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埃及军人总统塞西取得连任 后“阿拉伯之春”胜者得票率堪比朝鲜

作者 弗林

北非大国埃及的总统选举结果在本周二正式出炉。有着深厚军方背景的现任埃及总统,曾担任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 、第一副总理 、国防部长并被授予元帅军衔的塞西获得了97.08%的有效选票,不出意外的在一个宣扬民主制的大选中成功连任。自2010年起,中东和北非地区由于长期以来社会经济发展的停滞,再加上人口大增,年轻人大量失业,政坛反对势力和声音遭到独裁者们的长期打压等多种政经促因,首先爆发于突尼斯的反体制民主抗议,随后迅速在一年内席卷了包括埃及在内的多个阿拉伯国家。

埃及革命在爆发后仅于18天内,反对民众在军方倒戈的帮助下,就迫使在埃及掌权长达30余年的独裁者穆巴拉克被迫下台。随后包括很多西方主流学者和大多数埃及人民都曾认为,实质性的民主和政治改革终于能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生根发芽。但事实证明,埃及政坛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显示出,在特定环境下人们对国内外政治力量分析过于“理想和天真化”。令人不愿看到的是,如今近7年过去了,埃及再次回到了犹如走过场般通过选举,继续维持军人主导国家政治的现实。

负责监管此次埃及总统大选全程的,埃及全国选举委员会主席拉欣·易卜拉周一对外宣布,现任总统西塞在2018今年的总统大选中,以97.08%的有效选票,成功击败了对手,埃及明日党领导人穆萨·穆斯塔法·穆萨,获得连任。易卜拉同样介绍道,此次选举共有2425万选民参加投票 ,投票率为41.05%,塞西赢得了约2184万张选票。而在上周五埃及议会发言人萨拉赫·哈萨布拉则提前表示,新总统的就职仪式将在今年6月初举行。这也意味着塞西将依照2011年的宪法修正案,开启其未来4年最后一任的总统任期。

听到这一消息,那些不熟悉埃及国内政治情况和没有长期关注该国社会发展的朋友们不禁要问道,塞西在此次大选赢得的得票率甚至比长年以来,因为坚持打击国内反对势力而屡受世人诟病的另一强人总统,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今年俄国总统大选的得票率还要高出了近20个半分点,这样的现象是如何会发生在一个经历了2011年,“阿拉伯之春”重大社会变革的国家当中呢?要试图解答这一问题,我们可以从表面因素和深度原因两方面进行分析。

首先,塞西在总统大选获得高支持率的新闻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他在2014年对第一任总统任期的追逐中,获得了全部有效选票中约2378万票,以96.91%的得票率战胜了左翼政治家哈姆丁·萨巴希,从而能首次担任埃及总统一职。而在今年总统大选召开前的数月内,包括埃及主要反对派都预测塞西将轻松连任。这是因为,首先在主要竞争对手方面,塞西可以收是没有敌人的。

大选前,被外界认为如果参选能对他构成威胁的,诸如前总理艾哈迈德·沙菲克、前武装部队总参谋长萨米·阿南等多名有实力的参选人,都因各种原因退出大选,或吃官司,或忧虑自身安全。他们中,特别是前军方总参谋长阿难执意参加竞选,其本人还获得了来自流亡在外的反对派,穆斯林兄弟会的有条件公开支持,但很快埃及军方早在今年1月就发布声明宣称,阿南参选相当于与军方作对。

这名前军方高官的参选前景也过早的名存实亡。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那与他在大选中出面作对的竞争对手又是什么人呢?事实上,塞西此次的正式竞选对手,埃及明日党领导人穆萨此前是一个公开的塞西支持者就在他于最后一刻宣布参选之前,他的脸书账号上还将写有“支持塞西总统连任”的标语作为大幅背景图片。现年65岁的穆萨个人知名度不高,投票前他的竞选海报和竞选攻势,也几乎未被人在公共场合看到。

大量埃及选民认为,他其实就是塞西连任的“遮羞布和傀儡”。也因此有数百万埃及选民在投票当天,无视官方动员和来自给投票者补助的诱惑,宁愿呆在家里也不出门投票。这种尴尬的局势迫使作为候选人的穆萨要多次主动接受外媒采访,并强调“大家需要理解,我不是任何人的木偶。” 由此可见,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选举走戏。

自1952年埃及少壮派军官联合发动军事政变,推翻法鲁克王朝掌握国家政权,从英国手上获得真正独立后,该国此后的历任总统几乎都有着深厚的军方背景。这一现象延续了超过半个世纪,最终在2012年穆巴拉克下台,获得穆斯林兄弟会支持的穆尔西胜选成为首任民选总统后发生改变。但很快军方就发动政变,恢复了以塞西为核心的军人掌权传统。

正是在这种,军方和政界之间分界模糊的政客们长期把持政权的情况下,埃及军队的影响力远远超越了其国防初心,从资源分配、军工发展、工商企业等多种领域把握了国家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动脉。此外,由于埃及在过去所采取鼓励国家领导经济发展的道路,其国内并没有蓬勃的私企领域能帮助年轻人们提供就业机会。因此,埃及很多国内壮志青年从小就立志通过从军的道路,来实现自己对个人事业和国家的抱负。作为他们中的佼佼者,塞西能获得埃及各路主流力量的支持或也不足为奇。

沙特记者人间蒸发和一个80后掌权者的野心

“习特会”下月成型与否未定 美财长:中美贸易战对全球有利

法国政府改组继续难产 总理总统否认不和

孟宏伟案:海外亲中媒体炮轰吐槽北京输掉“公关战”

杨建利:孟宏伟案显示改革国际刑警组织的必要性

格蕾丝- 孟救夫之举引发网络热议

沙特记者贾马尔土耳其失踪事件毒化两国关系

美失业率大降进入全员就业期 对华贸易赤字却再破纪录

94岁法国艺术家阿兹纳弗与世长辞

自力更生练兵备战:非贸易的习式贸易战药方?

习近平东北行:比肩毛泽东抗击特朗普

民企被割韭菜 胡德平出头打抱不平

联大首日:特朗普与鲁哈尼激烈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