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 政治 伊斯兰教 瑞士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伊斯兰神学家涉嫌强奸被捕法国穆斯林惊愕

media
法国法官周二决定继续关押涉嫌强奸的知名伊斯兰学者塔里克.拉马丹,图为2010年资料照片。 路透社

在欧洲穆斯林社群享有声望的瑞士籍伊斯兰神学家塔里克.拉马丹因涉强奸罪,遭两名法国女子控告后,已被正式起诉。星期二,法院决定对其继续维持关押。此举在法国穆斯林中引发惊愕,甚至还有人搬出阴谋论,直指这位欧洲罕见的有媒体效应的伊斯兰学者落入了陷阱。


案情经过

拉马丹上周五因涉嫌2009及2012两宗强奸案而被立案调查并随即逮捕。现年55岁的拉马丹要求就他临时关押在预审法官和他的辩护人之间进行一场辩论。这一辩论四天后进行,法官决定对拉马丹继续实施关押。

拉马丹案爆发于十月份,也就是在美国韦斯坦性侵案被揭发不久之后。两名拉马丹原来的女性崇拜者,原本以为能从拉马丹这位雄辩的伊斯兰学者那里找到精 神指导。但是,两位女子10月份决定披露许多拉马丹利用她们精神被支配而性侵她们的细节。事件每次都发生在宾馆,一般都是在这位在法国穆斯林中享有声望的 知识分子参与论坛之余。

拉马丹在法国穆斯林社群演讲频繁声望日增,他的反对者不断揭露他使用的是“双料语言”来推广政治伊斯兰,拉马丹则反驳这是对他的一场污蔑。

显然,拉马丹一案调查之初司法机构就预设情形比较复杂,司法机构一开始指定了三位预审法官。

『名利场』对选择匿名为“克里斯蒂娜”的妇女进行了采访,她现年40岁,身体有一定程度残疾,指控拉马丹2009年与她在里昂的唯一一次会面中,对 她强暴并且殴打。“脸部、身体都遭痛打,强迫鸡奸,利用物件强奸,并进行各种侮辱,一直到被拽着头发拖到澡池,然后向她撒尿...这就是她呈交的诉状中所 写的细节”。

拉马丹与“克里斯蒂娜”周四下午面对面对质,在三小时对质之后,拉马丹否认与其有任何性关系,拒绝在笔录上签字。根据一位知情人士披露,拉马丹对质中陷入困境,女方指出他的腹股沟有一小伤痕,如果没有极近距离接触,这是不可能发现的。

荷达.安亚丽则是在“克里斯蒂娜”控告拉马丹前几日正式提出控告,她指控拉马丹于2012年在巴黎对她进行了强暴,这位现年41岁的女子在2016年出版的一本自传中详述了自己如何被强暴的细节,当时她并没有打定主意是否正式控告,对性侵者使用了假名。

为了平定丑闻,拉马丹的辩护者之前向法官提供了安亚丽与拉马丹在脸书交流的“对话”,意在揭发这位前萨菲派信徒后来转变为女权主义者的女性言辞不可信。

在三个月的调查中,警方听讯了其他可能的受害者,警方同时收集了拉马丹许多性放荡的对话言语,这与他公开示人的宗教学者的语言形成强烈的对比。这件事也同时引发了他于1990年在日内瓦被指控性侵他的女学生事件。

穆斯林社区的反应

拉马丹一口否认指控,上周五被法国司法机构证实以涉嫌强奸罪指控并正式逮捕。星期二,法院决定继续对其实施关押。

在欧洲穆斯林社群享有一定声望的拉马丹被关押后,在穆斯林中间引发强烈反应。法国穆斯林理事会主席奥格拉斯担心此案会在穆斯林中间引发混乱,希望司法决断“越快越好”。

被控三个月之后,很少有伊斯兰教领袖出面对此案发表意见。拉马丹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创始人的孙子,一直以来,他的反对者指控他在伊斯兰改革者的口吻下掩藏着扩大伊斯兰欧洲影响力的政治计划。

法国穆斯林运动主席拉斯法尔被认为是穆斯林兄弟会的“传人”,他没有掩饰地对法国一家新闻电视台表示,许多他的宗教同伴因此案感到骚动不安,感到愤 怒。他强调,“拉马丹不是无名氏,是他,陪伴着伊斯兰和穆斯林在欧洲安家”。他说,在法国,人人享有无罪推定,包括我们国家的许多政治人物都是如此,但是 拉马丹没有得到这一权利。

属于法国穆斯林运动一支的法国反伊斯兰观察协会主席泽可里也证实了许多在清真寺祈祷的信徒的感觉,“有些说,那位有魅力的先生,玩火玩过头了,现在 到哪去了?”但是另外一些则不明白拉马丹为什么立刻就被司法机构执行临时拘押,与针对民选代表的做法明显不同,这种区别对待让好多穆斯林不明白。泽克里 说,假如存在着区别对待就很糟糕,这等于给激进化火上浇油。

政治学者塞尼盖尔在社交网络读到了许多穆斯林随着拉马丹案步步升级表现出的“惊愕”。但是,尽管拉马丹被指控得很严重,仍有一些人还在相信这是一场阴谋。这一阴谋论又自动地被反犹主义加火升温。

在脸书上可以读到:“他们这样做,就是想要毁掉拉马丹”,但没有点名“他们”是谁。一月底巴黎创立了一个“抵抗与另类”组织,他们表示要继续宣传瑞士知识分子的“思想”。这个组织的帐号已收到数以万计的点赞。

对于政治学者塞尼盖尔而言,“一提起拉马丹,一些穆斯林很谨慎,因为他们有一个主导想法,不能批评一个兄弟,那等于搞分裂”。但这并不能阻拦他们普 遍的不适感。拉马丹面对穆斯林演说时一直使用的是非常清教徒的语气,现在,信徒们突然一下子发现了与清教徒行为相反的指控,所以他们产生了一种不适,一种 窘迫。

这是否是一种难堪的沉默。这位学者认为不能这样简单地分析。两周前,在穆斯林网站『萨菲新闻』工作的两名女记者邀请人们不要“忘记穆斯林之间观点并不相同,包括对待拉马丹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