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中国 科技 国际 医疗卫生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官方疑放弃力挺基因编辑诞双胞胎女婴 "民族骄傲"陷过街老鼠

media
图为宣布成功基因编辑婴儿技术的科学家贺建奎 网络照片

有关中国研究人员表示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使婴儿诞生一事,日本医师会与日本医学会30日发表声明严厉谴责称:“这是无视人的尊严,轻视生命,从国际性伦理规范来看也脱离常轨。”瑞士医学界也谴责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使婴儿诞生事件。中国官方媒体发表批评,谴责通过基因编辑技术诞生婴儿。世界各国都在研究基因改变技术,但绝对禁止将胚胎移植人类子宫是道德底线。中国是首例。


据法新社今天发自北京报道,中国一家称是非政府组织音译为白桦林负责人今天表示对支持了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使婴儿诞生的科研与落实计划遗憾。 该白桦林组织向中国生物科学家贺建奎送交了50个家庭作为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使婴儿诞生的选择样本。

该组织负责人说他被欺骗了,但他又说不会推卸自己的责任。

该非政府组织通过网络与不同群体联络沟通,并与贺建奎保有联系。

中国诞生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在国际间引发普遍批评。据瑞士新闻稍早报道,就本周一(11月26日),来自中国深圳的生物科学家贺建奎宣称,他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修改了一对双胞胎的胚胎基因,使其对艾滋病具有抵抗力,这对婴儿已于几周前在中国诞生。这个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的消息震惊了整个科学界。

瑞士公共电视台SRF就此采访(德)外部链接了弗里堡大学社会伦理学教授、瑞士国家伦理委员会人类医学领域副主席马库斯·齐默曼(Markus Zimmermann)。他表示,此举是“真正的疯狂”,虽然他对贺建奎在其视频宣言(英)外部链接中所言感到同情,但认为其做法在道德上毫无道理可言,而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轻松地推翻了全球惯例”。

齐默曼教授表示,在瑞士和其他欧洲国家,都禁止对人类胚胎进行遗传操控。有些国家,比如英国,对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进行了较多研究,但总是明确承诺,基因编辑胚胎会立即被销毁。他指出,目前为止,世界范围内一致同意,基因编辑胚胎绝不能移植到子宫,因为无人知道婴儿出生后的发展如何。同时由于技术上未发展成熟,无法保证没有影响到DNA的其它部分,这些人出生后的风险是不可预测的。
他认为,即使疾病可以因此治愈,仍需要谨慎考虑,因为这是“对具有全球重要性的人类基因组的大规模入侵”,这对双胞胎女婴也会将这种特定的基因改变传递给她们的后代。

据报道,贺建奎团队采用的是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苏黎世大学的马丁·吉内克(Martin Jinek)的研究对Crispr /Cas9流程的发展作出了显著贡献,他向瑞士通讯社(Keystone-SDA)表示,研究界对人类胚胎的基因畸变有着深远的共识 -- 虽然Crispr/Cas9是一项尖端技术,但还存在对安全性和长期影响的担忧,贺建奎的做法等同于进行人类实验。

苏黎世大学生物医学伦理与医学史研究所所长尼古拉·比勒-安多诺(Nikola Biller-Andorno)指出,已经有一些替代方案可以保护儿童免受艾滋病毒感染,而胚胎基因编辑是一项高风险的实验,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所带来的益处并“不可靠”。 他认为, 贺建奎的这一做法已经“与遗传性疾病的治疗无关,而是很明确地与优化有关”。

报道说,大多数科学家对基因编辑仍然保持小心谨慎态度,比勒-安多诺感到惊讶的是,贺建奎团队进行胚胎基因改造的决策过程如此迅速。目前,科学界为了进一步了解其风险,已经自行暂停相关研究。他说,现在通过胚胎植入前诊断,高风险夫妇已经有可能避免将严重遗传疾病传播给下一代,所以这对双胞胎的父母从胚胎基因编辑的干预措施上获益“非常小”。

吉内克与比勒-安多诺都一致认为,这样使用基因组编辑技术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

据共同社今天报道,就中国研究人员表示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使婴儿诞生一事,日本医师会与日本医学会30日发表声明严厉谴责称:“这是无视人的尊严,轻视生命,从国际性伦理规范来看也脱离常轨。”

