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解说
rss itunes

美中经贸战略关系走向解读不同:事情正在起变化

作者 弗林

美中作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双方就经贸领域冲突为期9个多月的谈判于近日,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指控中方对已经敲定的协议内容突然反悔,指责北京蓄意拖延谈判时长,因此决定进一步增加对华商品关税税率,在迫使中国政府采取反制措施后,双边关系的紧张局势继续升级。

此外,特朗普政府还在本周就领先全球5G网络推广的华为问题,对这一著名中企发动围攻,不但签署禁止“外国敌对势力”进入美国通讯系统的总统行政命令,阻止华为入主美国市场,并将华为列入限制购买美国零件和技术的名单,抑制其自身的集成和对外生产与发展能力。一时间,在贸易谈判达成协议结局被无限期推迟的情况下,各大媒体就美中两国是否进入“新冷战”,或其所包含冲突基本性质的问题成为了各方关注和分析的焦点。此外,在现今双方复杂局势中,美中官方的表态又透露出哪些讯息同样令人值得关注。与中国方面有关贸易战的分析和报道在官方的严密控制下,难以在同一时段出现不同声音的局面不同的是,美国共和和民主两党政界精英虽然在国内外其他政策上,及对特朗普执政等关键性问题上分歧严重,甚至动用各种力量在国会和政府日常运作中打成一片,但两党在对华政策,特别是与中方进行的经贸谈判,及其所涉及的美方指控中方所采取的“强制性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等症状性问题上的判断则是空前的一致。

尽管仍有议员对特朗普以单方面施压的方式,同时与中国、日本和欧盟等各方采取贸易发难,破坏他们眼中全球“自由贸易”局势存在保留意见,但仍在就是否应以“通俄门”及其衍生事件,向特朗普发起弹劾动议的民主党内部,其主流声音在对华经贸纠纷上,却也是提出了在其他领域对总统政策罕见的支持态度。自白宫正式宣布将2000亿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税率上升至25%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参议员、民主党大佬舒默(Chuck Schumer)就曾宣称:“对中国要坚持下去。特朗普总统,不要退缩。力量是战胜中国的唯一方式。”而受到工作外流严重影响的中西部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也表态称: “中国欺骗伤害美国工人太久了。关税将中国带到了谈判桌前,现在我们已经在那里了,总统必须确保真正的改变,以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分析人士指出,在2020年美国大选到来前,尽管民主党人表现出支持特朗普对华贸易施压的态度,但一旦美中双方不能就特朗普此前宣称的所有条款达成一致,他则会在选战中遭受民主党人的强力批评和施压。这也是特朗普对匆促签署协议的一大顾虑。

不过,人们不禁还是要问,是什么让美国政界精英在对华经贸分歧上,给予了必须要现在和北京出头的共识呢?这显然是一个涉及到双方近数十年来历代政府的政经发展对策,及两国当下领导人对时局战略分析和采取相应政策不同,所导致现状的宏大问题。但可以观察到的是,在美国政界目前的主流声音中,随着自竞选以来一直将中国问题视为,当今美国主要面对挑战的特朗普执政两年多来,政界精英们的对华态度发生了可谓是近30多年来的最大转弯。特别是在对华贸易战话题上,存在着以曾经是白宫首席战略分析师班农为代表的战略强硬派,以支持奥巴马前政府所提出,美国通过与盟友采取TPP多边协商对华施压的民主党替代声音,以及上文提到的共和党建制派对自由贸易的坚持者,和以前副总统、2020年民主党初选热门拜登为代表的,在对华施压上看似并不热衷的“往日依旧派”及温和派等。在这些对中美战略关系走向的不同分析中,正在美国舆论中一步步进入主流的就是班农派的理论分析。

他们认为,中国在过去的数十年中就已经开始对美国等西方工业民主国家发动“经济战争”和“信息战争”。而目前中美间的贸易谈判则是这一意识形态对立的“经济战”中,围绕停火协议而不是完全解决问题的努力。班农提出,虽然中国在过去作为世贸组织成员国,并未完全遵守承诺进行改革,以WTO规范发展本国经济,但中方于近年来正在中共领导层意识形态的突出领导下,通过包括以连接欧亚大陆;控制全球主要海洋瓶颈和将美国从太平洋西岸驱除出境为目的的,包括“一带一路”项目在内的三大地缘政治战略,及力图取得21世纪近乎所有关键产业领先优势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来达到中方领导层所期望实现的崛起目标。而他认为,通过这些其口中“人类史上都不曾有过在同一时期采取的战略目标和手段,北京希望建立一个取代美国20世纪战后模式的极权式国家资本主义霸权统治”。他并于近日在《华盛顿邮报》拟写了题为,“我们正在与中国进行经济交战,妥协没有意义”的评论文章,并采用六个方面提出佐证,强调“当下的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劝说特朗普当局不要在这场跟中国的“经济战争”中妥协。

