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巴黎「自由谈」沙龙纪要:张博谈「词语之夜的抵抗战士――勒内.夏尔」

media
夏尔诗集中译者张博在沙龙演讲 摄影胡嘉兴

今年是法国二十世纪中叶最重要的诗人之一,被誉为继兰波后法语最伟大的诗人勒内·夏尔(René Char,1907-1988)逝世三十周年纪念。一本由旅法学人张博倾心翻译的夏尔代表诗集「愤怒与神秘」,作为首个中文完整版,月前由译林出版社“俄耳甫斯诗译丛”隆重推出,谨向这位“词语之夜的抵抗战士”致敬。甫一出版,即受到业界的高度重视和好评。

 


巴黎「自由谈」沙龙纪要:

张博谈「词语之夜的抵抗战士――勒内.夏尔」

 

安琪

 

诗人不能在语言的

平流层中长久逗留。

他必须在新的泪水中盘绕

并在自身的律令中继续前行

  勒内·夏尔 《愤怒与神秘》(张博译)

 

今年是法国二十世纪中叶最重要的诗人之一,被誉为继兰波后法语最伟大的诗人勒内·夏尔(René Char,1907-1988)逝世三十周年纪念。一本由旅法学人张博倾心翻译的夏尔代表诗集「愤怒与神秘」,作为首个中文完整版,月前由译林出版社“俄耳甫斯诗译丛”隆重推出,谨向这位“词语之夜的抵抗战士”致敬。甫一出版,即受到业界的高度重视和好评。

「愤怒与神秘」被法国学界视作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的作品属于“早期夏尔”,而从这一部作品开始,夏尔进入了一个诗人真正的壮年。颇负盛名的法国文学家加缪(Camus,1913-1960)称之为“法兰西诗歌给予我们的惊人之作”。

值此契机,10月20日下午,巴黎「自由谈」沙龙邀请译者张博先生莅临沙龙演讲,题为「词语之夜的抵抗战士  勒内.夏尔诗歌品读」,旨在走近诗人,在这位存在者的存在空间里,感悟诗之于诗的本质,领略这位人文主义抵抗战士的刚烈与温情。

沙龙合影,张博(前排右2)、秦三澍(前排左2)、徐磊(第二排右1)为本沙龙引人瞩目的巴黎“文坛三杰”。 摄影胡嘉兴

勒内·夏尔曾于1920年代末至1930年代初投身超现实主义运动,稍后与之渐行疏远。作为二战时期法国南方抵抗运动普罗旺斯地区的游击队领袖,夏尔在与纳粹抗争的同时保持着他的诗歌创作,但拒绝在任何刊物发表,直到1945年二战结束后才正式回归诗坛,连续发表「唯一幸存的」、「修普诺斯散记」、「粉碎诗篇」,并于1948年在收录这三部作品的基础上推出了他的成名作《愤怒与神秘》,系统收入了他从1938年到1947年间的诗歌作品,其中既有完整绵长雄奇险峻的散文诗,也有类似日记的短句散记,“记录了抵抗运动中诗人的生活场景、处境以及所思所想,从碎片化的叙述中突显出整体感”(张博语,后同)。日后夏尔将此概括为“群岛般的话语”,亦即“在海面上露出的一个个看似孤立的岛屿下面,有一个不可见的基座将它们彼此相连,使他们成为群岛而非孤岛,而这个存在于世界深处的本质性基座只能通过分散的岛屿去加以感悟和捕捉”对此,法国诗歌形式史研究专家米歇尔·缪拉(Michel Murat)评价说,这部诗集“决定性地诗化了散文诗,强烈地收缩了散文诗分散的各种属性,将其规定为诗歌的主要形式并将断片的权威地位笼罩其上。”

译者张博,生于1987年。2009年获得南京大学文学院学士学位, 2010年旅法求学,在巴黎索邦文学院攻读硕士及博士学位,研究法国二十世纪诗学以及中国现代诗学。

“邂逅”夏尔,似乎是一种宿命。当年夏日的某个黄昏,初到巴黎的张博,在巴黎塞纳河畔的绿色旧书摊上,一本泛黄诗集的书名“愤怒与神秘”让他若有所思,随手翻阅,“唯一幸存的”、“人逃离窒息”这几个诗句连续跃进眼帘,他一下子被深深吸引了,自此欲罢不能。在之后系统阅读夏尔的诗作中,张博“被他强烈的诗歌火焰彻底打动”,视夏尔为他生存信念的诗人。

