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伊朗反政府抗议运动遭最高领袖否认定性 美国出面干预但效果难测

作者 弗林

自伊朗全国在上周四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运动以来,至今为止伊朗政府制下的安保力量已将450多名参加了抗议游行的示威者逮捕,另有20多位包括警察在内的双方人员在多地发生的冲突中不幸丧生。此次爆发的反政府抗议运动被普遍认为是伊朗国内自2009年以来,“前所未有的”一场大规模全国性抗议。它的特殊之处也在于这一由民对众生存现状、国内经济状况和政治及社会高压环境,长期羁押不满所引发的示威事件已演发成伊朗社会各界及各派政治力量,企图推动自己政治目标的综合性群体事件。抗议事件发展到第5个夜晚,伊朗国内的各类政治势力代表都曾出现在当地街头,表达了自己的心声。他们中包括反对被认为是温和派总统鲁哈尼,支持保守派宗教力量的体制内反对派团体,或支持鲁哈尼也支持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亲建制团体,还包括反对当下伊朗政府模式,甚至完全反对现有政教合一体制,追求民主改革的人群。

拥有着各类政治诉求人群的突然浮现和冲击,也使得平日里擅长领航集权政体前行的鲁哈尼政府措手不及地,要面对这一原本体制限制外的全方位乱局。对此,通过现行体制当选伊朗总统的鲁哈尼曾在周末发言呼吁各派冷静,强调依据宪法和公民权利伊朗人完全有权对政府进行批评,或自由地举行示威游行,但应以一种能改善国家状况的方式进行。然而,单靠如此缺乏实质性的发言,鲁哈尼尚未能说服街头不满的抗议人群就此回家,也同样未能阻止部分示威人士与前来镇压他们的政府安保力量,在接下来所继续发生的流血冲突。更值得一提的是,自反政府示威运动爆发后,一直保持沉默的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则在周二首度公开发表声明宣称:“最近几天,伊朗的敌人们利用包括现金、武器、政治与情报组织在内的不同手段给伊朗制造麻烦。”但声明中并没有明确指出哈梅内伊口中的“敌人们”到底是谁。

不可否认的是,身兼国家元首和宗教领袖大位,手握军队、宗教、司法和宣传等领域直接指挥权在内的哈梅内伊,是左右伊朗国内局势走向最为关键的领导人。单就回顾哈梅内伊的履历来看,这名作为1979年伊朗革命宗教领袖霍梅尼的直接继承人,曾在新政权中担任过国防部副部长、革命卫队司令、德黑兰教长、最高国防委员会主席和文化革命最高委员会主席,及霍梅尼在最高国防委员会代表等职的他,毫无疑问的是伊朗保守势力和宗教力量的最高代表,是现存体制的最高守护人。伊朗总统鲁哈尼的任命也是在得到了前者的同意后,才得以成功合法上台。因此,哈梅内伊的这一表态间接的否认了,示威民众对国内经济发展的不满和诉求导致抗议活动爆发的解释,矛头反而直指“那些伊朗的敌人们”,也就是说包括外国势力在内不受当局欢迎的任何“阴谋团体”。不言而喻,哈梅内伊的这种言论对抗议运动是极为不利的。

事实证明,先前选择低调处理该事件的鲁哈尼在周二与法国总统马克龙进行了电话会谈。他要求法方对其境内所谓的“恐怖份子”们,也就是伊朗现政府的反对派采取行动,并指控这些流亡在外的伊朗人正在从事着“反伊朗人民的勾当”。分析指出,这则是鲁哈尼向哈梅内伊定性站队的具体表现之一。同样应引起注意的是,尽管伊朗当局否认向示威者开枪,但据法新社最新报道,首都德黑兰革命法庭的长官葛赞法拉巴蒂(Moussa Ghazanfarabadi)则警告抗议人士宣称,随着抗议活动中暴力行为的加剧,官方给予示威者的惩罚同样也将加重。他则具体说道:“我们不再认为他们是争取权利的抗议者,而是目标针对政权的人”。

另就这一事件,以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政府正在加强对该问题的介入。自抗议活动爆发后,特朗普不但多次发表推特内容向示威者表示支持,指责伊朗政权对该国国民进行“长期压制”。但由于特朗普自上任一年后过于频繁地通过推特表达他个人意见,且其与美国官方的态度是否存在关联,也使得分析人士经常不解。但就周二美方采取的行动最新发展来看,特朗普政府似乎有意通过言行并进的方式,进一步介入到伊朗的抗议活动当中,特别是对示威者提供外交支持。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在当天全盘否定了哈梅内伊的“敌人阴谋”论,称这是“无稽之谈”。她还表示,《联合国宪章》所保护的公民权利正在伊朗境内受到破坏,并要求安理会就伊朗国内的局势召开紧急会议。黑莉声称:“伊朗人正在为自由而哭诉”。此外,美国国务院国务次卿史蒂夫·古德斯丁还在当天受访时强调:“我们希望让抗议者为正确的目标而努力,让伊朗更加开放,并称强烈希望伊朗政府能允许示威者进行和平抗议。”

不得不提的是,美国官方在外交方面对伊朗局势的介入和呼吁也同样引起了评论家们的质疑。部分人士还认为,美方如若过于介入该事件将从侧面证实了哈梅内伊的“敌人阴谋”论,但反对方则指出只有在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强烈压力之下,现今伊朗国内的流血形势才不会得到进一步的恶化。另有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政府似乎将采用对待朝核危机的外交谴责加撮合国际制裁的方式来向伊朗当局施压,但其具体可行性,特别是单一依靠这种方式能否将会帮助实现特朗普本人口中所宣称该国“变革时刻到来”的推进,则应遭到美方的深思熟虑。

联大首日:特朗普与鲁哈尼激烈交锋

中国与梵蒂冈:政治算盘和宗教信仰间的博弈

60后维族高官努尔·白克力落马意外不意外?

中美贸易战“野火”燃及世贸组织

萨尔茨堡欧盟非正式峰会,谈了什么?

天津达沃斯论坛上的中美贸易战硝烟

专家:中国别晃 全球就会避免金融风暴

私有经济退场论为何在中国引起恐慌

金融危机十周年反思:金融监管责任和人性贪婪

张健:紧急关注逃亡泰国处于险境的中国难民

一带一路:传巴基斯坦新政府重新评估“中巴经济走廊项目”

朝鲜大阅兵 特朗普习近平放了心?

经济学家:美第二波关税势必冲击中国经济

如何应对平壤 美韩似乎越来越不协调

非洲能像马哈蒂尔那样向中国说不?

缅甸记者被判罪7年引发国际媒体激愤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开场 习近平亲自操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