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公民论坛
rss itunes

刘晓波远行一周年:柏林感同身受的纪念

作者 瑞迪

各位听众,2018年7月13日,柏林葛策马尼教堂举行“刘晓波远行一周年追忆”活动。活动由葛策马尼教堂与德国著名人权牧师罗兰•库纳(Roland Kühne)、独立中文笔会长廖天琪、德国诗人和歌手沃夫-比尔曼、2009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穆勒、旅德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联合发起,由罗兰•库纳牧师与廖天琪共同主持。纪念活动,无论是出席者,还是地点选择原本就别有深意,而刘晓波遗孀在刘晓波逝世周年到来前几日突然获释更使得这次活动的规模远超出了组织者的预期,不仅德国媒体悉数到场,香港和日本各大媒体也都专门派出团队。

终于获得自由的刘霞并没有参加这次在柏林的刘晓波逝世一周年追忆活动。事实上,刘霞自抵达7月10日抵达柏林后,并为公开露面。刘霞并未公开解释其中原因,但一众媒体似也都理解她的难言之隐。参与协办葛策马尼教堂纪念活动的民主中国阵线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向我们谈了他见过刘霞以后的感受:

潘永忠:“在我们旁人看来,她确实没有自由,因为德国驻华大使在陪她过来(德国)的时候,在路上对她说:从今天开始你完全自由了,你是一个自由人,你想表达什么,德国政府不会干涉。你想做什么,大家都支持你。”

“但是我们感觉是,她自己没有说是什么原因(不能来参加这次活动),但有一点大家都知道,她弟弟还有一年的保外就医!”

刘霞的两个感谢

但是,刘霞并非对各界人士的关注无动于衷。潘永忠先生告诉我们:

潘永忠:“刘霞知道海内外各个国家都有朋友,并不只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政府,在帮助她,(这种帮助)并带动了全球的支持和热爱刘晓波和刘霞夫妇的那些朋友都出了力,每年都进行示威游行抗议活动,呐喊、呼吁……她都知道。所以她说,她要感谢这些天下的朋友,她现在暂时不能同大家见面,但以后一定会。她不会忘记这些朋友。这是她的第一个感谢。”

“她的第二个感谢,她说,实际上在国内很多朋友也非常关心她。她举例说,鲍彤先生每个月都给她打电话,给她很多问候、安慰。我也给她看了高瑜、鲍彤等朋友得知她出国以后聚会举杯为她干杯、为她自由庆祝(的照片),她非常激动。她也托我转述出去,说她非常感谢国内的那些朋友长期在背后支持她、关心她,她说她自由了,她也会想到他们。”

“中国的历史不会忘记这两个人”

近年来,世界各地无论是人权组织,民间人士,还是一些西方政府都在为没有任何罪行指控却被剥夺行动自由的刘霞鸣不平。其中过程如此艰难,以致于刘晓波夫妇的好友、旅德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得知消息感觉像在梦境中一般。他认为刘霞获释应当感谢两位德国人的努力:

廖亦武:“(得知消息时)我当时就像在梦游一样!因为我认为可能还需要等一段时间。这个(消息)来得比较突然,也来得比较艰难。我觉得,有两个人,希望中国的历史不会忘记他们:一个是沃夫-比尔曼,一个是赫塔-米勒。他们可能是对刘晓波和刘霞最多的人。现在当然可以说了:我和德国政府、和默克尔的联系,都是通过沃夫-比尔曼。这位老人这么大岁数了,每一次,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妻子,都在回信,然后,一有消息,就会及时通报过来。而赫塔-米勒在世界文化界很有号召力,她当年曾发动一百多位诺贝尔奖得主为刘晓波呼吁……他们和我一样,一直都没有放弃。”

出生在罗马尼亚的赫塔•穆勒是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她在活动现场向媒体表示,她之所以不断为刘晓波、为刘霞呼吁,是因为自己也曾经生活在一个共产极权的国家,她的朋友、同事也受到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她因此感同身受。