夏尔的诗,刚烈而温柔。在张博看来,作为一部浸染着人文主义抵抗氛围的诗集,诗人始终坚守“诗第一位要挺身反抗的就是人性潜伏的虚弱”,将爱、暴力、反抗的诗歌主题,融合在对生命尊严、对人性的思索考察,以及对美的追问中张博指出:「愤怒与神秘」超越了一时一地的情境,成为了一场与世界之荒诞、人性之平庸的永恒战斗,跨越布满灰尘的时光,至今熠熠生辉。而夏尔“不写顺民诗篇”的创作态度,也在人格上开拓着后来人的道路。在风格方面,这部作品既保持了超现实主义诗学强烈的词语内聚力,更展现出诗人朝向他人的开放与关照,在给予读者深沉的生存伦理关怀的同时,保持了绝对的美学质量。正如法国著名作家、思想家莫里斯·布朗肖(Maurice Blanchot,1907-2003)所称,夏尔的诗作是“关于诗学之启示的诗学……关于诗之本质的诗”。

首本抵达巴黎的夏尔诗集『愤怒与神秘』中文版 安琪提供

2012年,张博完成题为「阿尔贝.加缪与地中海世界」的论文,获得硕士学位后,继而以勒内.夏尔的抵抗诗学为主题攻读法国文学博士学位。在此期间,他立愿“让诗人以及他的诗集以更本真的面貌出现”。他用了三年时间,潜心研究和翻译了夏尔的「愤怒与神秘」,并为《当代国际诗坛》第九辑编译勒内·夏尔专辑。酷爱夏尔、见证了张博翻译全过程的法国著名诗人伊夫•贝杰莱(Yves Bergeret)在序言中说,“无论是夏尔的人生还是创作,他都保持着个体的独立与粗粝,因为他决不给予自己或任何人舒适安稳的栖居。而张博先生的中文翻译也正因此选择以这夏尔的方式,赋予自由最具活力的食粮。”

张博的演讲生动精彩,感情真挚。他说:勒内·夏尔的诗短小而简练,却迸发着强大的语言密度,跃动着震撼人心的美……而他对诗的态度,就是以诗歌的火焰与艺术的光芒坚强地守护灵魂的纯真。他的诗句如淬火的利剑般劈开人类内心的黑暗,如烛火般在暗夜中闪光。夏尔的诗歌为人类的生存确立起坚实的维度,坚定地在大地上栖居,抵御平庸与荒诞的侵袭。他对于词语的使用本身,也在不断敲打着流俗,让每一个词重新在根源处绽放光彩。张博这诗意盎然的语言,雄浑有力,将夏尔式的“断片式史诗”,阐释的淋漓尽致,扣人心弦。

夏尔诗歌的词语力量,让他得以与许多画家成为朋友。艺术大师赵无极与夏尔的交往,就是一种诗画结缘。1957年无极为夏尔的诗“花园里的同伴”(“Les Compagnons dans le Jardin”)配了四幅版画,至此他们长期合作,结为密友。无极多年后得知被家人长期隐瞒的父亲在文革中受迫害致死的消息时,“顿感 ‘长矛当胸穿透’(夏尔诗,下同)”,他终其一生,都在以绘画阐释“存在的自由”和父亲那“无法澄清的生命”(安琪「无极的世界」)。在此,惟有夏尔的词语,能够表达大师那无法释解的情殇。1973年,赵无极以巨幅绘画向这位诗人致敬(Hommage à René Char)!

本期沙龙特邀嘉宾为青年诗人、法国高师文学博士候选人秦三澍先生。这位从事20-21世纪法语诗歌的研究和译介,兼及汉语当代诗批评的青年才俊,带着一本译稿打印版出席「自由谈」沙龙,诗人性情跃然。

稍早由科学家徐一鸿和他的夫人王家纬引荐的沙龙嘉宾徐磊先生,作为巴黎索邦大学文学和对外法语教育双硕士,他正在进行中的博士论文为法国16世纪的爱情诗歌。与此同时,他还兼任Philharmonie parisienne交响乐团第一小提琴手、在索邦大学和巴黎政治学院教授中文,并从事翻译等工作。一年前和张博在沙龙相遇后,两人相见恨晚,在夏尔诗集的翻译过程中,他们多次品酒长谈,推敲细节。

沙龙与会者包括书刊编辑、记者、学人、艺术家、诗人和自由撰稿人等,气氛热烈,引人入胜,演讲时间不断延长。看到出版社寄给张博的样书, 大家同声称道,一时竟有“巴黎纸贵”之感,当场有多人向张博“订购”。

演讲结束后,大家举香槟向张博表示祝贺和感谢,参与者并分别朗读了夏尔的「狐巢的魅惑」、「引领」、「引力――囚徒」、「半影」、「多内巴赫·穆勒湖」、和「我栖居在一种痛苦中」等诗篇。此刻,与会者和诗人共鸣,时间向深处流动,窗外的世界变得遥远。几乎同一时间,北京单向空间举办新书沙龙活动,就这套诗歌译丛展开讨论。其中,夏尔的「愤怒与神秘」,口碑以9.7名列榜首。

