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报纸摘要
rss itunes

法国建筑遗产卫士的权力面临削弱

作者 呢喃

9月15日到16日这个周末,法国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欧洲遗产日,到今年已经是第35届了。本次的遗产日主题是“分享的艺术”,两天时间内法国全境将有将近一万七千处著名建筑物向公众开放。如果说全法国都在庆祝对建筑物的保护,那么法国政府提出的法案“住房发展和数字设施配置法”草案则引发了费加罗报的重点警惕,该报在9月15日星期六刊发的头版头条部位写道:“这是一项让遗产捍卫者担忧的法律”。

“住房发展和数字设施配置法”草案由法国国土部长领衔起草,9月19日将送交调解委员会进行最终投票表决。该草案的核心内容是加速建设新住宅用楼房,同时提出,将终止法国建筑设计师的一些权力。法国建筑设计师属于法国高级公务员,也是法国遗产殿堂的国家级别的捍卫者。目前为止,如果想要建造一座楼房或者拆除一个建筑,法国建筑设计师都必须给出具有决定权的建议。没有这群人的许可,是无法新建或者拆除一座建筑的。但是根据“住房发展和数字设施配置法”草案,法国建筑设计师的这一意见将从“必须遵从”变成“具有参考价值”。也就是说,这一草案一旦付诸实践,政治家们将可以更加畅通无阻地让新楼房拔地而起,或者拆除法国引以为豪的各个美丽乡村的古老建筑物。法国文化事务委员会主席让-皮埃尔-勒罗讽刺道:“这基本上就是说,市长可以坐在他所管理的城市建筑物之上了”。

目前为止,法国建筑设计师这个认证群体总体来说环绕着神秘而低调的色彩。但要细数起来,他们对保护法国著名建筑群,功不可没。如果不是他们,巴黎著名的玛黑区早就在上世纪60年代被毁,但如今,这里是巴黎最潮流,最受青睐的区域之一。除了巴黎,波尔多,图卢兹,凡尔赛等为首的法国著名古城,都得益于法国建筑设计师的竭力保护。

那么,为什么要在此时此刻,通过法律的形式来削弱这个群体的权力呢?费加罗报分析认为,很多政治人物都觉得,法国建筑设计师通常让他们感觉自己被扣上了“文物破坏者”的帽子,并且觉得,“法国建筑设计师的意见当中,有些的确意义非同凡响,但其他的却给人平添麻烦”。文化事务委员会主席勒罗表示:“大家都见过面对地方政府,傲慢非常的建筑师”,但他也提到:“政治人物可以选择上诉,而且法国建筑设计师的群体正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这都让政府和设计师之间的关系得以维持相对的平衡”。

费加罗报认为,法国建筑设计师就好比天主教教会,但只是在保护国家建筑遗产方面特别保守。全法国有大约两万个市镇拥有被遗产法保护的区域,同时有四万多个历史建筑,将近七千个被列入保护清单。受到保护的建筑周边五百米之内都需要严格的建筑审批,而如果这个建筑所在的城镇特别小,那么有可能这里的全部房屋都要受到建筑限制,例如家家户户的门都需要时一个颜色的,窗户也都必须是一个风格的。

然而官方数据却并没有显示出法国建筑设计师多么刁难这些城市。费加罗报指出,每年全法国有大约四十万个档案需要获得批准,其中二十万份档案需要得到建筑设计师群体的许可,然而只有6.6%的档案被驳回,其余的都顺利通过。而且,在政治人物与设计师协商之后,被驳回的档案比例只有0.1%。

回声报:北京准备在贸易战中做出让步

华为处于华盛顿与北京角力的中心

黄背心的诉求撞上马克龙的改革 会扭到谁的腰

华为孟晚舟事件令中美关系更加脆弱

法国公民: 我母亲如何被关入再教育营

卢广是否见证了他不应该拍摄的画面?

北京与华盛顿试图利用G20缓解关系

法媒关注失踪的摄影师卢广和疯狂的科学家贺建奎

毫无意义的中国诞生首例基因编辑婴儿

华为经受着各方愈加强大的外交压力

防范网络风险 美国游说盟国放弃中国华为产品

陈日君:教皇方济各应中断与北京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