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石黑一雄---以悲悯情怀抒写幻灭和记忆

作者 安德烈

抒写幻灭和记忆,悲天悯人的情怀,以『长日将尽』改编同名电影闻名世界的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星期四获得文学最高荣誉---诺贝尔文学奖。

石黑一雄,这位写有七部长篇小说,作品被翻译到全世界的作家原本没有任何特别的预兆和指向,有朝一日竟然会成为使用莎士比亚语言的大师,他的母语是日语,性格不张扬,然而他成为英国文坛极其重要的作家之一。星期四,他成为本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石黑一雄1954年出生于日本长崎,这是一座在1945年被原子弹炸成废墟的城市。五岁时,他跟随家人移居英国,从此再也没有离开。他与一位苏格兰女子结婚,两人育有一女。

这位现年62岁,曾是社会服务领域的工作者,说他与文学是一场奇遇。在英国一所大学上英语写作课,然后爱上了文学。1995年,他对金融时报说,“文学并不尽然是我非常愿意做的事业”。毕业于英国肯特大学文学与哲学系,他曾经梦想能做一个像鲍勃迪伦那样的摇滚歌手。这位他心目中的“英雄”去年摘取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没想到,他今年接踵而来。2001年,石黑一雄告诉费加罗报,曾经在巴黎地铁通道里演奏过吉他。

2015年,他告诉『卫报』,“我自以为是音乐的类型,但到了一个时候,我忽然觉得这又根本不是我。我一点也不风流”。不过,他写过歌词,与音乐始终保持着联系。

1982年石黑一雄发表首部长篇小说『远山淡影』,第二部是『浮世画家』,最后一部是2015年出版的『被埋葬的巨人』。他的作品见证着的他的双重文化特色,尽管他自认是一位西方作家。作品以记忆、时间以及幻灭的主题见长。令他不快的是,他的有些小说,尤其第一部和第二部书中背景都设置在差点遭到毁灭的战后的长崎的小说,往往被视为是一种“历史还原”,而不是普世的故事。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写过关于日本的长篇小说。

诺贝尔奖评委会形容他的小说具有强大的情感力量,透露出我们与现实世界相连的幻想深处。瑞典皇家学院永久秘书称赞他笔触细腻,他说,如果你把简·奥斯汀与卡夫卡合为一体,就会得到一个石黑一雄。

瑞典皇家学院形容他的作品是巨作,他的一本最出名的小说是1989年出版的『长日将尽』,1993年被改编为同名电影后,驰名世界。这部小说荣获过布克奖。『长日将尽』让他感到释然的是,他也可以一如那些杰出的英伦作家,用莎士比亚的语言,把英国写得那么好,

尽管他的小说得到许多大奖,石黑一雄,这位习惯穿着黑衣的作家,一直保持着谨慎和谦虚的风度。1995年,他获得大英帝国勋章,1998年,获得法兰西骑士勋章。

得到获奖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后令他“受宠若惊”,他在家中对伦敦媒体表示,得到这样的表彰,一定程度上让我感到惭愧。许多活着的伟大作家至今尚未拿到。他接着说,真不可思议,完全没有想到,一开始还以为是一个恶作剧。的确,石黑一雄并不是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呼声最高的作家之一。

他说,从一个极小的层面,我希望在我创作中努力触及过的一些主题,比如一些国家和民族回忆以往的方式,常常把不愉快的或者尴尬的往事埋葬,能成为一种警示。在如今这个不稳定的世上,我希望所有诺贝尔奖能在此刻,成为某种正面的力量。

他曾经说过,记忆都是宝贵的,我们要努力抓住。也许,这就是一个伟大作家的所在,逮住飞逝的记忆,化成美丽的文字,成为传世的珍品。

 

 

法国社会如何看待和回应哈维性丑闻事件?

卡梅伦第二? 加泰地区领导人普依格蒙特面临的历史性抉择

中共十八届七中全会闭幕 会议公报有哪些焦点内容?

特朗普推出对伊“新战略” 伊朗核协议遭遇囧途

巴以问题:让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噩梦

暴风雨前的寂静?金正恩炫耀核武并提拔胞妹入政治局

废核运动获诺奖 反核者受鼓舞 拥核者看到坏信号

分裂狂潮 西班牙进入最危险的一周

允许妇女开车 沙特王国的一场革命

法国总统马克龙重启欧洲计划要点

朝核伊核气候问题 美法立场明显有别

金正恩止不住地疯狂 美国希望中国对朝断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