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世界报
rss itunes

极具象征意义的诺奖得主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

作者 弗林

本周六上市的法国《世界报》周末版着重介绍了刚刚获得2017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组织的状况和其成员工作奋斗的目标。随着朝核危机闹得终日不停,以及伊朗核协议的未来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任期内变得前途未卜,在核武危机于冷战过后再次日益直接威胁着世界人民的安全和切身利益之时,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在本周五将该奖颁发于,这一由来自101个国家的468个非政府组织组成的,致力于呼吁彻底终结核武器的组织也算是众归所望。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组织是在另一个曾于1985年,同样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的国际防止核战争医生组织(IPPNW)在2006年决定发起的“废核武”运动。它此后最先于澳大利亚墨尔本起步,并于2007年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正式成立。总部设于瑞士日内瓦的该组织在过去十年来坚持向世界,就当今核武器发展所带来的危害发出警报,并在全球范围内通过其成员和合作伙伴为载体,呼吁和推动对核武器的批判、限制和禁止。该组织还多次以全球民间社会代表的身份,在重要国际场合中引领了意在实现于在现有的国际法框架下,禁止核武器的运动。

正如在当天的颁奖新闻稿中,诺贝尔委员会主席贝利特·莱斯-安德森(Berit Reiss-Andersen)所宣称的那样,“我们现今生活在一个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要比以往更为强烈的时代”,委员会将今年的和平奖颁发给该组织是为了表彰他们“在引发世人对使用核武器会导致灾难性的人道后果的注意”的工作,并同时赞扬其“开创性的作为民间社会组织的代表,引领了旨在实现于国国际法框架下,禁止核武器运动的努力”。那么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究竟是如何运作的呢?根据其官网介绍,它主要通过调动和结合其网络中在全世界101个国家中活跃的468个民间组织和机构的力量,通过这些大小不一却各自覆盖人群面广阔的点,来影响联合国及各个国家立法机构中对核武器的相关决议内容。

与此同时,该组织还通过在民间举办各种各样的公共宣传活动,并结合二战时广岛和长崎核爆幸存者们的见证,来在民众中间宣传和强调核武器给人类曾带来过的破坏,及其对全球社会延续所造成的威胁。另在现今有关战争的国际法已经囊括了禁止使用生化和化学武器等限制内容时,世界各国却至今无法就废除人类史上,破坏力最强的核武器问题上取得共识。也正是出于这个背景,由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组织大力推行并于今年7月7日在联合国以122票赞成,1票反对和1票弃权通过的《禁止核武器条约》,成了其至今为止在国际舞台上所取得过最重要的政策成果。根据该条约规定内容,所有缔约国都不得发展、生产、制造或以其它方式获得和储存核武器,也不能在他们的领土上或管辖区域内帮助他国储存核武器。

《世界报》文章指出,这一同样要求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彻底销毁所持核武器的条约,并没能得到任何目前掌握着核武能力的国家支持。包括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以色列、印度、朝鲜、和巴基斯坦在内的核武9国等全球40多个国家都没在该条约上签字。

而或许这一情况也恰恰反应了该组织继续在以上国家中推进其工作目标的重要性。对此,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主管瑞典人费恩(Beatrice Fihn)则举例指出:“特朗普当选总统,使得很多人对他个人就能对美国是否使用核武器而做出决定的现实感到不安。” 她并强调在当今美朝对峙的前提下,“即刻”销毁全球已知的大约15000枚核弹头显得尤为紧迫。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组织在推动《禁止核武器条约》的努力得到了如德国、巴西、墨西哥和南非等国的支持,但同样遭到了核武器9国的反对和冷遇。

不得不承认的是经过了冷战的世界大国,对于核武器运用理念被现实政治思想所深刻影响,例如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Nikki Haley)就曾在一次关于废除核武器的讨论中说道:“没有任何愿望的实现能像让我的家人生活在一个无核的世界令我感到高兴。但我们必须面对现实,谁能想象朝鲜当局会接受去核化的建议呢?”

法国驻联合国代表也点明了有关废除核武器的提议,我们必须认清这是出于道德争论而应做出的立即决定,还是一个在考虑到国际安全的要求下应采取的渐进谈判进程。而对一向强调从人道角度来呼吁引领世界走向无核时代的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组织来说,他们的出发点无疑是围绕着对前种论据的顾虑和认同。

该条约的反对者同样还质疑它的通过,是否会对自1968开始生效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带来进一步的弱化。

马克龙:我在这里是为了改变国家的

法国经济复苏虽坚固,但失业率下降却太慢

再看特朗普否决谷桥基金收购莱迪思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