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元朗袭击暴力“黑化”致使香港撕裂加剧 港府内出现规模反对声音

作者 弗林

香港社会在过去数周以来,围绕着反对由特首林正月娥领导的港府强行推行修订《逃犯条例》,及未能完全有效回应反对民众提出的“五大诉求”所引发的社会抗争仍在持续,并有矛盾进一步复杂化和激烈化的倾向出现。

特别是在刚刚过去的由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等团体发起的“721游行”中,除了有警察驱赶示威民众的常规警民对峙再现外,不但有少数几名遮掩身份的激进极端示威者向国徽泼墨、并在中联办外涂鸦,更是首度出现了上百名手持凶器,统一服装的疑似黑社会成员以暴力私刑围殴的方式,对元朗地铁站及附近区域的行人、民众和回归的抗议者进行了无区别的攻击。这一发生在当晚,于警方长达数十分钟未能有效到场阻止的暴力惨剧至少造成了45人受伤,一人伤势极为严重。分析人士指出,在当下林正月娥和港府拒绝完全回应由民众提出的“反送中”诉求的情况下,相关的抗议活动所争取的目标正面临着被极端人士将运动和舆论走向绑架,及疑似黑社会势力介入香港社会政治事件和政见分歧,非法打压性暴力升级,致使民众和当局信任脱节和香港社会进一步撕裂的,对任何一方都不会有任何好处且令人不容乐观的局势发展。

元朗是香港十八个地方行政区位置最西北的一区,与对岸的深圳仅一水之隔。事发当晚,有民众发现成群结伙、年龄不等、统一身穿白色T恤上衣等,他们大多人中手持棍棒的不明身份人士开始在元朗区内多个地点集结。不久后,便有包括元朗西铁站内及路上附近区域的民众被指,遭到了多批白衣人的无区别暴力袭击。通过网络流传的视频记录可以看到,有当天身穿黑衣可被认为是白天示威参与者的人遭到白衣人群殴围攻外,而在地铁站内等多个区域白衣暴力分子则毫无区分地对地铁车厢内的乘客、地铁站内等车出入民众、路上行走的行人、到场记录记者,甚至包括立法会的民主派议员林卓廷等,进行不分男女老手的棍棒及拳打脚踢的暴力袭击。更令民众感到不解和质疑的是,在整个暴力事件发生的过程中,据警方事后公布的时间点显示,他们在当晚10时41分就已经陆续接到相关报案。

警方在11分钟后才派遣了两名警员到场,二人看到“近百人打斗”,并因“无法有效控制场面,故立即要求增援后”离去,直到近40分钟后的11点20分才有“40名身穿防爆装备的警察到场”,并最终在30分钟后撤离。也就是说,被认为与黑社会有关的白衣暴力分子有着至少40多分钟的时间,来享受对地铁内民众施加非法暴力并安全撤离,不受官方阻碍的“自由时间”。而根据香港01的报道,从元朗区议员黄伟贤与警方的Whatsapp通讯记录显示,他早在事发的两天前就已经通知一位警方负责人称,“乡事派‘吹大鸡’总动员,亦获回覆指会有部署”。而另一名元朗区议员麦业成也表示,他在周日早上10点半就曾收到消息,指“有人告知元朗三合会成员将动员,晚上袭击身穿黑衣的市民;于是他在中午12时通过Whatsapp通知元朗区一名警民关系科警长”,当时对方表示“警方已得悉事件,会安排部署”,又指“有同事在西铁站巡逻”、“一定有相应部署”,并强调“警方亦一直密切留意今日元朗的情况。”

然而,在这场大规模非法暴力袭击案发生后,警方就当晚元朗布防问题给出的回应则是,从警司刘肇邦的回答中可以大约概括为“当时案件发生众多,警方人手不足且对派遣警员应对西铁站暴力出现了第一次的预估错误,因此要二次派人抽调增援”。虽然此后有报道称,警方已经逮捕了11名疑似涉案的白衣人士,其中一人邓志学在机场企图潜逃时被逮捕。但围绕这一事件的发展却远未结束。据了解,首先在香港司法界,大律师公会周三发表声明强调,“香港居民享有人身安全及行动自由的基本权利,而保护市民的生命、安全及福祉乃任何负责任政府之首要职责,此职责凌驾任何其他职责”。声明还强烈谴责这一群有组织的不法之徒的暴行,并要求政府立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作出全面调查,并回应警方及高层人士在袭击事件中担当角色的社会疑问。此外,另有30多名包括大律师公会前主席陈景生、前副主席彭耀鸿等在内的法律界人士联署要求,林正月娥成立调查委员会就“元朗发生的事件并警方的不作为”,展开全面和独立调查。