已经82岁的沃夫•比尔曼(Wolf Biermann)曾是东德时代知名的诗人和歌手。但其作品不断受到当局封杀。1976年他从东柏林“叛逃”去科隆举办万人音乐会,并演唱歌曲“长城内的中国”(也有译作“大墙后的中国),激怒东德当局,他因此被褫夺国籍,留在了当时的西柏林。比尔曼2010年曾表示,这首歌曲中的大墙,可以理解为中国的长城,也可以理解成柏林墙。

葛策马尼教堂、柏林墙与天安门

举办这次活动的葛策马尼教堂在80年代曾是东德反对派人士活动聚会的场所。潘永忠先生介绍说:

潘永忠:“这座教堂非常有名。89年东德演变的时候,有半年的时间,始终有政治家、学者在(教堂)里演讲,有时候可以有一千多人聚集在这里听演讲。所以,这个教堂和莱比锡教堂一样在著名。”

1989年的时候,这座教堂也曾为中国天安门广场上的死难者祈祷。这次刘晓波纪念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将天安门事件和柏林墙的倒塌联系在一起,廖亦武向媒体表示:

廖亦武:“我们在这里纪念刘晓波,就把中国这段苦难的历史,和德国曾经的柏林墙历史联系在一起。如果刘晓波能够超越时间和时代,他就是在柏林墙目前倒下的东德人。就这个问题,最好是采访比尔曼,因为我们营救刘晓波、刘霞的行动就是他和默克尔直接联系,就是基于1989年的柏林墙历史。”

刘晓波遗愿:自由与民主

与罗兰•库纳牧师共同主持这次追忆活动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针对这次活动表示:

廖天琪:“我觉得(这次活动)最重要的一个信息是刘晓波的最后遗愿实际上是爱,也是憾。这个憾最后成功了:他的妻子出来了。但是,他的爱不只是对他的妻子,也是对民主和自由的爱。这一点,我们应该继承下来,我们应该继续努力,去达到这个目的。”

民主中国阵线召集人、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论坛的理事长费良勇先生专程从500多公里以外的纽伦堡赶来参加活动:

费良勇:“我觉得这个活动(组织得)非常好,有这么多德国朋友参加,大家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悼念刘晓波。他是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世界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真正被直接迫害致死的,应该说就是刘晓波。二战之前,希特勒在台上时,曾经迫害致死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但是(这位诺奖得主)不是直接死于监狱,他是在被释放以后才去世的。中国的人权状况实际上越来越恶化。刘霞女士,就是按照中国的现行法律,她也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但中国长期监禁她。德国政府,还有许多其它国家政府同中国政府有过许多次交涉,希望中国政府释放刘霞,但中共迟迟不放。现在是特殊情况: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战非常激烈。中国为了向德国和欧盟示好,就把刘霞作为“礼品”送出来,当然,也凑巧是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的时候把她放出来。“

“但是,他们释放了刘霞并不意味着中国人权的改善:他们7月10日释放了刘霞,11日就重判秦永敏13年徒刑!这说明中国的专制本质没有任何改变。习近平上台以来,可以说中国的人权状况急剧恶化。习近平现在一步步走向个人独裁,要学习毛泽东那一套,这对全体中国人是一个巨大的悲哀,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苦难。”

德国总理默克尔可以说是近年来少数敢于在维护经济利益的同时,仍然不忘帮助中国的民主人士的西方领导人。德国的民间舆论是否认同总理默克尔的这种选择呢?潘永忠先生介绍说:

