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报纸摘要
rss itunes

法国公民: 我母亲如何被关入再教育营

作者 杨眉

法国的观点周刊网站近日刊登了一篇有关新疆维族人的文章,介绍的是一家在法国生活多年维族人,这家的母亲如何在返回新疆之后随即遭拘押,之后,确认被关押在一家再教育营。两年之后,家人甚至不知晓她是否依然活着。

现年26岁的大女儿古尔胡嫲向观点周刊记者讲述了他们家的故事。她的父亲2003年最早来到法国,在几经周折之后找到了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工作,三年之后,她们母女三人也来到法国,2012年她们以政治避难为由加入了法籍,但是,母亲是一家四口中唯一保留中国国籍的人,因为她希望能够自由出入中国国境,经常回家探望居住在新疆的父母。最近几年来,她每两年都回新疆并没有遇到任何困难,2016年的11月份,她母亲以前在新疆公司的老板要求她赶快回家,办理提前退休手续。当时外界对新疆的再教育营等情况缺乏了解,而且,这位老板也是他们的家的朋友,所以,这家的母亲就没有怀有任何戒心的背景下于十一月底返回新疆。但她回去之后,就在被当地警察没收了护照,并且受到了拘押,之后,虽然被释放,但却继续被监视居住,她的护照也继续被扣留。之后,在整整六个月的时间内,在法国的家属就与她失去了联络。任何在新疆的亲属或者朋友都不敢向外界披露任何有关她母亲的消息,因为,否则他们将面临严酷的镇压。父亲因此消瘦了二十公斤,全家人都陷入担心恐慌之中。

六个月后,古尔胡嫲收到一封来自法国外交部的信函,得知她母亲已经取保获释,她被指控“扰乱公共秩序”,被关押在再教育营,等待调查结果。她母亲被允许与家人通了一次电话,她在电话中要求家人给她送内衣内裤。古尔胡嫲通过多种渠道打听再教育营的状况,据她了解,他们三四十人被关押在同一间房间,一个月只能洗一次澡,他们成天东奔西走,不能安宁,必须学唱爱国歌曲。曾经在新疆再教育营工作过的一位电工向外界透露,在营内,连厕所与洗澡间都受到监视,洗澡时必须穿着衣服。他们与家人通话时都受到监听,他们被告知哪些可以说,哪些不能说。

观点周刊评论说,根据人权观察等人权组织的披露,新疆目前大约有八十多万维族人被关押在再教育营,按照新疆当局的说法,这是为了展开大规模的反恐与反分裂运动。声称要彻底改变新疆的气氛。古尔胡嫲向记者披露说,在她认识的所有的维族人中,都有熟人被关押在再教育营。

在北京的法国领事馆建议古尔胡嫲不再从事任何政治活动,古尔胡嫲已经停止参加法国的维吾尔族学生组织Oghouz,虽然从网上的介绍来看,这一组织是一家不带有政治以及宗教色彩的组织。

古尔胡嫲一家加强与法国政府方面的沟通,两个月前,他们受到了法国外交部的会见,他们被告知,法国总统本人了解她母亲的状况,但是目前由于她母亲尚未加入法籍,所以,她不能享受维也纳公约中涉及外国公民保护的条款。法国外交部建议他家招聘有知名度的律师,但是律师一开始就要求两万欧元的诉讼费,并且倘若成功还必须支付二十万欧元的结案费。

古尔胡嫲向记者透露,据她所知,已经有多个维族人通过外交途径获释,这就是为什么她在今年七月致函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日又在网上发动了联署签名活动,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获得了七千多个签名。此外,古尔胡嫲还会见了法国的人权大使弗朗索瓦·克罗盖特,不过,她也表示,开始感到绝望,因为她的母亲已经回新疆两年多,她甚至都很难肯定她今天是否依然活着。 但是,她认为还是应该坚持发声,因为否则就会太晚了。

中国政府为何要铲除维吾尔人文化与信仰?

Grace孟:孟宏伟对中国法律充满信心

中国两名异见人士成为两岸紧张关系下的人质

华为事件背景下一加拿大人被改判死刑

费加罗报:中国经济放缓现象日益加剧

法国最富裕的人群可能要缴付更多的税款

进入第九轮示威的黄背心运动引发暴力升级担忧

法黄马甲运动:全国大讨论未启动已争议纷纷

黄马甲抗议运动继续引发各方评论

中国打击维吾尔人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黄背心第八周游行 人数减少 暴力不减

中国探测器在月球背面着陆凸显其太空野心

习近平再次以战争威胁台湾接受统一

《回声报》:2019年欧洲不要再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