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 政治 社会 经济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黄背心”也不例外 为何法国示威活动终会有暴力出现?

media
充满浓烟的巴黎香榭丽舍大街附近街区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法国内政部在周六晚公布的最新消息显示,因抗议法国政府上涨油价、购买力下降等不满而上街的民众,在全法范围内于当天达到75000人。“黄背心”运动提倡抗议者平等化,不推出代表或政治纲领,多个极左翼、无政府主义和极右翼的暴力团体也混入了巴黎香街的示威人群中,他们与警方发生对抗冲突,造成上百人受伤,其中一人伤势极为严重,另有287人遭到安保人员逮捕。


“黄背心”运动是自法国民众自发抗议马克龙政府推行的以上调油价,从而鼓励社会购买电动汽车等对环境有利的政策后,发生在本周六的第三次全国性大规模抗议活动。据媒体报道,2018年法国柴油价格上涨了大约23%,汽油价格上涨了15%。由于参与抗议的民众都以身穿黄色反光交通背心为身份证明,参与这一抗争运动的人们也因此被叫做“黄背心”。“黄背心”抗议的参与者们主要出现在法国乡下,那些公共交通不发达,公民收入水平较低的地区。运动初期,抗议者们通过自发聚集封堵交通要道,或围堵超市等公共场所的和平方式,以表达他们对当局的失望和不满。但由于巴黎等法国大城市中公共交通完善、经济相对发达,因此“黄背心”们所抗议的油价问题和购买力问题,并未在城市居民中得到太多的相应。尽管部分城市居民也同样赞成抗议者们所列举的生活水平下降等现象,但他们大多还是并未直接上街参加这一将矛头对准马克龙的运动。这也是为什么,“黄背心”活动参与者们自上周六开始呼吁大家向巴黎集结,以图在法国权利中心进行示威。

值得一提的是,“黄背心”运动类似2011年席卷纽约的“占领华尔街”抗议,在组织上强调成员平等对待,因此其迟迟不能推出一个明确的政治诉求,也只是在近日才推举出几个非官方的活动发言人与媒体和政府接洽。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但法国政界各反对派政党希望利用民愤,进一步削弱马克龙民意,而示威活动本身也已从抗议油价上涨发展到任何民众觉得关心的社会话题。随着活动参与群体的扩大化,近日也出现了身穿“黄背心”的人士频繁侮辱采访记者,自发举报非法移民,破坏公务和私人财产及与警察对抗等一系列的争议升级事件。周六的第三轮大规模抗议活动中,“黄背心”活动表示,全国在当天有106000人上街响应抗争。但法国内政部则在当天下午将这一数字定为75000多人。此外,在巴黎的抗议活动中,除了有数千名打着诸如“马克龙下台”等抗议旗号,高唱法国国歌的民众在指定抗议地点香街上和平抗议外,在示威队伍中记者还发现,有头戴头盔、口罩遮面的极左翼和无政府主义“破坏者”(Casseur)团体出现。

对于这些人来说,生活在法国的人们肯定不会陌生,他们在过去长期以来活跃在任何大型社会抗议活动的第一线。这些人通常身穿一身黑色装扮,极有组织纪律,每每出现在游行队伍中只把破坏沿途店铺、公务,特别是像银行等象征着资本主义代表的地方砸个稀烂,他们的另一大特殊爱好就是与前来维持秩序的军警发生暴力冲突,以向“当权者们的随从”官方安保人员攻击为乐。在过去数年中,不但在马克龙任期内这群极端“破坏者”们经常在游行中出现,在他的前任奥朗德、前前任萨科齐执政期间,这些人也冲在游行暴力的第一行。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些人从来没有得到根本性治理呢,为什么他们都会在当局遇到社会改革推行不下去的节骨眼上,立刻将示威运动升级暴力化呢?显然,有阴谋论者甚至警察内部的人员都认为,这与他们或被当局作为施政手段,防止民间反对力量以上街的方式,过度增强有关。如无暴力行为出现,当局又如何能公开劝阻民众上街,将其负面化并在短期内压下社会运动呢?然而,与以往法国社会抗议活动中参与者身份不同的是,除了有极左翼和无政府主义的暴力团队出现外,记者们还发现了极右翼民族主义分子的旗帜和身影。

据警方人员透露,与法国历届政府在过去对“破坏者”团体存有手软不同的是,成型的极右翼暴力团体一直是法国自二战后严厉打击的目标。因此,这些人在过去通常以个体或零零散散的出现在抗议人群中,但他们此次再次成群参与与军警的斗争实则令人警觉。不过要注意的是,法国极右翼团体,在一般情况下同样是极左翼暴力分子攻击的对象,反之也是如此。巴黎“黄背心”抗议被暴力事件升级后,果不其然,正在阿根廷访问的马克龙在当天稍后表态说,使用暴力的人想要制造混乱,他们将被绳之以法。他重申尊重民众及反对者表达意见和不满的权利,但不会容忍有暴力的行径出现。他并表示将在回国后继续就此召开紧急会议进行应对。这些鱼龙混杂但同时都有穿戴“黄背心”的暴力分子们,在当天与前来负责安保的军警于香街尽头,凯旋门下的无名士兵墓前发生了激烈冲突,而那里则是示威活动的禁区。在高耸的19世纪的拱门上,抗议者用黑色大字写着:“黄色背心将会胜利。”

他们并捡起石块等各种投掷物向军警掷去,并组队向军警发起人潮冲击,军警则等待节成队形后采用催泪瓦斯和水枪等防爆武器向人群还击。由于抗议活动,巴黎此前已经关闭了17个地铁站。巴黎在当天大约有4600多名警察和宪兵负责“黄背心”抗议活动的相关安全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