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解说
rss itunes

美朝关系:平壤试射导弹 美国如何应对

作者 法广

听众朋友,朝鲜周六再次试射导弹,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韩国召开紧急会议并敦促朝鲜停止射弹行为。但与此同时,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又写信给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试射短程导弹“略表歉意”。究竟平壤的真正意图是什么?美国准备如何应对?特朗普又有何打算?

特朗普周六在推特上透露:“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的来信中写道,希望在美韩联合军事演习结束后会晤并启动无核化磋商。”特朗普表示,金正恩在信中还就发射短程导弹做了“小小的道歉”。特朗普在推文中说,“这是一封很长的信,大部分内容都是抱怨可笑而又昂贵的演习”。推文还说,“信函也对试射短程导弹略表歉意,并表示演习一结束,试射就会停止。” 特朗普说,“我期待在不太遥远的将来见到金正恩!一个无核的朝鲜将会发展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国家之一!”

美韩演习从8月5日开始,计划持续至20日。朝鲜周六再次从东海岸向海洋中发射了弹道导弹。这是朝鲜两个星期中第五次发射弹道导弹,也是今年5月份以来的第七次发射。韩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发表声明说, 这些导弹从朝鲜东部的咸兴地区附近发射,飞行距离约400公里,飞行高度为4万8千米。韩国军方的这份声明说,由于美韩部队正在进行联合军事演习,未来几周内朝鲜发射更多导弹的可能性很高。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本月6日曾经表示,就朝鲜过去数周多次发射短程弹道导弹,美方不会“反应过度”,将继续敞开对话大门。埃斯珀说,朝方发射的是短程弹道导弹。美国总统特朗普2日说,朝方试射短程弹道导弹没有违反他与金正恩达成的协议。

据朝中社和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11日报道称,金正恩10日在咸镜南道咸兴地区现场指导试射“新武器”,并发布了6张现场图片。报道称,金正恩对新武器试射成功以及党所构想的又一大新武器开发成功表示满意。另外,报道只将这次试射的飞行器定性为“新武器”,而未具体公开武器名称或特点。朝鲜通常会在试射武器次日通过官媒发布武器名称等具体情况,但当天的报道只提到金正恩称新武器符合朝鲜的地形条件和“主体战法”的要求,与现有武器体系相比具备更先进的新战术特点。

韩国军方曾研判朝鲜所射飞行器为朝版“伊斯坎德尔”导弹。有关方面认为,从朝鲜当天公开的多张图片来看,飞行器从搭载2个发射管的履带式发射车上发射升空,据此推测朝方所射飞行器疑似为战术地对地弹道导弹,其弹体外形与美国“陆军战术弹道导弹”相似。朝鲜公开该武器尚属首次。若该武器确系战术地对地弹道导弹,则朝鲜从今年5月4日起共公开三种近程武器,即“KN-23”导弹、大口径可控性火箭弹和新型战术地对地导弹。可见,朝鲜其间在与美国进行无核化对话的同时致力于开发近程弹道导弹等常规武器。

庆南大学远东问题研究所教授金东烨认为,朝鲜发射的飞行器疑似为全新的近程战术地对地弹道导弹,与其最近发射的飞行器不同。他指出,这是一种低成本高效率的朝版报复系统,其开发用意在于具备不使用核武而只用常规武器就能打击半岛全境的能力。据观测,朝鲜近期发射的三种武器可能将取代“飞毛腿”系列的近程弹道导弹。金东烨指出,这三种武器的飞行距离加长,高度降低,速度更快,均使用固体燃料和移动式发射车,发射所需时间缩短,并能够自由换地发射,是与“韩国型三轴体系”相对应的体系。韩美探测并打击这三种武器的难度将较以往增大。

韩联社报道说,青瓦台一名高官11日接受韩联社电话采访时表示,朝美领导人河内谈判破裂后,有关各方一致认为尽早重启无核化谈判尤为重要。从朝方近日采取的一系列举动中也不难看出,朝方对重启谈判有其考量。朝美领导人互换亲笔信值得肯定,朝鲜外务省发表谈话也只是针对韩美联演,并不会破坏对话的大框架。该高官还表示,除非国际社会对朝制裁问题得到解决,否则韩朝经济合作只能处于被动的状态。因此,现阶段的朝美对话重于韩朝对话。若朝美无核化磋商取得进展,有关各方进入开展经济合作的阶段,届时将由韩朝经济合作主导大局。

特朗普证实售台F-16V战机 台湾表示欢迎

香港举行818大集会 要求政府回应五大诉求

美国推动对台军售 北京称将强烈回应

衰退担忧突袭 特朗普竞选集会上辩解经济和对华贸易政策

经贸松而政治紧? 特朗普威胁将中美贸易战与香港挂钩

打人和阻止乘客登机 会减少香港示威的国际声援吗

林郑月娥“五痨七伤”说恐令香港民运更激烈

贸易战升温 韩国把日本从白名单中剔除

香港持续发生集会游行 英国呼吁进行独立调查

印度总理许诺将更好地发展查谟和克什米尔经济

反送中两行动不如预期 中国称香港示威是美国作品

美国前财长和中金公司都否认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

中美贸易争端扩至“汇率操纵”战场 金融海啸又将来临?

美俄中导条约失效为大国军备竞赛松绑?

“关税人”突爆发 “钟山派”新崛起 中美贸易战可有的打了

签协议中国拖美国逼 上海谈判“不欢而散”

中美改道上海谈判 “少一点政治多一点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