这是由于该派认为,虽然经济战中或会有双输的局面出现,美国经济在短期内会受到贸易战影响,但在涉及到国家长远利益和全球走向的政治战略斗争中,则必有输赢。可谓是明显的冷战思维重现。值得一提的是,班农的这一分析不但逐渐在美国极右翼和共和党内部引发共鸣,而他在文中所提到的两国经贸纠纷具体症结上,特别是规劝特朗普不要对华让步的态度,也得到了一些民主党著名知识精英的赞同。他们中最为显著的就是《纽约时报》外交事务专栏作者、普利策奖三度得主托马斯·弗里德曼(Tom Friedman)。就在月初刚写下题为“如何打败特朗普”的弗里德曼在班农的这篇文章发表后,便登上CNBC电视节目与班农对话。弗里德曼在节目中对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政策观点提出认同,并加以支持。他对主持人说,“我们之间可以对特朗普是否是美国应得总统人选的问题存在分歧,但我可以完全肯定的是,特朗普是中国当下应得的美国总统人选”。他称,我们需要有人能处理两国之间偏离的经贸关系。弗里德曼称,在双边经贸往来中两大变化致使偏离的出现。

他说,第一中国已经在科技前沿领域与美国开展同等竞争。他举例称,“中国制造2025不再是中方购买美国大豆,美国向中国出售波音客机,而是有关人工智能、航空航天装备发展等尖端领域的较量”。弗里德曼称,第二很多这些尖端领域的科技能同时为民间和公共领域服务,“掌管你家中面包机的科技也能用于发射导弹”。他担忧,特别是就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超级计算机的发展,如若中方采取一贯的国家发展和垄断模式先在国内发展企业规模,后向外出口占领市场这则变成了美国的一大战略威胁。弗里德曼还表达了在不同价值观下,对华为5G推广安全性的担忧。但与班农不同的是,他则希望当局能联合盟友以TPP的形式就经贸冲突向中方施压。

中国方面,自班农的文章在《华盛顿邮报》登报后,官媒以电视和报纸的多重形式,对班农其人和他的观点加以强烈批评。新华社接连转载,标题为“班农之流才是美国之敌”,“歇斯底里的班农煽动美国陪他发疯”的文章。中方文章强调,“班农在文中指责中国一直在与工业民主国家开展‘经济战争’,事实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为全球搭建了共商共建共享的最大平台,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公共产品。再比如,他宣称美中贸易争端是‘根本冲突’,怂恿美国坚持关税,充斥着极端好战思维,罔顾‘贸易战没有赢家’的历史教训,也违背了全球民意。还有,他攻击中国‘盗窃’、‘掠夺’,更是毫无根据的胡编乱造、无端指责”。文章还称,“班农最具敌意的言论是他污蔑中国想成为‘全球霸主’,更是反映出其根深蒂固的霸权思维。”评论员还抨击班农代表的是“新麦卡锡主义”,并称“眼下,在美国国内上窜下跳、抱着‘零和’博弈和强权政治旧思维不放的新右翼,才是美国真正的敌人。”

另一值得关注的是,新华社在周六刊登的一篇题为“新华社评论员:千磨万击还坚劲”的文章中,对美方的“知识产权盗窃和强制技术转让”指控加以完全否认。文章写道,“大致说来,美国的霸凌主义有七副‘面孔’:其七曰信口雌黄,美方恶意夸大对华贸易逆差,罗织‘盗窃知识产权’‘强行技术转让’‘中方出尔反尔’等‘莫须有’罪名抹黑中方,炮制‘美国吃亏论’‘加征关税有利论’‘对华文明冲突论’等蛊惑美国民众,为其发动贸易战编造借口。”文章提出,“天下苦‘霸’久矣!美方的霸凌主义,‘洒向人间都是怨’,让全世界很受伤。” 文章称,“美方一意孤行,推行霸凌主义,导致贸易战烽火四起,伤的是全球产业链的筋骨,断的是国际贸易的血脉,挖的是国际规则的墙脚,毁的是国际秩序的根基。”其还引述马克思的话说,“如果斗争是在极顺利的成功机会的条件下才着手进行,那么创造世界历史未免就太容易了。进行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我们既要有敢打的决心、必胜的信心,也要做好打攻坚战和持久战的充分准备。”

美国测试中程导弹 莫斯科称不会陷入军备竞赛

特朗普证实售台F-16V战机 台湾表示欢迎

香港举行818大集会 要求政府回应五大诉求

美国推动对台军售 北京称将强烈回应

衰退担忧突袭 特朗普竞选集会上辩解经济和对华贸易政策

经贸松而政治紧? 特朗普威胁将中美贸易战与香港挂钩

打人和阻止乘客登机 会减少香港示威的国际声援吗

林郑月娥“五痨七伤”说恐令香港民运更激烈

贸易战升温 韩国把日本从白名单中剔除

美朝关系:平壤试射导弹 美国如何应对

香港持续发生集会游行 英国呼吁进行独立调查

印度总理许诺将更好地发展查谟和克什米尔经济

反送中两行动不如预期 中国称香港示威是美国作品

美国前财长和中金公司都否认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

中美贸易争端扩至“汇率操纵”战场 金融海啸又将来临?

美俄中导条约失效为大国军备竞赛松绑?

“关税人”突爆发 “钟山派”新崛起 中美贸易战可有的打了

签协议中国拖美国逼 上海谈判“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