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中华世界
rss itunes

杨建利谈中梵签协议接纳中国钦定主教

作者 珍妮特

9月22日梵蒂冈与中国就主教任命签订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临时协议,并且在达成临时协议当天,教宗方济各决定重新接纳8位未经梵蒂冈任命而被祝圣的主教。面对中国约 1200万天主教的信徒,梵蒂冈在与中国政府谈判时,一直存在两难的问题:想要照顾中国地下教会的天主教徒,但又必须面对中国政府谈判时提出的一些梵蒂冈难以接受的条件,例如主教任命权方面的让步。近期,两位有中国官方背景的中国主教首次得到北京批准,得以参加正在梵蒂冈举行的世界主教大会。这是否象征着中梵关系突破的具体象征?中国梵蒂冈签署了协议之后,这对中国上千万天主教徒意味着什么?北京与罗马教廷能否共存?中梵关系的发展对于中国面对西藏与台湾关系的处理有何影响?本次中华世界,法广为大家邀请维权组织纽约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博士为大家点评分析。

杨建利:梵蒂冈最近与北京就任命主教事宜达成一项协议。这项协议对于中梵关系具里程碑意义。大家都知道,中共建政以后,有相当一段时间,彻底消灭了宗教组织,天主教是首当其冲。而天主教的组织在全世界是一个统一的组织,其总教主就是梵蒂冈的教宗。而中国当时在打压天主教会和其他宗教以后,允许所谓三自教会的存在。而三自教会是完全被中共政府控制的。这个中共政府控制下的天主教会所谓的三自教会与梵蒂冈领导下的全球的天主教,是互相不承认的。三自就是:自己组织、自己筹钱、自己传教。不受外来的领导,也就是指梵蒂冈的领导,以及其他国家天主教组织的干预。他们彼此互相不承认已经几十年来,快70年了。而三自教会被中国政府所钦定的一些主教,梵蒂冈不承认。所谓的地下教会,也就是不被中共政府承认的教会。它有着梵蒂冈任命的主教也不被中共政府承认,不仅不被中国政府承认,而且还受到残酷的打压。这次的协议也说明了,在一定程度上互相承认。协议签订以后,梵蒂冈首先承认了中国钦定的7位主教;中共政府也承认了梵蒂冈所钦认的两位主教,就是互相承认。但就数字上来看,当然是中共政府占了巨大的优势。而这个协议也引起全球基督信徒以及人权人士的关注及担心。因为目前中共政府,正在进行残酷的宗教打压。而这个字、宗教打压并没对基督教或天主教网开一面,对天主教及新教的打压手段是非常残酷的。我们知道这浙江及其他省份的拆毁教堂、销毁十字架,达到几千个案例。然后对于基督徒信徒的迫害也非常严重。在此时,梵蒂冈的教宗与中共政府达成一个协议,实际上就是加强了中国政府的权威性。也就是说,中共政府所钦定的主教可以得到梵蒂冈的承认,的权威性,加强了中国政府镇压的能力。就在梵蒂冈与北京谈判的几个月内,中共政府实际上对于基督徒天主教堂的打压残酷程度超过了前几年。

而此同时,圣经在很多地方下架,在很多网络上本来是可以看到圣经的内容,也被禁止。换句话说,梵蒂冈和中国北京政府签订这个协议并非是因为中共政府在控制宗教自由方面有所改善,而给予一个奖励。而是在它进行残酷打压的时候,给它一个奖励。这就引起全球支持信仰自由的人权工作者及人权机构的担忧。也是我们表示抗议的地方。

实际上,这种担忧绝对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与国内很多的宗教信仰者,尤其是天主教徒们有很多联络。他们几乎没有一人不表示担忧,所以这种担忧是很实在的。

法广:有人说,中国与梵蒂冈此次能达成协议并非事出突然,而是双方都有需要,你认为是这样吗?

杨建利:中国需要这个协议是非常明显的,理由是第一,它要得到梵蒂冈给它的权威性。对于控制天主教徒,乃至基督徒的权威性。同时,梵蒂冈是台湾邦交国中,最有力量的一个邦交国。这个协议就通向了下一步,就是梵蒂冈和北京建交,和台湾断交的一个前景。所以我觉得这个政府在这方面是由很强的需求。而梵蒂冈也说,他对这个协议也有需求。因为被梵蒂冈承认的地下教会一直受到残酷的打压,通过这个协议可以缓解这个打压,同时给这些天主教徒更多的自由空间。我认为,梵蒂冈的这种需求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它没有认清中共的本质。真正和中共签订协约,期待中共政府能够给天主教徒更大的自由空间的这种幻想,肯定是不切实际的,最后一定会破灭。

法广:听说梵蒂冈认为天主教在中国的发展形势不利,一方面中国信徒程度太低,于是天主教人数就缩减是吗?

