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中美第二次贸易谈判前出现的乐观展望

作者 肖曼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已经赴美展开5月15日至19日的中美贸易谈判。第二次中美高层贸易谈判前,中美双方都大打信息战,也出现最近少有的乐观展望。

这些乐观观点认为:谈判还未开始,双方已经表示要尝试达成协议,或至少是做出折中让步的意愿。美方的让步迹象是:会谈开始前特朗普方面已经通过推文先后发出过两次信号,有关他要帮助解决中兴公司被罚问题,但要与习近平合作努力出乎各界预料。

中国方面释放的信号层级当然远不如美国总统这一级,但也值得注意。美国之音中文网题为“美中互放信号,贸易问题妥协在望?”的文章注意到:上周晚些时候,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主办的论坛上,中国大使崔天凯表示中国愿意解决从贸易逆差到知识产权保护等一系列问题。他说,“我认为,你们有巨额赤字而我们有巨额盈余,这确实不应该继续下去。”他说,“我认为这不会继续下去。对我们来说,这种失衡已经是一个问题,而不是一个好处。”美国之音文章认为:“崔天凯的话让人看到可能性”。

美国《华尔街日报》也发表乐观报道说:中美双方正在接近达成交易,就是华盛顿可能会放松对中兴通讯的禁令,以换取中国取消对数十亿美元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该文分析说:显然特朗普总统的转变还有其他原因。因为禁售禁令尽管会伤害中兴通讯,凸显中国在芯片制造业远远落后于美国,但这个禁售禁令也会影响到美国企业连带就业问题。

美国《华尔街日报》转引北京评论人士的观点说,“与大豆不同的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有如此巨大需求的芯片客户并不容易,这不仅会影响美国的就业机会,也违背特朗普的竞选承诺。正因如此,对华盛顿来说更务实的做法是将禁令作为一个在政策措施和贸易谈判中讨价还价的筹码。”

众所周知,在对中兴放马的推文中,特朗普假慈悲地担心对中兴的七年禁售禁令将使得大批中国员工失业,因此还受到一些有点天真的美国议员批评,他们建议他更多关心美国的失业工人。实际上,特朗普真正关心的就只有美国人的就业和经济发展,他怎么会关心中国的就业呢?制裁中兴,美国的芯片商到哪里能找到中兴这样大的芯片客户呢。美国苹果公司总裁当特朗普之面,对其贸易政策的批评不可能被当作耳旁风的。

特朗普是个通过自己几句推文打信息战的好手,中国也不在话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5月14日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中兴公司的言论值得肯定,同时宣布刘鹤将自5月15日起对美国进行为期4天的访问。这样的表述方式想给人得出刘鹤出访美国是对美国取消惩罚中兴回报的印象。但不少分析认为:特朗普考虑放松对中兴制裁的交换条件是:中国必须同意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同时解除对美国农产品的严重限制。

《纽约时报》5月14日报道称,在刘鹤访美期间,中美将在中兴问题上达成一份协议。这份协议将成为消除中美关系紧张的一个重要来源。 不过,时局不会这么简单地向缓和方向发展的观念仍是主流。

在中美第二轮贸易谈判之前,回忆一下第一轮谈判的情况仍然是十分有益的。那次谈判无果而终,唯一的收获是在北京的国内外媒体收到一份谈判时美中分别向对方提出的要求清单。美方的要求已经广为报道,在中方的要求清单中,包括有中国要求美国取消《天安门制裁法案》,放宽高科技产品的对华出口管制。美国以天安门事件为由,至今仍严格限制对华出口高科技产品。中方一贯主张,如果放宽这一限制,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将大幅扩大,从而有助于化解贸易不均衡问题。

和美国商人总统特朗普的精明相比,北京的精明更是政治上的,习近平试图利用特朗普“政治不正确”意识形态特色,通过贸易谈判撬开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给中国压上的最后一块大石头。

习近平5月7日和8日在大连市与金正恩举行第二次会谈,彰显是朝鲜“后盾”的存在感,意在提醒特朗普:少了中国的合作,朝鲜问题无法解决。此外,在台湾和南海问题等外交和安全领域,中美的博弈与贸易摩擦也复杂地交织在一起。

中美贸易谈判已经很复杂艰巨,但仍然只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

 

 

中美谈判得失解读 各自表述阴影犹存

特朗普制裁伊朗 欧洲畏惧 中俄得利

欧盟指特朗普在伊朗和贸易问题上任性

实现政党轮替 马来西亚开辟新纪元

马克龙愿与澳合作加强印太地区平衡

以色列提供的伊核证据未能说服欧盟

朝鲜要关闭的是一座什么样的核基地

多份国际报告相继出台批评中国人权状况大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