这里,夏尔的诗句恰如其分:“美,在经历漫长等待之后涌现出共通的事物,穿越我们洋溢幸福的田野,去连接一切可以被连接的东西,去点亮我们的黑暗集束中一切必须被点亮的东西。”

(图片摄影:胡嘉兴)

 

附勒内•夏尔诗三首:

 

狐巢的魅惑

你,已然懂我的人,绽开的石榴,铺展典范般欢乐的晨光,你的脸庞,它现在怎样,愿它永远这样。它如此自由以致天空无尽的黑眼圈与之接触时亦曾收起,你的脸庞微微开启与我的相遇,为我穿上你想象力的美好街区。我在那里停留,对自己彻底未知,在你的阳光磨坊内,为继承一颗打破枷锁的心灵中无尽的财富而狂喜。在我们的欢乐之上躺卧着随转动渐趋力竭的巨型水车掷地有声的温柔,在它的训练结束之时。

对于这张脸  没有任何人曾瞥见过它  ,对美的简化并不显得像某种残忍的节省。我们已如此完满地生活于例外之中唯有我们知道如何摆脱生命的奥秘里非此即彼的面貌。

记忆之路既已覆满了凶兽不可避免的麻风,我便在一种纯真中找到了庇护之所,在那里有梦的人不会老去。但我,在这首属于你的颂歌中把我自己视作与我的化身相距最远的人,有无资格强求自己比你幸存更久?

 

我栖居在一种痛苦中

不要委托这些与秋天同源的温柔去支配你的心,它们从秋日借得平静的步态与和蔼的垂暮。眼睛过早地眯起。苦难只识得只言片语。宁愿你毫无负担地睡下:你将梦见明天而你的床铺对于你将更加轻盈。你将梦见你的家不再有窗玻璃。你急于把自己与风结合,与那用一夜跑遍一年的风结合为一。其他人将歌唱悦耳的混合,歌唱那只会体现沙漏巫术的躯体。而你将斥责那不断重复的感谢。之后,人们将把你视为某个崩解的巨人,某位不可能之物的领主。

然而。

你仅仅增加了你夜的重量。你已重拾高墙中的垂钓,重拾无夏的酷暑。你狂怒地对待你那身陷慌乱关系的爱人。盘算着一座你永远看不到建起的完美居所。何时才是深渊的收获季?然而你已使雄狮之眼爆裂。你以为看见黑色薰衣草上方美在穿行……

是谁,不等把你说服,曾再一次,把你向高处略略升起?

这里不存在纯洁的坐席。

 

引力――囚徒

如果他呼吸他在想念

那石灰知己间的刻痕

在那里它夜的双手铺展着你的身躯。

桂冠使他厌倦,

匮乏令他坚实。

 

哦你,缺席的独一声调,

纺织硝石的女工,

在那固定的厚度背面

一把无龄的梯子掀开你的面纱!

 

你赤裸地向前走去,浑身扎满肉刺,

隐秘,温和,无拘无束,

联结着倦怠的土地

却与狱中粗莽的男子内心亲密。

在把你啃噬时时光增长,

比那在骨骼深处引起剧痛的云更加冷漠,更难攻克。

 

                        *

我用我全部的欲望

影响了你清晨的美

为了使它绽放并获救。

 

随之而来的是无关东方三王的醇酒,

是你三角区的震颤,

是你双眼的劳作

还有那直立于水藻上的砂石。

 

一种日照的芬芳

守护着即将诞生的一切。

 

备注:巴黎「自由谈」沙龙于1996年4月发起迄今,特点是专题演讲和讨论,范围包括政治、经济、历史、哲学、文学艺术等方面的内容。主讲者包括国内外学人学者、专家、艺术家、作家、记者和自由职业者等。曹思源、栗宪庭、秦晖、徐友渔、滕彪、莫少平、许知远、司徒立以及台湾作家李昂、旅殴艺术家杨诘苍、科学家徐一鸿等等,都曾莅临沙龙做专题演讲。二十多年来,沙龙主要参与者的年龄结构发生了变化,从当年的40-60后,到现在的50-90后,年轻一代的思考力和对人生的态度、抉择,带给沙龙一种新的碰撞和激励。沙龙提供一个思想交流碰撞,享受文化,滋润心灵这样一个机遇。

沙龙宗旨:本真-理性-尊重-宽容。

沙龙主持人:安琪

2018年10月30日于巴黎

香港「前哨」月刊12月号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