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美国专栏
rss itunes

公布“努尼斯备忘录”,特朗普亮出一把双刃剑

作者 旧金山特约记者 王山

2月3日特朗普总统批准公布由国会众议院共和党籍情报委员会主席努尼斯(Devin Nunes)撰写的备忘录,指控奥巴马时期的司法部与联邦调查局(FBI),调查“通俄门”滥用《外国情报监听法》(FISA)并有偏见。“努尼斯备忘录”的公布,对推动“通俄门”调查的民主党来讲无疑具有杀伤力,但有舆论指出,特朗普此举亮出的是一把双刃剑,杀伤对手也伤及自己。

这份备忘录聚焦在2016年总统大选竞选期间,司法部和联调局申请《外国情报监听法》许可,监视特朗普竞选顾问卡特·佩奇(Carter Page),指责这两个部门听信民主党提供的信息,对特朗普团队采取了不符合司法程序的监听行为。

备忘录的关键部分在于,联调局向法庭申请监视佩奇的许可时,是根据由前英国间谍斯蒂尔整理的一份档案,而联调局却没有提及斯蒂尔的档案是由希拉里·克林顿竞选阵营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出资,也没有说明斯蒂尔之前有过反对特朗普的言论。

这份备忘录由此质疑从2016年开始的对特朗普团队“通俄门”调查的合法性。这就使得民主党与希拉里团队在“通俄门”博弈中,由“原告”变成“被告”,让在“通俄门”调查中被特别检察官穆勒“逼入墙角”的特朗普,扳回一城。

特朗普喜形于色,但他过于乐观:“努尼斯备忘录”的公布,只能证明民主党的“阴谋”,不能证明他的清白;不但不能终止“通俄门”的调查,反而可能将调查引向深入。

在2月3日之前,众议院共和党人士扬言公布“努尼斯备忘录”,联调局和司法部都强烈反对。他们指出:监视佩奇的理由是多方面的,并非只因为“斯蒂尔档案”;对佩奇的监视调查在事前获得“外国情报监视法庭”的授权,完全合法。佩奇本人在2017年11月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承认他在2016年7月特朗普竞选期间曾经前往莫斯科,私下会见俄方人员,这等于承认了“斯蒂尔档案”有关佩奇“通俄”的部分内容,说明联调局对佩奇的调查也并非全无根据。

“努尼斯备忘录”的公布,导致现任联调局局长沃雷(Christopher Wray)与特朗普发生冲突。民主党阵营则发表长篇声明,声明称,备忘录试图诋毁联调局和司法部的信誉,破坏特别检察官正在进行的调查,并且妨碍国会正在进行的调查。民主党的声明还指责特朗普批准公布机密信息,创下了“可怕先例”,将对情报界造成长期损害。

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消息人士的话分析称,公布备忘录可能逼迫联调局长沃雷辞职,如果沃雷辞职,就是特朗普“逼走”的第二名联调局长,也会向外界传递特朗普正在破坏联调局独立地位的信息。美国制度规定联邦调查局长任期十年,让这个职位相对稳定,免于受到政治斗争波及。

最新消息称,斯蒂尔已经接受穆勒问话,有关“通俄门”的进一步曝料指日可待。而特朗普今后可能面临批准公布“努尼斯备忘录”是否导致宪政危机的调查。特朗普以为“努尼斯备忘录”可以帮助他全身而退,现在看来,恰恰相反,“努尼斯备忘录”这把双刃剑反而让他陷入新的险境。

足球世界杯,全世界热翻了天,只有美国冷清清

建言“特金会”:特朗普要金正恩弃核也应劝他开汉堡店

“六四”屠杀不是历史,“六四”就在今日——美国华人纪念六四29周年

习近平搅局,“特金会”难有成果

美中贸易谈判——不是双赢、而是单赢

美朝高峰会前赖斯对特朗普的提醒

美中贸易战,特朗普的一场盛宴,习近平的一杯苦酒

美中贸易战重挫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拿大豆作武器,美中贸易战的得失与胜败

避免美中贸易战的主动权在中国手上

与金正恩会面,特朗普能得到什么?

马斯克的“星链”开启“太空互联网”与中国“制度长城”之战

美国总统的权力如何被关进笼子里

有人爱他爱得要死,有人恨他恨得要命——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