声明称尚不清楚基因编辑婴儿是否真的诞生,同时强调“该行为践踏出生女婴在身体、精神、社会层面的安宁,强烈要求从事研究及医疗的所有人不要有同样的非伦理行为”。

对于上述研究人员解释称基因编辑的目的在于防止艾滋病毒从父亲传到孩子,声明指出“也有其他防止传染的方法,并不存在医学上的必要性和妥当性”,断言其“影响会波及后代,且对人类这一物种的影响也不透明,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

据大纪元报道,中国官方11月29日宣布暂停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的科研活动。但此前贺建奎的研究“成果”被官媒正面报导,在引发国际强烈谴责后,事件至今仍在发酵。

该报道说,本以为获得“巨大成功”的贺建奎被官方“抛弃”。

这项基因编辑技术发明于美国而且并不复杂,国际科学界严禁用于人类。分析认为,这一各国无法接受的研究在中国发生,显示贺建奎是在政府的支持下,在中共制造的无神论大环境中“无法无天”,才敢触碰道德伦理底线。

周四(29日),中共官媒新华网报导,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技部、中国科技协会等三部门负责人说,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性质极其恶劣,已经要求有关单位暂停相关人员的科研活动,对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予以查处”。

中共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周四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基因编辑婴儿“公然违反国家相关法规条例,公然突破学术界伦理底线,令人震惊。”

中科协表示取消贺建奎第十五届“中国青年科技奖”的参评资格。国家卫生部门正在对贺建奎进行调查。

据报道指,但首先报导、并正面报导贺建奎“基因编辑实验成功”的消息,是由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周二(27日)做出的。随即科学界内外发生震荡,贺建奎的研究受到强烈谴责。

此后中共官方的态度紧急发生反转,中国遗传学会、中国科协生命科学学会联合体以及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都相继发表声明,谴责将基因修改用于生殖目的。

贺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广东省和深圳市卫生委员会还宣布对贺建奎的实验进行调查。

不过,贺建奎本人似乎还不知道被调查。周三(28日),他在香港第二届基因编辑国际峰会上侃侃而谈,说为这项医学上的突破感到自豪。

贺建奎称,他和他的团队为丈夫携带艾滋病毒的一对夫妇成功修改了他们的双胞胎胚胎的基因。实验共有7对夫妇参与,“露露”及“娜娜”是实验中第一对诞下的婴儿,他对自己的研究感到骄傲,若有需要,也会试着为自己的婴儿做基因编辑。

当被问到国际有共识禁止给胎儿做基因编辑,为何选择越界?贺建奎说,3年前曾在科学研讨会上公开分享过数据并获得回应,临床研究前有问过专家关于伦理和科学的意见。

对于研究资金的来源,贺建奎透露3年前开始研究时由大学支薪并有资助(funding),自己的公司则没有提供资金。陆媒报导,贺建奎至少是7家公司的股东,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且是其中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7家公司的总注册资本为1.51亿元人民币。

前上海某大学理学教授草祭在推特上表示,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实验,是由中共上层推动,南科大负责实施,贺建奎具体执行的一项秘密计划。从上亿资金、贺作为“千人计划”引进南科大、这么多人被试验等,可知没有国家的力量绝对办不到。

时评人士承山表示,贺建奎本以为“编辑基因婴儿”的出生能使他的事业更上一层楼,却意外地遭受重创,不但在世界上恶名远扬,而且被支持他的政府、大学抛弃。草祭则认为,贺的问题是“不小心泄露了国家机密”,这才是他要面对的,也是他“最大的麻烦”。

报道指值得思考的是,这个被视为潘多拉式盒子、不能打开的技术,为何竟会在中国被当作科技新成就公开出现?

据香港经济日报分析,最主要原因有三:一是社会道德沦亡、不少人为利打破所有底线,医疗界更是重灾区;其次,有关监管机构缺乏必要的敏感性和警惕性;最后,一些科技骗子利用国人渴望在科技创新上摆脱落后的心态,搞一些离经叛道或弄虚作假的项目,从中获利。

实际上,承山说,西方基因科学家已经完全能够编辑修改基因,但是在信仰和传统尚存的地方,科学无法控制后果的探索在最后关头能够被遏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