声明称,元朗当晚“发生了数十年来,对香港的法治和秩序,以及市民的自由最严重的冲击,尽管香港警察未必与暴徒勾结,‘惟警方对暴徒视而不见,无疑更令人不安’”。另有消息显示,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尹兆坚已在当天到廉政公署报案,要求调查元朗警区指挥官、反黑组主管及有关警员涉嫌违犯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与此同时,在港府内部人员以匿名和公开的方式发表反对声音,对警方执法不及时,所谓元朗出现“无警时分”的质疑,对暴力的谴责也同样成规模的逐渐形成。周三晚间,港府五大纪律部队首长:入境事务处处长曾国卫、海关关长邓以海、消防处处长李建日、惩教署署长胡英明及政府飞行服务队总监陈志培罕见地发表联合声明。他们的声明提出,“就近日发生的连串暴力行为,已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威胁市民安全,会予以严厉谴责”,确定“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纪律部队,我们一直维护香港法治,致力维持香港繁荣稳定及安全”。声明中则未见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或涉及警方的内容出现。

此外,在港府公务员团队现有约3500名的行政主任(Executive Officer)中,已有近400名行政主任在当晚发表附上不同政府部门委任证,作为自己身份证明的匿名联署声明,指对林郑月娥处理《逃犯条例》修订及白衣人打人事件的手法“深表遗憾”,又批评“警方没有尽保护市民之责,‘更有勾结暴徒之嫌’,严重失职及违反专业操守,予以强烈谴责”。他们中不少人要求“政治问题,政治解决”,并促请当局正面回应“广大市民提出的五大诉求”,尤其是正式撤回修例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民间方面,针对白衣人暴力袭击事件,已有居民发起27日在事发地举行“光复元朗”抗议活动,并已与警方接触要求颁发“不反对通知书”,但是双方之间的会议被指“不欢而散”。除了这场集会外,相关抗议活动也将接续登场,包括有航空界员工发起26日在香港机场一号客运大楼接机大厅集会,呼吁机场员工参与等。据了解,目前相关抗议活动的申请已排至8月中旬。

而在周三早上,已有十多名黑衣抗议者在地铁站内发起不合作运动。他们以阻塞车门的方式防止列车离站,导致车流受阻,以此表达对港铁主管部门在元朗袭击事件中存在失职的不满。不过在近一段时间以来香港“反送中”的抗争中,分析人士指出,同样需要批评的是抗议人群中,激进极端分子的破坏行为,及有他们主导的诸如冲击中联办等破坏行为的出现。这些少数人的过激举动不但成为了当局批评惩治“暴徒”和引导舆论走向的负面典型,也只能会带偏反对《逃犯条例》抗争走向和国际社会对港人诉求关注的效应。自称未参加策划元朗袭击事件,但又被当地居民拍到在袭击当晚身穿白衣与一些同样身穿白衣的,疑似暴力人士握手寒暄,并竖起大拇指的建制派议员何君尧,被指其在屯门良田村的祖坟遭到破坏,骨灰被倒了出来,并被人用喷漆写上“官黑勾结”。

他位于香港荃湾、天水围及屯门的三处办事处也遭到抗议和损坏。周二晚间,40名香港建制派议员在多家港媒发布声明,并称“强烈谴责激进暴力分子恶意针对何君尧议员的一连串违法暴力行为”。北京方面,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在周三的记者会上指出,这段时间他们密切关注香港形势发展,特别是7月21日的游行及暴力事件,以及激进分子冲击中联办,对此,港澳办已经作出回应。就驻港解放军是否会介入香港事务,吴谦回答说:“在驻军法的第3章第14条已有明确规定”。而《驻军法》第3章第14条规定称,“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必要时,可以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香港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请求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后,香港驻军根据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命令派出部队执行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的任务,任务完成后即返回驻地”。

香港民权周日晚近9时宣布集会结束 港府重申全力支持警方

香港民主派与香港政府支持者星期六分别集会表达不同立场

习近平欣赏的胡锡进文风成中国官媒标配

法国黄背心和香港反送中有无可比性?

香港困局滑向危局:林郑寸步不让逼港人上梁山?

北京把“恐怖主义苗头”威胁大帽扣向香港示威者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对法媒谈香港危机及中美贸易战

香港如何“止暴制乱”:退让 戒严 出兵?

呛美国“自己犯错让别人吃药”,中国呢?

林郑态度刺激港人 警民冲突升级谁之罪?

扎帕塔还要“疯”下去:从体育运动走向科学发明的法国英雄

陈建刚律师一家逃离中国的故事再次警示港人

重判黄琦:北京对港人展示的祖国怀柔何处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