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土耳其“7·15未遂政变”一周年:一个正在改变未来的历史事件

作者 弗林

一年前在土耳其发生了震惊世界的“7·15未遂军事政变事件”。这场由部分土耳其军方企图采用军队力量,推翻总统埃尔多安统治,并希望中断该国伊斯兰化进程的努力,最终仅在二天之内便宣告失败。自此事件发生后,得以保住政权的埃尔多安及其下属便开始了对土耳其军警、政治、经济、学术等全方面的社会洗牌,以及对所有参与政变和对埃尔多安存在不满的反对人士们的打压。在这一年后的今天,当土耳其官方在举行纪念“未遂政变”一周年纪念日的时刻,我们也将试图向您介绍在过去的一年中这一事件给土耳其带来的影响和改变。

正如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周六当天的纪念活动中所说:“一年前在破晓前的黑夜中史诗正在被人撰写”。2016年的7月15日晚11点左右,部分土耳其军队突然开始在首都安卡拉、名城伊斯坦布尔等地出现异动。军用直升机也出现在了安卡拉的上空。发动政变的军人们占领了在该市的包括国家媒体、军队大楼、政府机关和伊斯坦布尔市中心的塔克西姆广场等要地。政变军方并随即通过土耳其广播电视公司宣布“土耳其的世俗原则被现政府破坏”和国家已被“土耳其和平委员会”控制的消息。

5万人因“未遂政变”事件遭逮捕 15万人遭开除或停职

但由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当时在西南度假逃过一劫,叛军的政变响应并没能赢得更多军中高层支持等主要因素,此次政变企图在一天后以总统本人重回首都,支持埃尔多安军队平乱成功,双方在交火时至少失去265名生命的代价中宣告失败。未遂政变的失败也因此在过去的一年中给土耳其国内的政治架构和社会各界的组成带来了深远的影响。首先,土耳其政府在事件结束的4天后,正式宣布启动国家紧急状态,并开始了对所有涉嫌参与此次政变的国内各界人士进行大抓捕和政审活动。

这其中主要聚焦于打击在军队和学术、校园中的反对声音。但其涉及行业和人士之广,也包括政府官员、媒体、律师、法官、神职人员和库尔德少数群体。据外界估计,全国有至少5万人因此遭到逮捕。另有15万人遭到开除或者停职的待遇。埃尔多安政府并将此次未遂政变幕后黑手和主谋的头衔给予了居住在美国的,土耳其宗教人士费特胡拉·居伦(Fethullah Gulen)和以他所为核心的“居伦运动”。但是居伦本人则在稍后否认了来自土耳其政府的这一指控。除了对国内社会各界进行清洗,抓捕打压一切反对声音之外,另一得到全球广泛关注的就是,在今年上半年埃尔多安和由他创立的执政党“政发党”发起关于修改土耳其宪法,改政体为“总统制”国家的努力。

未遂政变引发土耳其修宪公投 

为了确保修宪公投的成功,埃尔多安政府花费了大量的努力动员海外的土耳其人,特别是在欧洲的土耳其公民对修宪提供支持。安卡拉方面不惜多次派出部长级高官前往欧洲召开动员会,也因此还曾与德国、荷兰等国发生了不愉快的外交事件。而在最终的公投结果中,“政发党”的修宪提议也以51.37%的票数险胜。这一国体政治的改变使得埃尔多安在理论上存在着掌权到2029年的可能,并给予下任总统干预司法,作为国家行政首脑的同时,领导议会执政党掌握立法权和决定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时间等关键大权。

与此同时,未遂政变也使得现政府进一步掌握了另一个土耳其政治生活中的编外力量。事实上,自该国在1946年开始正式实施多党民主制度后,军队一直是世俗力量的重要支持者。土耳其军方曾分别在1960、1971和1980年通过武装政变的方式,制止了来自政府方面的伊斯兰化政治改革。另在1997年,土耳其军方更是在没有出兵解散议会和启动紧急状态的情况下,就迫使信奉伊斯兰主义的时任总理辞职。

在经过了去年的未遂政变后,现在的军方被埃尔多安进行了严密的部署和控制。同样在媒体方面,直至今日还有150名记者被政府关押,他们多数人被指控与恐怖主义相连。由于来自政府的高压,虽然土耳其国内主要反对派媒体仍然存在,但其工作人员则不能或不敢向从前那样监督政府批评时政。另一遭到打压的群体就是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少数族群。他们在经济和政治上被受到压制。

“正义之行”抗议游行运动 反对派齐聚上街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的一年中由埃尔多安领导的打压和社会收紧活动,并没有完全伴随着反对者们的沉默。就在本月9号,随着一名著名议员遭到逮捕,由该国国内第一大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发起的“正义之行”抗议游行运动,在横跨了450公里的接力后到达了首都安卡拉。这一活动在当天得到了安卡拉民众的广泛参与。根据媒体倾向不等估计参与人数在18到150万之间。这是自2013年以来,土耳其国内发生的最大反对派集会。

最后在这“未遂政变”一周年之际,我们还是要等到2019年土耳其的总统和议会选举,才能进一步观察该事件给土耳其、甚至全球带来的历史和长远影响。

耶路撒冷清真寺广场安全门点燃巴人怒火

极端伊斯兰毒瘤正在菲律宾印尼滋长

刘晓波逝世“头七”之日:网络发起全球公祭

特朗普不讲人权中美关系仍困难重重

法以首脑悼念一个“玷污了法国历史的黑暗一页”

刘晓波病重受抢救 出国就医呼吁被当局驳斥

摩苏尔被解放代价高昂 稳定和重建面临挑战

杨建利谈美德使馆医生到沈阳为刘晓波会诊

残忍中国 为何不给刘晓波一线生机

马克龙决心变革法国推动欧盟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