潘永忠:“应该说德国的老百姓是非常关心(这个问题)的。大家知道的德国因为在二战犯下的那些严重的罪行,这个民族很有忏悔感,老百姓非常支持(这样的行动)。几年前,无论是民间还是媒体都批评德国政府在经济上与中国务实,但在人权问题上务虚。但是,两年前的高瑜事件时,默克尔专门跑到中国与习近平谈及此事,使得高瑜得以提前以保外就医获释,等于是给了德国民众一个交代。关于刘霞,默克尔最近又去过一次(中国),李克强这次来德国,又有默克尔从中推动,德国外交部(的努力)始终没有停断过。”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外界也有批评,认为德国在与中国的经济、贸易关系中,特别是在和美国的贸易战当中,有站队的嫌疑,所以都说德国政府在站台。但是,不管怎么说,刘霞告诉我,应该知道,德国政府还是很重视人权,过去一年间,德国驻中国大使差不多每星期都给她打电话,问候她,而且总理一次次为救援她做工作,所以她还是感谢德国政府、感谢默克尔总理对她的帮助,她希望大家理解这一点……这是刘霞自己告诉我的。”

“但是,在我们外界看来,中国政府确实可以早些放人,为什么要选在中美贸易战打得火热的时候、而且是在李克强来访的时候?按照廖天琪老师的说法,就是打了一个包,送了一个礼物,没把人权当回事,没有把人真正当人看待,这让很多朋友发出质疑,德国媒体在这个问题上也是争议很多。”

 

刘晓波已经远离尘世,他期盼的宪政民主远未成为中国现实。在他逝世一周年后,人们应该记住他什么呢?曾经参加八九民运的中国劳工通讯法国代表蔡崇国先生7月12日参加法国各界在巴黎的刘晓波追思活动时向本台表示:

蔡崇国:“应该说首先他是一个永远在追求生命的意义的人,总是希望自己有用,对这个社会有用,对整个文化有用,总是在寻求生命要有意义。所以他会在1989年这个历史关头决定回北京。当时很多人都劝他,因为很危险。我们都知道这一点,因为我们都经历过,那时就觉得如果能用生命去改变中国历史的发展趋势的时候,当一百年来中国民主化的梦想可能改变的时候,自己的生命就不是那么重要了,死了也是值得的。”

“另外一点是他的批判精神,尤其是对自己的批判。很多人都忘记了,他批判专制,也对自己有批判、忏悔。六四以后他曾被捕,并做了一些检讨。他后来就自己为什么做了检讨有非常深刻的剖析。对民主运动、对很多人从事民主运动时固定的、僵化的、千篇一律的思想和语言,他也有非常坦率的批评,所以也有很多人对他不满意。”

“还有一点,是他的一个独特的双重角色。他从事民主运动,零八宪章一个独特的特点是知识分子和社会各阶层的结合。另外一方面,他在学术上非常中立、客观,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他的博士论文中看出来。就是说,西方知识分子都有这种双重角色,在学问上,他们是知识分子,但他们也都有法语中说的“engagemeng”,也就是在社会介入的时候,他们又是积极分子。也正因为如此,他(刘晓波)的影响大,他能够在不同的阶段,拿出不同的思想,无论你赞成还是反对,他总是在更新。鼓吹民主自由也需要新的语言,不要总是langue de bois, 说些空洞的言辞,千篇一律。而是要语言生动,人格要生动,活动要生动,总是要有新的内容,要和时代、和年轻人在一起。“

 

注:柏林刘晓波远行追忆活动上演唱的歌曲“Donna Donna”来自一部犹太人戏剧中的曲子,歌词描述一头被捆绑着送往屠宰场的小牛,但普遍被认为是影射犹太人在二战中的处境。

夏明:_香港青年冲在抗争第一线,是为了捍卫法治和现有的生活方式

廖天琪:港人的抗争必须具备长期性、理性和非暴力性方有望获胜

香港新移民Johnson: 反送中运动的影响将是历史性的

前线召集人甄燊港谈香港的抗争运动

廖天琪:刘晓波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刘晓波逝世2周年有感

侍建宇:北京的反恐论述不符合新疆真实情况

朱耀明牧师:民主运动不是一次大型集会就可实现

潘永忠:港民坚持“反送中”运动,意在提醒与警告当局“一国两制”50年不变

马岳:反送中运动的支持光谱比五年前更宽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谈中国的人权状况与民族危机

廖亦武:子弹+鸦片独裁模式让西方面对一个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