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美国专栏
rss itunes

美国总统的权力如何被关进笼子里

作者 旧金山特约记者 王山

每年2月的第三个星期一是美国的“总统日”(Presidents Day),今年的“总统日”是2月19日。这是为纪念开国总统乔治·华盛顿设立的节日,美国的首都也是以华盛顿的名字命名。

美国虽然设立“总统日”,但美国人授予总统的却是有限的权力。与极权国家相比,如中国的习近平、朝鲜的金正恩,有如天壤之别;与民主国家相比,也不如英法德意这些国家的总统或总理的权势。美国总统是个弱势总统,美国真正强势的是国会,美国总统的权力被装进了国会这个笼子里。

以现任总统特朗普为例,他想要250亿美元在美墨边境修一道墙,防止越境而来的非法移民,要了一年,国会也没给他。习近平去一趟非洲,一出手就撒出去600亿美元,事先也没有经人大批准。特朗普要是像习近平一样“大撒币”,且不说他手里没钱,就是有钱撒,回来一定被国会弹劾。

再以特朗普为例,他驱赶非法移民,去年忙了一年,才逮捕了14万3千人,是全国1100万非法移民的零头。习近平驱赶北京“低端人口”,一个晚上就赶走12万人。如果特朗普想从美国的任何一个城市驱赶十来万人,人没赶走,他自己就有可能被国会赶出白宫。

罗斯福是一位伟大总统,他领导美国人打赢了二次世界大战和带领美国走出经济萧条。当年美国社会弥漫反战情绪,国会也是个反战的国会,如果不是国会根据民意改变了立场,罗斯福也得不到授权命令美军挥师欧洲和开辟太平洋战场。同样,他振兴美国经济靠国家资金大笔投入公共设施建设,这笔钱的投放也须得到国会批准。

2001年911后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至今为人所诟病。其实,决定出兵伊拉克的是国会而不是当年的总统小布什。国会共和、民主两党都投了入侵伊拉克的赞成票,不然小布什一兵一卒也派不到伊拉克去。

特朗普上台以后,逐项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每一项兑现,都须得到国会的支持。他最为得意的是为企业和个人减税。最后通过的减税方案,是国会参众两院商定的版本。给谁减,减多少,国会说了算,而不是特朗普说了算。

美国三权分立,总统除了要受立法权的制衡,还要受司法权的制衡。特朗普颁发的禁止一些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美国的总统行政令,先后被几个州的联邦地方法官下令停止执行,联邦司法部不得不上诉到巡回法庭以至最高法院。

对人类的文明与进步,最大危害的是不受制衡的权力,这主要指当政者的行政权,因此美国的三权分立,着重立法权与司法权对行政权的制衡,这一点比任何实行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做得都严格。当然总统的行政权也对立法与司法权实行制衡,如美国国会通过的法案都必须总统签署才能生效;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和巡回法庭的法官人选都由总统提名。但行政权对立法、司法权的制衡远不及立法、司法权对行政权的制衡来得全面,所以美国总统是弱势总统,国会是强势国会,总统是被国会关进笼子里的总统。

1783年12月23日,打赢独立战争、握有军权的大陆军总司令乔治·华盛顿向大陆会议辞去总司令职务,回到他的维吉尼亚家乡当一名乡绅。1797年全票当选连任两届的华盛顿,拒绝国会推荐的第三个任期,再次回到家乡,终老一生。华盛顿的伟大,不在于他带领北美殖民地人民赢得独立战争,和成为美国开国总统,而在于他接受权力制衡和向国会交出权力。所以美国为他设立了“总统日”,美国首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围师必阙,穷寇莫追——解读阿根廷“特习会”

G20“特习会”,特朗普给习近平的最后机会

美国中期选举过后,中国经济风狂雨骤

美国中期选举,共和党是否会输掉众议院?

妄图影响中期选举,北京又一次误判美国

迎接中国大变局到来,海外民运没有做好准备

向中国大外宣开战,美国司法部打响第一枪

美国是否会产生新的《排华法案》或重回“麦卡锡主义”?

中国基督教会遭受灭顶之灾,海外华人教会视而不见

朝鲜去核之路,从原点出发走回原点

“爱国华人”把美国华人推入险境

美欧日零关税呼之欲出,世贸组织走入末路,中国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