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思想长廊
rss itunes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四:—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别

作者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

[提要] 贡斯当分析了古代自由与现代自由的区别,引发当代政治思想史界对自由概念的进一步讨论。柏林提出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观念,深化了贡斯当的自由观,但也引起一些争论。消极自由的保障是什么?如果我们断定只有共和代议制政体能保障消极自由,那么为获得这样一种民主政治形式,不是必然需要公民的政治参与,也就是积极自由的投入吗?

问:贡斯当认为古代人的自由主要表现为政治自由,但没有政治自由又如何保障现代人的个人自由呢?

答:问得好。这是一个关键问题,我们先看贡斯当怎么说,再看柏林怎样深化这个问题。贡斯当指出:“在古代的组织中,人们越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贡献于行使政治权利,他们便越感到自由。与此相反,就我们可以享有的那类自由而言,政治权利的行使,为我们私人利益留下的时间越多,自由对我们就越珍贵”。因此贡斯当提出,国家政治生活需要代议制度,他用简洁的话说:“代议制就是,大众希望维护自己的利益,但没有时间去亲自保护自己的利益,于是委托一定数量的人做他们的代表”。他还打个比喻说“穷人照料自己的事儿,富人雇佣管家”。听友们在这里要注意,贡斯当论述现代自由的两层意思,第一,现代人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不容许外在权力管制。第二,政治权力要交给由公民选择授权并加以严格监督的政治代表行使。这就在两方面保护了私人自由,一是在个人自由的领域内,要坚决排斥外在权力的干涉,一是在个人政治权利的领域内,由自己的代表进行政治活动,使公民个人有更多的时间选择自己所喜爱的事情去做。应该说,贡斯当是相当清醒的,他指出:“古代自由的危险在于,由于人们仅仅考虑维护他们在社会权力中的份额,他们可能会轻视个人权利与享受的价值。现代自由的危险在于,由于我们沉湎于享受个人的独立,以及追求各自的利益,我们可能过分容易地放弃分享政治权力的权利”。

问:看起来贡斯当已经注意到,两种自由有区别又有联系。

答:是这样。所以柏林,这是一位极重要的英国政治思想家,在二次大战之后,开始深入探讨这个问题。他注意到:“法国的贡斯当和托克维尔等自由主义思想家认为,个人自由应该有一个无论如何都不可侵犯的最小范围,如果这个范围被僭越,个人将会发现自己如身陷囹圄般无法发挥自己的天赋能力。而不能施展自己的天赋能力,则根本无法去追求那些善好与神圣的目的”。他要仔细规定一个范围,一个领域,在这个限度之内,个人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而不受外部力量的干涉和禁制。他称这种自由为消极自由 negatif liberty。同时他还指出,与这种消极被动的自由相比,还有一种自由,那就是渴望积极行动,做自己行为的主人。再进一步,这个积极主动的自我的自由,不但要做自己的主,还要做他人与外界的主。柏林把这种自由称作积极自由 positif liberty。这种自由是一种参与的主动行为,所以他一定会表现在对政治权利的争取之上。我们可以把这两种自由看作不要做什么的自由,和要去做什么的自由,把它看作个体被动与主动的状态。在英文中就是free from …... 和 free to...... 的区别。我们很容易看出来,柏林对自由的这个区分,是受贡斯当对古代自由和现代自由区分的启发。柏林说:“自由与隐私权最雄辩的维护者贡斯当,忘不了法国雅各宾党人的独裁,他宣称,至少宗教、观点、言论自由和财产自由,必须受到保障,不容横加侵犯”。所以我们可以看出,消极自由是对权力的限制,是对一切专制暴政的防范,它宣布了一条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在一个社会中生活的个体,只要法律不加禁止之事,他都可以选择去做。他的私人空间不容任何权力的侵犯。

问:那么积极自由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要获取某种权力的自由?

答:积极自由的问题比较复杂,你的理解大致是准确的,但是还需要加以解释。因为贡斯当把古代自由看作是个人拥有政治权利 right 和决定城邦事务的权力 power 。拥有权利 right 和掌握权力 power,几乎是一件事情的正反两面。贡斯当认为,人民的普遍意志,授权给某些人,他得到的这个权力是合法的。如果权力失去普遍意志的认可,用我们中国人爱说的话,叫失去民心,那么它就不再合法。所以贡斯当会说:“世界上只有两种权力,一种是非法的,那就是暴力,一种是合法的,那就是普遍意志”。按照这条标准,凡不是由人民的普遍意志授权,而凭借暴力维持的权力都是非法的。但是我们知道,所谓共和国必定要依据人民主权建国,现今大多数专制暴政国家,也都叫共和国。从前有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现在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等等。从当下的现实中,我们可以看到贡斯当的洞见。他200多年前指出:“抽象承认人民主权,丝毫不会提高给予个人的自由价值”。“如果你确信人民主权不受限制,你等于是随意创造并扔给人类社会一个过度庞大的权力,不管它落到什么人手里,它必定造成一项罪恶”。随后,他指出:“卢梭忽视了这个真理,他在《社会契约论》中所犯的错误,经常被用来作为自由的颂词。但是这些颂词却是对所有类型的专制政治最可怕的支持”。这个谴责不可谓不强烈。但是贡斯当从来不否认卢梭热爱自由,追求自由的本心。他相当尊重卢梭,但是在碰到理论问题时,碰到对真理的追求时,他是毫不妥协的。这正是西方知识分子的优秀品质,我们只要想想所有的专制暴政国家,没有一个不是最经常地把人民放在嘴上。凡事都要以人民的名义,可真正的人民在权力的傲慢面前等于零。下次,我再给听友们讲贡斯当对卢梭的批评和积极自由的概念。

法国思想长廊之十六 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四: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下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第十三: 阳光与闪电——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的比较(上集)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二:对法国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一: 对革命的反思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九: 警惕多数的暴政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八 :自由——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六:人民主权原则何以能在美国实现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五: 民主何以会在美国生根

托克维尔之四:什么是民主共和国?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三: 民主的曙光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哀悼旧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时代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一:苦难的贵族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六: 警惕积极自由僭越为专制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五: “人民主权”抽象化的危险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三: 捍卫个人自由是捍卫一切自由的基础

现代自由理念的捍卫者本杰明·贡斯当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卫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