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报纸摘要
rss itunes

法国哲学家谈极端伊斯兰:世代产生为真主献身的宗教改革缺失综合症?

作者 呢喃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双重恐袭,举世震惊。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布鲁克纳接受了费加罗报的采访,其中对伊斯兰教极端分子与当前世界对待恐怖主义的态度进行了分析。

布鲁克纳曾多次在解放报等法国主流媒体上发声,称“通过仇视伊斯兰教这个词,人们把伊斯兰教塑造成了一个无法撼动、不可批评的形象,因为你一批评它,就会被冠以歧视的骂名。”这也令他成为具有争议性的人物。2015年,布鲁克纳被两家协会起诉,罪名是“从意识形态上为杀害查理周刊记者的袭击者洗白”。出庭受审后,布鲁克纳没有被判罪,两家协会的起诉遭到了法庭的拒绝。

加泰罗尼亚恐袭发生后,布鲁克纳在费加罗报采访中直言不讳道:“人们总是惊讶于预言成为了精准的现实。人性自然会从生理角度自我麻痹,但圣战分子就在那儿,时不时地给用阵痛提醒我们。现在没有谁有人身安全的保障,这让人想起加缪的小说‘鼠疫’:疫病落在了无辜的城市头上。欧洲已经没有可谓安全之地:从音乐厅到咖啡馆,从教堂到商业街,没有一处地方能够从恐怖袭击的诅咒中幸免于难,因为伊斯兰圣战已经拓展到全球。在中东的战事显示出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正在节节败退,而欧洲的恐怖分子就让全世界为他们的溃败买单。比利时和法国相比来说已经算是觉醒了的,于是恐怖分子就选择那些觉醒程度较低的国家下手。”

有关袭击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原因,布鲁克纳分析道“加泰地方政府是众所周知的亲阿拉伯反以色列态度,几年前还因为加沙地带的冲突而取消了国际纪念犹太人大屠杀的仪式。然而,圣战者并没有因为加泰这种态度就赦免它的人民,这显示出圣战者在执行恐怖袭击时,并不会考虑人们做了什么,他们考虑的是打击对象到底是什么人,甚至我们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事实,就足够构成让伊斯兰国恐怖分子袭击我们的理由了。

由于巴塞罗那象征着欢乐、宽容、节庆,这本身对圣战者和穆斯林原教旨主义者们来说就不能忍受。此外,西班牙是由卡斯蒂利亚王国的伊莎贝拉一世在名分不足的情况下强行重新从穆斯林手中夺回的,而在格拉纳达战役之前,整个阿尔-安达卢斯-伊比利亚地区都是穆斯林的土地,这也成就了后来伊斯兰黄金时代的传说。”

几天前,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发表声明,谴责“种族歧视、仇外情绪、反犹主义以及仇视伊斯兰情绪”。对此,布鲁克纳评价道:“我认为他还应该谴责伊斯兰恐怖主义,因为伊斯兰恐怖主义是现阶段这种有毒情况的最重要推手。至于仇视伊斯兰情绪,这个词最好一次性丢弃,再也不提,因为这个词让人们无法审视伊斯兰教内部的诸多问题。滋生恐怖主义的并不是仇视伊斯兰的情绪,正是恐怖主义让伊斯兰教变得可憎,让温和穆斯林受到牵连”。

对于国际社会担心的将宗教与恐怖主义挂钩的情绪,布鲁克纳认为:“事物总要被冠之以一个名字。我们正在面临来自伊斯兰教内部的一种疾病,这是一个世世代代规则性产生随时愿意为真主荣光而奉献生命的战士的宗教。‘阿拉胡阿克巴’已经成为了死亡的呐喊,而叙利亚诗人安东尼斯近期也哀叹:‘阿拉伯文明正在死亡’。但愿他说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伊斯兰教似乎正在一条自杀的斜坡上越走越远。”

对于恐怖主义袭击,军事打击是必要的。布鲁克纳称:“我们不能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恐怖主义招募中心坐视不管,但从长期来看,军事介入不会如我们所愿,真正能够奏效的只有文化和神学上的介入,而且这种介入必须来自穆斯林群体本身。什叶派和逊尼派必须从内部自我改革,但谁也不敢说他们的内部改革能够成功。无论如何,伊斯兰教必须从魔鬼的手中把自己救出来,穆斯林必须接受与其他信仰共存的事实,而不是继续认为伊斯兰教是独一无二的真理。收复摩苏尔是一个好消息,但这基本上没什么太大作用,而且恐怖主义很有可能继续在二十一世纪继续追踪人类,作为无法适时改革的宗教的一种综合症,存在下去”。

费加罗报:习主义 中国新的统一思想

解放报:中国象征资本的胜利与自由的失败

法媒:习近平将进一步巩固其领导地位

法媒关注习近平治下的集权与经济管控

费加罗报:习近平的权利是否绝对至高无上?

法媒看十九大:中共对内压制对外开放

中国的强势崛起是21世纪的重大事件

回声报:欧盟罕见就对华贸易达成一致

“现在战斗 未来属于我们” --切 格瓦拉牺牲50周年

吉利—中国进军汽车市场的新代表

福岛核电站周边沙滩污染依然严重

暴力加深马德里与加泰罗尼亚间的鸿沟

解放报: 加泰罗尼亚独立 无他之选?

西班牙政府反对 加泰罗尼亚周日独立公投

马克龙呼吁激烈改革打造团结欧洲遇冷 别国告诫小心海市蜃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