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思想长廊
rss itunes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三——以权力约束权力

作者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

[提要]孟德斯鸠极为睿智地指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滥用权力意味着侵犯人的自由,因为当权者不知道施用权力应该在何处停止,因此制约权力就是捍卫自由的第一要务。

问:上次我们谈到孟德斯鸠对法律的思考是围绕着人的自由问题展开的。今天我想请你给听友们集中谈谈这个问题。

答:好。《论法的精神》第十一章的题目是“规定政治自由的法律和政制的关系”。在这里,孟德斯鸠给自由下了一个经典定义。当然,这里他所谈的自由是政治上的自由,也就是公民政治上享有的权利。这个定义是:“政治自由不是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一个国家里,也就是说,在一个有法律的社会里,自由仅仅是:一个人能够做他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被强迫去做他不应该做的事情“。这就是说,一个公民在政治上是自由的,一件事情应该不应该做,只以法律为标准,而不受外人权势的干扰、逼迫。以这个定义看,我们中国人,我这里是指中国大陆人,还从未享有过这种政治自由,还从未成为过自由人。因为你应该做什么,从来不是依据法律,而是根据党的指示。而党的指示往往是违反法律的。依据宪法,你应该有言论、出版、结社、集会的自由。但事实上你的言论受钳制,你根本不可能自己出版书,甚至在“一国两制”的香港,铜锣湾书店的人出了党不喜欢的书,书店老板、员工就“被失踪”、“被绑架”,而你不应该做的事情,比如欺骗、告密、监视、诬陷等等恶劣的行为,却因党组织的要求而不得不去做。孟德斯鸠进一步指明:“自由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如果一个公民能够做法律所禁止的事情,他就不再有自由了,因为其他人也同样会有这个权利”。这就是说,在无法无天的社会里,没有一个人是自由的。孟德斯鸠一针见血第地指出:“专制政体的原则是恐怖,胆怯,愚昧沮丧的人民是不需要许多法律的。

问:文革结束后,那些饱受非法整治的人也曾提出要建设法治国家,可惜在这方面是进一步退两步,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答:这就要转到下一个问题,为什么专制国家不可能是一个法制国家。孟德斯鸠把目光投向政治制度运转的动力  权力。上次我们说过,孟德斯鸠不仅熟知历史而且实地考察了许多国家的政治制度,他的结论是“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是让权力休止的界限?权力必须有界限,否则,就不会有公民的自由。因为“企图实行专制的君主总是首先独揽各种职权”。所以,我们必须仔细分析权力的各种功能,找出办法来限制权力的滥用。孟德斯鸠想到的办法是让权力限制权力,为此必须找出划分权力的准则。孟德斯鸠熟悉古今哲人的思想,也受他们的启发。亚里士多德在他的《政治学》中,曾经区分过权力的不同功能,洛克也提到过政府的权力的区别。但把国家权力明确划分为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并明确提出这三权必须分立的是孟德斯鸠。所以利奥·斯特劳斯认为“最为奇特的事情是孟德斯鸠在英国政制中发现了权力分立的原则,而此前英国人都没有在英国政制中发现这一点”。孟德斯鸠明确指出:“当立法权和行政权集中在一个人或同一个机关之手,自由便不复存在了,因为人们将要害怕这个国王或议会制定暴虐的法律,并暴虐地执行这些法律”。“如果司法权不同立法权和行政权分立,自由也就不存在了。如果司法权同立法权合而为一,则将对公民的生命和自由施行专断的权力,因为法官就是立法者。如果司法权同行政权合而为一,法官便将握有压迫者的权力”。

问:看来,孟德斯鸠对三权分立的思考目的在于保卫人的自由。

答:是这样。因为掌握着权力的国家相对于个人太强大了。如果不从国家的政制建构上设立防卫机制,个人的自由是完全不可能受到保护的。孟德斯鸠的设想是给那些贪婪权力、无远弗届的权力划定界限。三权分立的核心就是让权力制约权力。我们知道,在专制国家中,制定法律的权力在独裁者手中,提出制定某种法律的动机不是为了保障国民的自由权利,恰恰相反,是为了剥夺国民的自由权利,而让独裁者能更轻易地控制社会。比如,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中,互联网的出现给民众提供了一点点舆论空间,微信、公众号实际上是个人发表自己意见的通道。于是,当局立即提出了监控互联网的法案。设立条文,扼杀了个人言论自由的空间,而且提出法案的是权力当局,执行法案的仍是同一只手。这就好比独裁者自己用一只手立一部法律来保护自己不受任何批评,同时用另一只手持大棒来打击制裁那些敢于批评独裁者的人。但是,在施行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享有立法权的国会是由民选代表组成。他们提出的法案要反映民意,而握有司法权的是独立的法院、法官,他们完全不受行政当局左右,更不可能有个什么某党司法委员会常驻法院,控制审案判案。这就是孟德斯鸠为什么反复强调“如果司法权同行政权合而为一,法官便将握有压迫者的力量”。从前,专制权力集中在帝王手中,而自从苏俄布尔什维克夺权之后,便有了一种新的独裁形式,就是以党来代替朝廷,以党首脑来代替帝王。这个结构对社会的控制要更严密,人的自由被剥夺的更彻底。虽然,这样的国家都叫共和国,只是这个共和国是徒有其名。孟德斯鸠极有洞见地看出,你就是有共和国之名,只要国家制度不是三权分立,个人自由仍没有保障。这点我们下次再谈。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的精神遗产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六下部分—— 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六上部分——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启蒙哲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五—— 宗教的正理是谦逊与宽容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四:大宪章的启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伏尔泰 之三:英格兰的启示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伏尔泰之二: 巴士底狱的收获

召唤思想自由与宽容的巨人 —— 伏尔泰戏剧性的人生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洞见之四——共和国之名的虚妄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 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二——恐惧培养奴隶

自由法典的创造者孟德斯鸠的洞见之一——政体分类说

启蒙哲人自由法典的创造者—— 孟德斯鸠宽阔的法律视野

启蒙哲人开辟的崭新公共领域---文字共和国

启蒙哲人关心的主要问题之二:自由的理念

启蒙哲人关心的主要问题之一:进步

帕斯卡尔的《思想录》中对神与人的思索

帕斯卡尔悲剧性的宗教观:人在此世能否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