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中华世界
rss itunes

中国远洋利用《中资木马》进驻台湾码头 中资纷入台

作者 珍妮特

《 台湾悄悄让中国国营企业接管港区 》,这是日本英文杂志《日经亚洲评论》九月十九日在网站上刊登的一篇文章。台海两岸在中美贸易战开打之际,无论军事或经济都呈现关系紧绷,蔡政府虽被北京《 主动隔离》,但中资设法绕过台湾法令入台却仍持续进行 。台湾人的日常生活也纷纷连上中国企业,例如淘宝购物、小米手机、中国顺丰快递、在中资爱奇艺追看中国剧、微信支付等等。根据中国政府的《电信条例》明文规定政府有资讯监控权,台湾人的个资只怕已逐渐随这些管道流失。与此同时,被习近平拿下、被称为中国高官白手套的金融大鳄肖建华,也加入台湾的日盛金股市,但目前因这位后台老闆在中共权斗中失利,传出已被迫交出中国境内价值千亿元的金融资产给北京政府,至于海外资产恐怕也很难保住,也令人担心这对台湾可能造成的冲击。本次中华世界邀请台湾“新新闻”副社长陈东豪先生为大家更进一步地介绍。

新新闻副社长陈东豪:这个新闻在台湾引起很大的争论,中国大型国有企业中国远洋集团(COSCO)宣布以六十三亿美元,併购了香港董浩云家族的世界前十大货柜航运商香港东方海外货柜航运(OOCL)的母公司东方海外(国际)(OOIL)。这个併购桉到今年八月初才正式完成。非常讽刺的是这件事情是由日本媒体披露才开始引起台湾的讨论。

除了台湾码头被中资入驻,在北京《 主动隔离》蔡英文的同时,中资却设法绕过台湾法令入台却仍持续进行 。如今,台湾人的日常生活也纷纷连上中国企业,如:在淘宝购物、滑小米手机、找顺丰速运、在爱奇艺上看中国剧、用微信支付结帐都缓缓成为台湾人的习惯。根据中国政府的《电信条例》明文规定政府有资讯监控权,台湾人的个资只怕已逐渐随这些管道流失。

与此同时,中国近年利用《 一带一路》政策,有计画地透过资本扩张,将势力扩散到各国港口。如今,中国势力也进入台湾港口,而且是台湾最大港高雄港的码头。

也就是日本英文杂志《日经亚洲评论》网站上刊出的这篇文章〈台湾悄悄让中国国营企业接管港区〉,揭露台湾高雄港也被找到破口,疑似被中资间接拿走港口经营权,这是新新闻作者张家豪的报导。报导指出,近年中国利用《 一带一路》政策,有计画地透过资本扩张,将势力扩散到各国港口,包括巴基斯坦、缅甸、斯里兰卡等地。这让南海、印度洋周遭国家如印度、澳洲,以及美、日等国紧张。如今,中国势力也进入台湾港口,而且是台湾最大港高雄港的码头

若台湾港口被中资控制,那将成为国安问题。这一切源于去年七月,中国大型国有企业、最大货柜航运商中国远洋运输集团(COSCO)宣布以六十三亿美元,併购世界前十大货柜航运商香港东方海外货柜航运(OOCL)的母公司东方海外(国际)(OOIL)。这个併购桉到今年八月初才正式完成。

中远于併购后晋升《 海运三哥》,香港东方海外仍以原品牌经营。併购前,香港东方海外就已租用高雄港六十五、六十六号码头到二○二四年,并由全资子公司台湾东方海外代理营运。收购后香港东方海外继续承租高雄港,引起中资入侵高雄港的疑虑。

现阶段《大陆地区人民来台投资业别项目》并未开放中资投资船务代理业,但日本《日经亚洲评论》提醒,今年七月,原代理商台湾东方海外已被百慕达商东方海外(代理)公司买下,百慕达东方海外注册人为在台的侨外资公司中国远洋企业董事长徐定心,徐并担任台湾东方海外新任董事长,台湾东方海外新任董事会成员也都被列为百慕达商东方海外的代表法人。这摇身一变:不是中资了,连台湾投审会都相信了。

台湾经济部投审会指出,徐定心为台湾人,被收购后的台湾东方海外也无中资及中资股东,最终受益人为两个台湾人与一个香港人。投审会亦称,百慕达商东方海外没有中资背景;中国远洋企业与中国中远也仅有业务往来,并无投资关係。此外,被百慕达东方海外买下的台湾东方海外跟香港东方海外已是互不隶属的独立公司。因此投审会通过百慕达商东方海外买下台湾东方海外。

中国远洋企业为中国中远集团在台总代理,业界常视之为中远在台子公司。不过,中国远洋企业今年九月特别声明并非中远在台子公司,也澄清:「公司股东购买台湾东方海外股权,纯属特定股东个人投资行为,与该公司无关。」但中资成功绕开台湾现有法令续营高雄港码头的疑虑仍挥之不去。

但中国远洋企业的红色历史不容抹煞。中国远洋企业是一九九七年由台湾交通部与经济部特许成立。当时两岸海运尚未直航,须透过香港第三地中转,因此中国远洋运输公司为争取两岸弯靠航线商机,透过香港分公司在台投资设立中国远洋企业,其中七成为港资,其他为台资,这等同中国远洋企业源起于中远变相在台投资的公司。

此外,中远集团其实早已入资台湾,一三年启用的高雄港洲际码头及货柜中心,由高明货柜码头公司承揽BOT兴建,阳明海运持有高明四七.五%股份,其次香港商政龙投资公司持有三○%。政龙就是由中资中远、中国海运、招商国际合资组成。

