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微言微语
rss itunes

圣诞和毛诞

作者 桑雨

12曰25日和12曰26日是两个非同寻常的日子,一个是圣诞日,一个是毛诞日,一个对应西方普世价值观;一个对应中国特色价值观;庆圣诞还是庆毛诞,在中国社交平台引发激烈辩论,对耶稣基督与毛泽东二人各自代表的三观的认同也成为撕裂网民的分水岭。 正如微博网友程凌虚所说:“米塞斯认为,人的行动跨越两个世界,第一个是人的精神世界,第二个是现实世界。而行动的结果是两个世界共同决定的。过去的这两天,左右撕逼,不亦乐乎。其实,12月25日,12月26日,这不是一天的距离,而是千年的距离,是文明与蒙昧的距离;是人与类人类的距离。只有良心一点一点的发现,才能回首看清那个荒诞的岁月。可是,几代人的忍受,换来却是一个未知的结果!”

认同毛诞的人,上传各种抵制圣诞节视频,在一个视屏中可以看到一位中学教师带领全班同学庄重宣誓“拒绝洋节,从我做起”,“说中国话,吃中国食,穿中国衣,用中国货,过中国节,做中国人。”

认同圣诞的人则发圣诞卡,卡上的文字是:“老子偏要过圣诞,还有情人节,复活节,中秋节,万圣节,过一切富于人性之美和人性之趣的节日,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你在井冈山,我在耶路撒冷”

要知道,中央并没有明文禁止民众过圣诞节,只是强调要坚持基督教中国化的方向,为此我特意在网上搜出近年来 在中国北方平安夜 民间上演的豫剧福音剧《约瑟格林》,其中一段《耶稣娃》唱词是这样的:“冬至过了那三整天,耶稣降生在驻马店。三仙送来一箱苹果,还有五斤肉十斤面。小丫鬟手拿红鸡蛋,约瑟夫忙把饺皮擀。店小二送来红糖姜水,喊一声:玛丽亚大嫂,你喝了不怕风寒”。

有微友发帖说:“每年一到圣诞,总有那么一些义和团蠢货从大清的坟墓里爬出来丢人现眼,叫人们抵制洋节。自人类进入工业化社会以来,哪一样产品不是向西方学习而来,真正的所谓国货又有多少呢?按这些蠢货的观点抵制下来,岂不是让中国又回到农耕社会里去。 所以若要今天的中国人抵制什么的话,当务之急就是抵制这帮华夏滋生出的百年蠢货!”

另有微友发帖说:“抵制西方文化就是个伪命题,现代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已经融合进了西方文化,国家层面的各个管理职位都是外来词汇,难道要恢复皇帝太监的称号?法律层面的宪法 刑法 民法都是外来词汇,难道要叫共.产例律?就是共.产.党也是外来词,怎么抵制?”

一篇题为《我们坚决反对的西方价值观到底碍我们什么事了》的网文这样写道:“地球上的一些事真的很有趣。有的只有千万人口的小民族,为人类文明做出了与其人口比例不相称的卓越贡献,却一直平心静气;而有的十几亿的庞大民族,对现代科学几乎毫无建树,心安理得地享受现代文明成果,还总是愤愤不平。我们坐着西方发明的飞机,开着西方发明的汽车,点着西方发明的电灯,拿着西方发明的手机,甚至套用着西方的经济运行模式,但是有人说,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

网名叫“不忘初心走向共和”的作者继续写道:“西方价值观到底碍我们什么事了?因为西方政治观念里的权力来源,把人民选择看成是执政的唯一合法渠道,它让“打江山坐江山”失去了合法性,权力被关进了笼子,受到制约。现在,中国社会的发展已经到了需要把权力关进笼子的时候,这一点已成共识。”

一篇题为《圣诞老人今年还能来到神州吗》的网文这样写道:“法国有条谚语:蚕蛹如果只会自己照镜子,永远也不会变成蝴蝶。哈兹拉特·伊纳亚特汗也有个绝妙隐喻,蚊子从来不向周围的环境学东西,还要对它们嗡嗡地教育,所以永远不会拥有蝴蝶那样的美丽生命。八百年前,当火药制造术传到阿拉伯并转道欧洲大陆时,并没有引起当地人的恐慌,也没有人上街去抵制中国“鞭炮文化”的入侵。作为欧洲的中心,今天的巴黎更是文化包容的典范。在这里,没有人会担心中国的春节与大红灯笼高高挂会动摇巴黎的传统文化根基。 我们与其抵制圣诞节,不如海纳百川。让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国家,多一份应有的自信。”

中国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引热议

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灰色调头像引热评

华为公主孟晚舟被扣加国 国人议论纷纷

中国网民谈华为孟晚舟被加拿大扣押案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为什么会出现在中国?

高考报名的政审幽灵为何重降中国?

重庆22路公交车坠江 当下中国社会的浓缩图

环球时报离谱高调报道日本首相访华

陈宝生展望中国教育未来的豪言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