杨建利:对,天主教人数缩减,打压是一个原因,另外,它为何不如新教发展的快?因为新教宗组织形式上传教形式上,规矩比较少,自由度大一些,当然就有利于在比较残酷的环境下发展蔓延,这是一个根本的原因。不是因为,你和中国政府达成一个协约,中国政府给了一定自由空间,然后天主教的发展就会在中国发生一个根本改变的局面。这是不可能的。我觉得梵蒂冈根本没有认清现在中国政府对待宗教的根本态度。以及中国的各宗教群体中中国社会中的地位,它发展的前景,为什么发展起来了,有些为什么受到一些限制,这些基本怎替他们都没有搞清楚原因。所以我觉得他们带有一定的幻想,在非常幼稚的情况下和中国政府签订这样 的协约。

法广:所以你认为教宗希望与中国政府签约,可以改变1951年以来与中国的关系,进而能照顾到中国信徒,这是一种错判形式吗?

杨建利:我认为是一种错判形式,是一种误判,正像我刚才讲的,就是梵蒂冈与北京进行谈判的过程中,中国的天主教徒的环境并没有得到改善。而恰恰是在同时,中国加大了对天主教徒的打压。而在同时,很多的商店及网上对于圣经的传播受到社会限制,比前更多。所以这反而是一种倒退。所以我觉得完全是梵蒂冈这边误判形势。你和北京签订一个协约,而北京是一个世俗性的政权。它是反宗教的。所谓的唯物主义是一个无神论者。一个无神论者,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政府。这就给了北京政府一个干预宗教事务的绿灯,给他这样的绿灯是非常危险的。我们知道藏传佛教达赖喇嘛的转世问题,一直受到中国政府的干预,甚至是严格的控制。而且在1995年,由藏传佛教系统所钦定的班禅喇嘛,班禅的转世灵童,由于当时达赖喇嘛认可,而被中国政府所取消,而且重新钦定了一个班禅拉的转世灵童。当初那个转世灵童失踪到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这件事情一直被世界诟病,而且藏人和宗教人士都指出一点,就是中国政府作为一个无神论者,从根本上是一个反宗教的政府,你怎么有权去钦定转世灵童、钦定主教?而梵蒂冈给它的一个协议是中国政府钦定的主教,已承认了7个,以后会承认更多。那不就是给它开了一个绿灯,给它一个确定的合法性吗?那么下一步,中国政府就可以说,既然我可以钦定任命天主教的主教,为什么我不可以干预转世灵童事务呢?这个从逻辑上来说是没什么问题的。所以我觉得梵蒂冈犯下一个巨大错误。

另外,我们比较担心的是梵蒂冈下一步会走得更远:和台湾断交、和中国建交。实际上,世界范围内的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包括了新教及天主教在一起,他们都是支持中国人权的进步,他们从根本价值上,民主、自由、人权是一致的,换句话说是和台湾的立国价值是一致的,但与中共的立国价值相违背的。在这个时候,梵蒂冈和台湾断交,和北京建交,我觉得是违背了基督教义的根本价值。所以我们非常担心,要不断地提出反对的声音。

台湾新新闻指中国对非洲猪瘟冷处理台湾如临大敌

台湾的FOCA福尔摩沙马戏团携<<一瞬之光>>在巴黎凯布朗利演出

台湾2020大选可能候选人纷欲访美 未表态韩国瑜却隆重受邀

台湾2020大选可能候选人纷欲访美 未表态韩国瑜却隆重受邀

韩国瑜以“橄榄、狗骨头、链球”三图阐释两岸关系的演化

刘必荣谈习近平蔡英文九二共识摊牌造成台湾内部分裂

中国提倡一带一路下俄中竞合关系

陈东豪谈台湾地方选举狂热现象 韩国瑜军歌夜袭红火

陈东豪谈台湾‘秃子卖菜郎’韩国瑜2018地方选举网红焦点

中国远洋利用《中资木马》进驻台湾码头 中资纷入台

陈增涛:贸易战第一回合 美国已经赢了

刘必荣从蔡英文访巴拉圭看台湾外交困境

杨建利谈刘霞自由生活刘晓波诺贝尔奖金下落

中国抢挖台湾芯片等高科技人才台政府似束手无策

中兴案揭中国基础科研薄弱 紧急抢挖台湾半导体人才

中美贸易战减少赤字问题暨台湾被当棋子问题

郑继文谈中国第一艘自制航母首次海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