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东京专栏
rss itunes

不得人心的安倍政权为何胜选?

作者 东京特约记者 楚良一

7月10日,日本国会第24届参议院选举结果揭晓,自民党和公明党所构成的执政党大获全胜,大大超过执政党选前设定的61议席,使在众议院已超过2/3议席的执政党“如虎添翼”,日本经济将继续贯彻不能给人们带来希望“安倍经济学”,而从政治上来看,在日本国会,同意修改现行宪法的四党议席已经超过提出修宪法案所必须具备的议席,安倍将按照自己一直坚持的改宪立场,推进修改和平宪法。

而这次选举的焦点,是围绕所谓“安倍经济学”进行争论,安倍为“安倍经济学”卖力宣传,他在6月下旬的朝野各党辩论会上与其他党首展开舌战,高调亮出“搞出成果”字牌,列举了“安倍经济学”的成果,并表示“在确保就业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

最大的在野党民进党党代表冈田对安倍政府的经济运营批评称,“起初是陶醉于日元贬值股市上涨,后来却发现要维持社会保障制度所真正需要的改革被推迟了”,认为结构性改革和财政重整也停滞不前,经济“变得更糟糕了”。

其实大部分日本民众也不认同“安倍经济学”。

共同社3月27日报道,最新舆论调查显示,超过八成的日本民众认为安倍试图振兴日本经济的“安倍经济学”没有起作用。对于被称为“安倍经济学”的安倍政府的经济政策,81.4%的受访者表示“没有实际感受到”其促进了经济复苏,反映出对经济前景及家庭经济的不安。最近日本的一份调查结果也显示,有55%的日本人对于“安倍经济学”表示失望。

据共同社7月3日报道,日本民间智库“日本综合研究所”一项估算结果显示,日本家庭经济收入中除去税金及社会保险费后剩下的“可支配收入”与安倍政府经济刺激政策“安倍经济学”实施前的2012年基本持平。显示薪酬总额的“员工报酬”固然增加,但由于税款及保险费的负担也加重,除此之后的可支配收入并未增长。安倍政府将企业涨薪作为安倍经济学的成果来强调,但日本综研指出,用于购物等的可支配收入没有增加是导致个人消费低迷的原因。

而在这次选举中,安倍有意不把修改宪法等问题作为争论焦点,使选举焦点围绕经济进行,但是所谓“安倍经济学”如此泛善可陈,安倍为首的执政党为什么还取得了选举的胜利呢?

这里关键就是在野党拿不出使人们信服的,比安倍经济学更好的经济政策,在经济政策上与安倍政权重叠之处甚多。 如果增加消费税是使占日本GDP60%的个人消费低迷的原因,那么增税的罪魁就是现在最大的在野党民进党,它的主体就是当时的民主党。民主党的野田佳彦内阁2012年3月30日通过了提高消费税率的法案,相隔18年后在国会内呈交消费税法案,并与当时的在野党自民党、公明党百般妥协,恳求他们与民主党在国会一同通过消费税增税法案。

而历史证明,增税不仅使消费低迷,而且从长远观点看,由于消费低迷和增收的税收互相抵消,增加消费税不仅不能增加税收,而且会使税收减少,日本设立消费税以后的历史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点,安倍政权延期将消费税增至10%,实质上就是承认他们把消费税从5%增到8%的错误。而自民党现在的经济政策的失败,其始作俑者正是和安倍政权争天下的最大的在野党民进党,民进党如果从“安倍经济学”的失败之处来攻击安倍政权,实际上就是把矛头指向了自己,因此以民进党为首的在野党,无法对“安倍经济学”做出有的放矢的批判,使之在选举辩论时吞吞吐吐,顾左右而言他,无法相自民党和公明党那样理直气壮。

另外英国此前举行公投退出欧盟,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强震,孟加拉国7月初发生恐怖事件,7名日本人丧生,动乱的世界使选民希望有一个安定、强势的政权,这也使选民在选举时 “两害相加取其轻”,使自民党为首的执政党侥幸获胜。

戈恩案:日产与检察方面做“司法交易”保不住日产

日本检察方面与戈恩针锋相对理在何方?

日本为何同意与俄罗斯就先返还两岛展开谈判?

日本会与中国一道对抗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吗?

如果美国在南海军演日本怎么办?

特朗普以暂时不“揍”日本为条件 要求安倍“进贡”

特朗普为何颠覆日美珍珠港和解?

日本舆论多认为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将自食恶果

日中两国政府加强管控不利于日中关系改善因素

日本遭绑架记者是否还有生还希望?

日本人怎样看政府大批处死奥姆真理教死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