,为什么他们会更信上帝呢?这里面一定有另外一个逻辑是你们从来没有想过的。这个问题,他的回答真的说服我了,于是我重新去找圣经,去讨论这些,思想几个问题。我就发现,我们的逻辑半径,思想的问题太有缺陷了。我们把苦难和死亡完全看成是对人的一个终极审判,从来没想过苦难和死亡实际上是人通往真理的一个过程,有的时候它甚至是一所学校。藉着这所苦难学校我们与动物,甚至与这个死不悔改的罪人才能区别出来。

关于中国的圣经数量问题,任不寐牧师说,圣经在中国印刷的数量一直没有一个数字,因为圣经在中国一直是非法出版物,官方只是默许三自教会印刷,但是地下教会及神学院地下的出版,还是有很多的;从香港、台湾、美国带回去中国的也是很多,所以没有固定的数量。其实这些年,网络圣经其实特别的流行,特别多。

法广:中国不是正在与梵蒂冈协商建交的条件吗?双方可能达成一项关于主教任命的历史性协议,中国禁止网上卖圣经,这会不会对中梵建交带来舆论压力呢?

任不寐:我想这一定会有压力的,我只是从牧师的角度来说,这次中国下架网店圣经,完全是坏事,它可能是对梵蒂冈,这些我们看来,这些诸多违背圣经真理的行动 。梵蒂冈必须反省这种跟中国结交的努力是否完全符合神的心意的。这样也是好事,我相信这样一定会让梵蒂冈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台湾新新闻指中国对非洲猪瘟冷处理台湾如临大敌

台湾的FOCA福尔摩沙马戏团携<<一瞬之光>>在巴黎凯布朗利演出

台湾2020大选可能候选人纷欲访美 未表态韩国瑜却隆重受邀

台湾2020大选可能候选人纷欲访美 未表态韩国瑜却隆重受邀

韩国瑜以“橄榄、狗骨头、链球”三图阐释两岸关系的演化

刘必荣谈习近平蔡英文九二共识摊牌造成台湾内部分裂

中国提倡一带一路下俄中竞合关系

陈东豪谈台湾地方选举狂热现象 韩国瑜军歌夜袭红火

陈东豪谈台湾‘秃子卖菜郎’韩国瑜2018地方选举网红焦点

杨建利谈中梵签协议接纳中国钦定主教

中国远洋利用《中资木马》进驻台湾码头 中资纷入台

陈增涛:贸易战第一回合 美国已经赢了

刘必荣从蔡英文访巴拉圭看台湾外交困境

杨建利谈刘霞自由生活刘晓波诺贝尔奖金下落

中国抢挖台湾芯片等高科技人才台政府似束手无策

中兴案揭中国基础科研薄弱 紧急抢挖台湾半导体人才

中美贸易战减少赤字问题暨台湾被当棋子问题

郑继文谈中国第一艘自制航母首次海试意义

台北市长柯文哲是蔡英文连任最怕的拦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