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报纸摘要
rss itunes

一战法军惨败贵妇小径战役一百周年 叛军重回国家祭奠

作者 呢喃

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扮演重要战略角色的“贵妇小径”-Chemin des Dames战役正值一百周年纪念日。“贵妇”一名来源于国王路易十五的两个女儿:维多利亚和阿德莱德两位“贵妇”。然而让世界知道这一地名的却是血腥残酷的战争:1916年4月16日,128辆施耐德突击战车冲上前线,指挥官希望在派上步兵之前,先使用战车扫清德军的三条防线。

清晨7点开始的法军进攻已经被德军提前知晓,在德军猛烈轰炸下,加上战车自身操作系统故障,这些每辆重22吨的钢铁巨兽当中,57辆被摧毁,造成109人受伤,94人死亡。遭到德方嗤之以鼻后,法军并未气馁,订购了3700辆更加轻便、使用起来更得手的雷诺FT战车,而它在1918年5月31日的首战告捷,让这一型号的战车迅速走向全世界。

法国各大媒体均对“贵妇小径”战役的一百周年纪念日予以关注,观点报指出,这是法国首次由总统带领纪念这场德法双方均损失惨重的战役。法国总统奥朗德在4月16日赴当地参与纪念仪式,向法方损失的18万7千人和德方损失的16万3千人予以追思。他的祖父古斯塔夫曾经在该次战役当中以步兵中士的身份服役。德国驻法国大使尼古劳斯-梅耶尔-兰德拉随后与奥朗德一道,在德军战死士兵墓园进行纪念。

“贵妇小径”战役里,法方损失人数当中还有为数众多的塞内加尔土著步兵。负责历史战役军人和纪念事宜的国务秘书表示:“本次百年纪念仪式应该让贵妇小径战役融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纪念当中,这场战役被边缘化得太久了,太久处于凡尔登、索姆以及马恩河战役的阴影之下,不为人所知。”

观点报引述一位历史学家的话指出,“贵妇小径”战役是法军的一次惨重失败,但它被湮没于“巨大的历史文献的集体沉默”当中,同时在学校教科书以及公众演讲中亦不可见。

费加罗报报道称,在距离卸任天数屈指可数的今日,总统奥朗德前去纪念“贵妇小径”战役,这场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法军的“最大军事灾难”。这也是奥朗德最后一次纪念性质的演讲。今日,百年以来的首次,克拉昂之歌将面对法国总统,响彻纪念仪式。

这首歌当中唱到:“就在克拉昂,在高地之上,我们死去,因为我们全部有罪,我们是牺牲品”。这首歌在当今依旧饱受争议,因为它带有明显的和平、反战和阶级斗争色彩,同时让人想起那数千名不再服从尼微将军指挥的军人,他们在1917年春夏时节发起了对高级将领指挥能力的质问,不明白为何牺牲如此多的将士,依旧无法取得战事突破,且上级仍然漫无目的地投入人力去送死。

法军内部这场并不光彩的自我质疑有着诸多表现形式,其中最显著的便是军人拒绝上前线,且高呼口号“战争倒下 !”在反抗最严重的时期,法军110个部当中,68个部都染上了反战情绪。事后的叛军镇压来的迅猛,代替尼微将军的贝坦将军上任后,暂停了无用的进攻,宣布处死554名叛军,最终处死人数为49人。

镇压“内部反叛势力”的历史痕迹依旧可以在电影“光荣的小径”当中寻得,但当时的法国政府要求联美公司撤映这部电影,由于种种压力,该公司不得不做出了不在法国上映这部电影的决定。该部电影于法国的首映是在1975年。
这首备受争议的克拉昂之歌今日当着法国总统的面唱响,世界报引述前总理乔司潘的宣言称:“是时候让当年的叛军重新回归国家集体回忆,受人们的纪念。”

世界报还报道,总统奥朗德呼吁“不要让欧洲成为我们徘徊不前所导致的局面的替罪羊。残忍野蛮一直存在着,当民族情绪重新浮出水面时,仇恨也就再次出现”。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自由之死

马克龙:欧洲接受难民是责任也是荣誉

十字架报:在中国企业工作的法国人

中朝两国贸易在“友谊桥”上悄然展开

费加罗报:利用海湾危机设立阿拉伯反恐委员会

中国腾讯准备收购芬兰“愤怒鸟”开发商

法媒吁选民捍卫制衡权避免一党治

马克龙政党掌国会绝对多数是一悖论性的胜利

中国为何没有填补特朗普造成的空白

法国立法选举在即 马克龙阵营有望获多数

法国立法选举将迎来马克龙的“前进浪潮”

影子银行恣意发展成中国金融系统一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