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东京专栏
rss itunes

文在寅当选再次逼迫安倍改变外交方针

作者 东京特约记者 楚良一

最近,世界政治经济局势正发生巨大的变化,对于日本的安倍政权来说,突然发生的变故,逼迫安倍政权不断调整其外交战略,而韩国在5月9日进行的总统选举投票中,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以压倒多数当选,这更进一步迫使安倍政权大幅调整其外交方针。

安倍的政治理想,主要就是“脱战后体制”,使日本摆脱“战败国的桎梏”,走向“正常国家”的道路,因此,安倍二次内阁开始后,他所着手进行的主要政治课题是,建立“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从严制定《特定秘密保全法》,填补日本没有,但在普通国家中都存在的《反间谍法》的空白,强化国家的谍报与反谍报的机能,推进实现解禁集体自卫权,使日本能够和其他国家协同作战,并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作战,推动《共谋罪》立法,加强对人民的控制,修改和平宪法,将自卫队写入宪法,使其完全的合法化,逐渐使日本获得在战后失去的交战权等,而这些课题大部分与所谓的“保卫日本的安全”有关,要实现这些课题,需要有外部的“威胁”,使日本面临“危机”,造成“国家安全保障形势非常严峻”的态势,从而凸显定立新法和修改宪法的必要性。

因此安倍外交需要一些国际上的对立面,以突显“危机”,增加政权与民意的向心力。安倍政权推行的基本外交方针是:树立一、两个敌对势力,制造日本“面临前所未有安全危机”的印象,推行“对立型民族主义”的外交理念。首先,石原慎太郎给他制造了钓鱼岛问题,他便借此机会,热炒“中国威胁论”和钓鱼岛问题,然后在南海问题上和美国一起猛烈抨击中国,并称中国在南海的活动“严重威胁日本的生命线”,再一个就是针对朝鲜的核与导弹开发问题,安倍政权一贯推行强硬的制裁措施,不断出台单独制裁朝鲜的政策。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的具体施策方针有二,一是在军事上紧傍美国,使其“对立型民族主义”外交得到军事上的靠山,再一个就是宣扬“价值观外交”,2012年12月27日,第二次担任首相不久的安倍晋三向国际非政府组织《世界报业辛迪加》投稿并在该组织网络上发表,深化了他在亚洲推进“价值观外交”的思想。他在文章提出了“钻石安全保障构想”,明确提出遏制中国的“亚洲民主安全之钻”,声称在东海及南海领土争端中,南海正在成为“中国的湖”,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和美国夏威夷要连成钻石形,也就是菱形的海洋线包围网,与亚洲的民主盟友共同确保西太平洋至印度洋之间的海上航行自由。

实际上安倍的上述目标大部分都已经实现,《共谋罪》立法也呼之欲出,就剩下了他最大的“夙愿”---修改和平宪法。

但是最近世界上发生的一些事情迫使安倍修改其“对立型民族主义”的外交政策。

第一,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是个商人,对所谓“价值观外交”不感兴趣,他挑战自由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自由贸易,还和俄罗斯眉来眼去,而对中国的态度也前后不一,在竞选时痛骂,在上台后需要中国帮助其解决朝鲜问题时,又赞不绝口,也夸朝鲜的金正恩“聪明”,说只要条件成熟,可以邀请金正恩访美,安倍对这个“靠山”充满了疑惑。

第二,菲律宾新上任的总统杜特尔特和美国翻脸,和中国打得火热,南海问题的舆论效应大大降低,日本再在南海问题上和中国对立在国际上已经很难得到回应。

第三,韩国新当选总统文在寅是已故的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长期政治盟友,在卢武铉担任总统期间曾担任总统秘书长。卢武铉跟他的前任自由派总统金大中一样主张对平壤实行所谓的“阳光政策”,即通过经济援助与和平谈判缓和朝鲜半岛紧张关系,促成朝鲜的开放,文在寅是他们的学生,也强烈主张与朝鲜接触的“阳光政策”。

这样,日本建立在“对立型民族主义”基点上的外交正在逐渐崩溃,如何改变已经失去了基础和背景的外交方针,在激变的国际形势下做出新的选择,是日本外交所面临的吃紧课题。

日本大选:安倍支持率很低 仍稳操胜券

安倍会在此次众议院选举中痛失政权吗?

朝鲜欲在太平洋进行氢弹试验 日本担心什么?

日本要率先打破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吗?

为什么日本和韩国针对朝鲜挑衅的对应不同?

日本引进“陆基宙斯盾系统”为何激怒俄罗斯?

日本能够拦截朝鲜发射到关岛的导弹吗?

日本改组内阁意味着安倍晋三前途黯淡

中国军警船七月三次进入日本领海使日本高度紧张

日本政府为什么低调对应刘晓波逝世?

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将给日本带来什么?

为什么说东京都议会选举动摇安倍政权?

安倍首相真的“还能活三个月”吗?

安倍再陷假公济私为朋友谋利疑惑

台湾问题可能成为日中关系又一导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