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罗兴亚人道危机让昂山素季形象一落千丈

作者 艾米

几个月来,缅甸无国籍的上百万少数族裔罗兴亚穆斯林人的命运越来越让国际社会感到担忧,据联合国统计,从去年十月份罗兴亚族群与政府军爆发冲突以来,共有23万多罗兴亚族逃离他们居住的若开邦,流亡到孟加拉国边界地带。在缅甸罗兴亚人危机中,采取镇压行动的虽然是缅甸军方,而全世界的批评矛头都几乎一致指向被认为是缅甸实权掌握者  国务资政昂山素季身上。

罗兴亚人的来源众说纷纭,但缅甸人认为罗兴亚人是从孟加拉国来的非法移民,但信仰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在绝大多数信仰佛教的缅甸长期受到歧视,两个族群冲突不断。罗兴亚人人口众多,而且有些几代人都一直生活在缅甸,但他们始终没有获得国籍,在缅甸境内受到行动自由,婚姻自由等种种限制。

从去年10月份发生与政府军的冲突后,军方镇压导致大量罗兴亚人选择走上逃亡之路,而上个月25号,一个被称作罗兴亚救世军的组织对若开邦的警察哨所发动一系列袭击以来,政府军方面实施镇压后至少有400人被打死。因为缅甸军方被指控摧毁罗兴亚穆斯林的土地,射杀平民,更引发此次近15万人的大逃亡潮。联合国粮食署表示,他们目前在孟加拉国为上万罗兴亚难民提供食物援助。

路透社记者在缅甸邻国孟加拉科克斯巴扎尔地区,目击一船又一船精疲力竭的洛兴雅人抵达边境小村庄夏姆拉普附近。根据联合国在当地工作人员的最新估计,12天来抵达的洛兴雅人计有14万6千名;使得去年10月以来逃往孟加拉避难的洛兴雅人总数达到23万3千人。孟加拉国当局表示,星期三上午三艘装载一批罗兴亚人的船只在两国间的水域倾覆,至少6人被淹死,其中三人是儿童。

另外,一些逃难的罗兴亚人在边境踩到地雷后手或脚被炸断,路透社援引孟加拉国政府一些没有透露姓名的消息来源的话说,缅甸军队在过去的三天里在缅甸和孟加拉国边境的一段埋设地雷。这些消息来源说,埋设地雷的目的可能是阻止罗兴亚人返回缅甸。周三,孟加拉国召见缅甸大使,要求就地雷问题作出解释。

罗兴亚人男女老少集体逃亡“地狱”般的画面传遍全世界后引起震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在被称为是“种族清洗”的罗兴亚人问题上的态度备受争议。就在大家希望她为罗兴亚人的命运疾呼的时候,她周三终于打破沉默,但却仍将有关西部若开邦暴力事件的“大量错误讯息”归咎于“恐怖分子”身上,对洛兴雅人大规模逃难的事却只字未提。昂山素季办公室张贴在脸书的声明并引述她说,政府“已尽全力开始保护若开邦的所有人民”。

评论普遍认为这个声明被认为是更让她的人权卫士的形象受损。

周三,她的办公室通过社交媒体脸书发表声明说,昂山素季周二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了电话话,讨论了若开邦危机。声明说,昂山素季讨论了在土耳其副总理的推特账号上发表的一系列照片,据说那些照片显示了死去的罗兴亚人,但后来那些照片被证明跟眼下的暴力冲突无关。昂山素季对埃尔多安说,“虚假的信息”等于是给“恐怖分子”带来好处。昂山素季用恐怖分子来形容一个罗兴亚人反叛组织。指出该组织对若开邦的保安岗哨进行了一系列袭击,触发了眼下的危机。

埃尔多安在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当中牵头敦促昂山素季结束暴力冲突,确保罗兴亚人得到保护。

在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最大的印度尼西亚,成千上万的人星期三在缅甸驻雅加达大使馆外举行示威,要求结束罗兴亚人的苦难。

人权团体“巩固人权”(Fortify Rights)创办人史密斯(Matthew Smith)批评说:“这些是大型杀戮事件,而且目前正在发生,昂山素季办公室非但没采取行动阻止,从某方面来讲,他们还火上加油。

可以说,一直受到全世界称赞的昂山素季在罗兴亚人问题上形象一落千丈,她的诺贝尔奖致词中提到要“创造一个没有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陷于绝望的世界......每个角落都是真正庇护所的世界,人们将有自由和能力活在和平中”。但华邮社论不无讽刺的指出:“这不是今日缅甸洛兴雅人所处的世界。”

目前在网上甚至有30万人签名要求撤销昂三素季的诺贝尔和平奖。

但对于这些批评声,一些支持昂山素季这方的人士辩说,即使她如今位高权重,她和在政府任职的文人伙伴并无法控制自政府中还掌握着实权的军方,也不能干预军队的攻势,包括是若开邦激烈的战事。

华盛顿邮报9月1日的社论也质疑,“要求她登高一呼,领导缅甸脱离和洛兴雅人日益激烈的暴力冲突”,是否期望太高?

不管昂山素季可以有何作为,国际社会似乎已经开始行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周二罕见地写信给联合国安理会,表示他担心缅甸西北若开邦发生的暴乱可能恶化为“人道灾难”。

但缅甸周三立刻回应表示,正与中国和俄罗斯协商,以确保两者会阻止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就缅甸暴乱通过谴责案。缅甸国家安全顾问当墩(Thaung Tun)在首都奈比多举行记者会表示,缅甸现在仰仗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和俄罗斯,阻止联合国就此危机通过决议案。

当墩说:我们正与一些友好国家协商,不要在安理会提起这件事。他说,中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与俄罗斯也有类似友好关係,因此那个议题不可能继续推动。

看来,罗兴亚人的灾难尚远远没有结束。如何解决一百万人的族群命运,是放在国际社会面前的一个大问题,仅仅靠谴责和担忧可能都不能从实质上解决问题。

朝核伊核气候问题 美法立场明显有别

金正恩止不住地疯狂 美国希望中国对朝断油

李明哲案与大陆收紧社交网络群组管理的联系

缅甸:宣布停火的“罗兴亚救世军”是什么组织?

大西洋系列超级飓风现象与大气污染改善有关?

侯志明谈皮埃尔·贝尔热生前对中国民运的支持

马克龙出访希腊 庄严呼吁重塑欧洲

普京批评美国对朝制裁呼吁 制裁朝鲜真的“无效”吗?

缅甸发生“罗兴亚人道危机” 昂山素季备受国际指责

简谈中国在朝鲜半岛核危机中的外交困境

缅甸国内武装冲突加剧 罗兴亚人遭遇再受国际关注

王军涛:“全党姓习“或是十九大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金正恩:发射飞越日本导弹是围堵关岛“前奏”

朝鲜导弹危机:除了谴责制裁,还有何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