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刘晓波 中国 德国 人权 政治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刘霞出国前夜 法新社秘访见闻

media
刘晓波遗孀刘霞7月10日在赫尔辛基国际机场 路透社

刘晓波遗孀刘霞终于在周二晚间平安来到德国柏林,看着照片上舒展的笑容,全世界关心她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就在她出国前那个晚上,星期一,法新社记者绕过刘霞屋前的重重监视,敲开了她家的门……


刘霞开门,见是几位外国记者,先是很惊讶…但她立即镇静了下来,友好热情…..她和记者之间的沟通主要是通过鼠标和手势进行。法新社记者周三发出的报道写道:”在北京,刘霞伴随着刘晓波的幽灵“。

刘霞,诗人、画家、57岁,因为是已故异议作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被当局软禁在这里已经整整八年了。她被软禁的日子应从2010年刘晓波得奖的日子算起。

法新社记者在这个周一穿过了当局重重封锁,悄悄来到她所居住的居民楼第五层。这是一个双层屋,里面堆满了书籍。在即将告别中国的前夜,刘霞用耳语与很罕见登门拜访的法新社记者交谈。

当她说话的时候,用极细小的声音,直接对着记者耳语,“勉强能听清楚她的说话。”她解释,“他们能听到这里所说的一切。”“他们”显然指的是北京当局。刘霞不同意记者专访,担心会遭到意外的报复。在她的要求下,法新社记者没有拍摄一张照片。

西方媒体并不知道这是刘霞告别中国的前夜,但是刘霞已经从一周前得到了一本护照。这里没有任何即将告别的迹象,房屋里看不到一个行李箱。

在客厅中间安置着一副巨大的全白的画布,上面不断重复写着一连串黑色的数字:“20170713,20170713….”

”这是晓波过世的日子“,刘霞喃喃地低语。刘晓波死于2017年7月13日。再过几天,就是他的忌日。

在屋子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幅逝去的丈夫微笑的照片。刘霞取出来另外一幅作品让记者看:画面上是无边无际的灰色,点戳着一块块黑色。

”这是墓地关闭的大门“,刘霞告诉记者。

屋子里的窗帘都关得不透丝毫的光亮,外面的光只能通过厨房的小窗口透入。厨房面对的是一座绿树成荫的公园。

在一面窗上,刘霞用中文重复写着:”自由,自由,自由“。

北京当局一直对世人保证,刘霞是”自由“的。他们在说这话的同时,对刘霞实行了极其严酷的永久性监视。

有一天,刘霞的朋友,流亡德国作家廖亦武通过自己的脸书帐号发布了一段他与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妻子刘霞的最新通话录音,刘霞在其中表示:“爱刘晓波就是重罪,就是无期徒刑。

法新社报道说,根据廖,刘霞曾有过自杀的想法,吃许多药来对抗抑郁和幻觉。根据她的另一位朋友野渡,刘霞每个月只有几天被允许离开自己的住屋,去探望她的弟弟刘晖。但这是在警察的“护卫下”进行的。

刘霞屋子有一架固定电话,但她没有手机。

自从刘晓波逝世后,刘霞流亡国外的想法多次遇挫。参与起草『零八宪章』的刘晓波被中国当局以煽颠罪判处11年徒刑,在身患肺癌,生命垂危之际无法实现去海外治疗的愿望,刘晓波在监视治疗时不幸逝世。北京当局拒绝接受西方国家任何要求允许刘晓波到海外治疗、提供人道救助的呼吁。

法新社援引廖亦武的话说,她已经多次准备好了行李,但是中国政府从不遵守诺言。他们总会找到各种各样的借口。

刘霞居住的大楼外面,一切看起来都很宁静。一些退休老人悠闲地遛狗,一些妇女提着装满荔枝和葱蒜的大包,这是北京日常生活的典型场景。

唯一的例外:至少五名穿着便衣的守门人,其中一位戴着随时联络的耳机。他们时刻注视着楼房的入口。在这里,甚至安置了两张临时性的床位,使得他们可以全天候监视刘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