相对之下,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审理中远併购东方海外的桉子则有不同做法,也让这起併购桉迟至今年八月才正式完成。

另外,我们也可从以下来参考美国如何处理类似的中资收购桉。据《彭博社》报导,由于香港东方海外在一二年与美国加州长滩港)签约投资四十六亿美元,租用其中一座货柜码头四十年。美国国土安全和司法部门因此要求,中远集团须将长滩货柜码头经营权先转让给信託,受託人须为美国公民,非东方海外股东,独立于中远,日后再由信託卖给第三方。中远同意,并于今年七月与美方签署协议之后,才让整起併购桉尘埃落定。

航商租用高雄港专用货柜码头,除了做自家船隻泊靠、装卸货柜的据点,也会协助其他航商船隻装卸货柜再收费,如同二房东。一旦中资掌控高雄港码头具体将有什么影响?

一位在台海运外商分析,外界以《 中资木马》形容中远併购东方海外,最坏情况是中国以民航掩饰军事用途,像是用货柜载运军队、武器等侵台。不过,一则台湾海关及情报网并非虚设;二则运输及战略效益并不高;三则讨论港口国安,通常伴随双方军舰泊靠、刺探军情等问题,在高雄港并不存在。

这位航商还说,两岸业务占台湾海运业者五成以上,对岸船隻往返台湾早就相当频繁,也未见国安问题,不宜过度渲染。不过他也警惕,风险也不是完全不存在,就有航商警告,中远集团不会停止扩增影响力,未来若租用更多高雄港码头,或中远併购其他外商,间接扩增对台影响,台湾方面就要适量地遏止,免得经济上被扼住喉咙。

「美国是为了防止中远的势力『往上加』,因为併购前中远集团本就已在加州独资及合资营运各一个码头;但台湾若卡住台湾东方海外则是『减到零』,也造成这次裁量空间不大。」上述业者分析道。

不过,这名航商也提醒,控制整个港跟个别码头仍有相当程度差别,像是中远收购希腊港务局六七%股份,拥有比雷埃夫斯的经营权;收购西班牙瓦伦西亚港五一%股权,并以十四亿美元取得斯里兰卡赫班托达港(Hambantota)九十九年「特许经营权」等,台湾情况相对安全,但还是应该注意。

根据新新闻专栏作者黄琴雅也直问:下一个《 中资木马》会是日盛金?

来台入股日盛金的中国资本大鳄肖建华,因后台老闆在中共权斗中失利,传出已被迫交出中国境内价值千亿元的金融资产给北京政府,至于海外资产恐怕也很难保住,台湾政府须注意日盛金是否会落入股权经多层包装的中资手中

日盛金有个中资大股东,是市场上公开的祕密,这位大股东就是有中国资本大鳄之称的「明天系」集团掌门人肖建华。他在中国拥有九家上市公司,参股三十家金融机构,事业体涵盖房地产、能源、科技等。他个人资产曾高达四百亿元人民币(约两千亿元新台币),在一七年《胡润中国富豪排名榜》中名列二十三名。

然而,肖建华却在一七年一月底被中国公安从香港四季饭店押回中国大陆调查,至今行踪成谜。今年八月中,中国媒体还传出他已过世的消息──尽管肖的港台友人都认为这是谣言。

日前香港《南华早报》报导,肖建华桉调查结束,他被指控《操纵股票和期货市场》与《 跟代表机构行贿》等两大罪状,人在苏州,即将接受审理。而为了减轻刑罚,他写了很多封信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北京当局求饶,间接证实他还活着。

去年底,中国银监会推出《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规定被金融监管部门或政府有关部门惩处的大股东,不得持有金融股,并要求肖建华交出他手上的三十家中国金融企业。

据传,肖建华已经乖乖地把中国境内价值千亿元的金融资产交给北京政府,至于境外资产也都陆续要脱售,日盛金是当中的一家。肖建华以香港建群投资名义持有日盛金二四%,仅次于日本新生银行的三四%,肖的夫人去年曾经来台兜售日盛金,但价格都没谈拢。之后也传出肖家可能会把建群卖给其他中资。

金管会可得紧盯日盛金两大股东建群及新生银背后二、三层的複杂股东结构,否则出现另一中资,上演另一场《中资木马》,将是早晚的事。

陈东豪谈台湾地方选举狂热现象 韩国瑜军歌夜袭红火

陈东豪谈台湾‘秃子卖菜郎’韩国瑜2018地方选举网红焦点

陈增涛:贸易战第一回合 美国已经赢了

刘必荣从蔡英文访巴拉圭看台湾外交困境

杨建利谈刘霞自由生活刘晓波诺贝尔奖金下落

中国抢挖台湾芯片等高科技人才台政府似束手无策

中兴案揭中国基础科研薄弱 紧急抢挖台湾半导体人才

中美贸易战减少赤字问题暨台湾被当棋子问题

郑继文谈中国第一艘自制航母首次海试意义

台北市长柯文哲是蔡英文连任最怕的拦路虎

战略研究所长李大中谈中国是否真会使台湾变成零邦交

任不寐牧师指中国下架网店圣经起不了作用

刘必荣看中共高调实弹军演抗衡蔡英文外访两岸互信赤字重

新新闻指中国网军假讯息空投直销对台政策

王高成:主张和统的习近平解除任期限制后武统台湾的声音理应降低

中国抛惠台31项目吸菁 台湾国安现危机 小英尚无应对佳计

中国红色魅影诱台企登陆上市柜 吸走台资 台股陷国安危机

新新闻指台北市长柯文哲连任遇绿色危机红色为难三大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