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法国黄背心 规模缩水 暴力依旧

作者 安德烈

法国黄背心示威经过短暂的沉寂后卷土重来。法国内政部长说,在全法大约五万名“黄背心”上街示威,从数目看,与11月17日28万人的规模不可同日而语,但比年前最后一个星期六有所增加。

内政部长克里斯托夫.卡斯塔内认为,50000人,等于法国每个村镇差不多只来了一个人,“这就是所谓黄背心运动的现实,很清楚,他们不具有任何代表性”。但是,他的话音刚落,却有一伙黄背心用工地用的钻机砸开法国国务秘书兼政府发言人本杰明·格里沃的办公楼大门,他本人被紧急疏散,工作人员被保护起来,黄背心在院子里砸碎两辆轿车,敲碎几个门窗后撤走。这个行为也许不具有“代表性”,但冲击的却是共和国权力中心,马克龙总统发推指责这是攻击共和国的疯狂行为,多数政党也都予以谴责,但也有极右翼戏称:“谁播种了风,谁收获风暴”。

黄背心有无代表性,能持续多久?每个星期六,成了观察黄背心力量起伏消长的重要时间点。媒体从周四起便开始分析、预测、法国政府则一点也不敢松懈。周六是黄背心第八波示威,从以前七波来看,人一次比一次少,民调支持率也一次一次明显下降,尤其最后一次在巴黎蒙马特高地的示威行动引发舆论厌恶。一些黄背心采用了知名反犹人士、喜剧演员狄尔多尼被指把纳粹万字旗标志倒装的挑衅动作,他们甚至唱起了狄尔多尼改编的极其粗俗确有明确仇外意味的打油歌,结果遭致一些本来支持黄背心的极左派也站出来撇清。那次,法国媒体不分政治倾向,都谴责那是一次“肮脏的表演”。面对黄背心有涉嫌排犹仇外的指责,这个没有任何组织形式,但存在着有影响力的人物站出来解释,这些标签与他们的运动没有任何关系。

黄背心运动可能反应出法国社会深层的一种挫折感,底层对精英,外省对巴黎,民众对决策者的疏离和猜忌,一般民众日益增长的对全球化带来的负面影响的不满、恐惧乃至于憎恨日复一日导致鸿沟扩大,但这个号称“有意义”的黄背心行动至今找不到一个明确的方向,他们缺乏明显的思想的力量说服民众跟随,他们的组织控制能力也极其有限,在发生过几次相当有影响力的破坏事件后,每个星期六,警方似乎全力应对的是如何预防新的破坏发生,至于黄背心们,他们并不愿意被贴上暴力、盲目、发泄仇恨的标签,然而每一次示威游行,尤其在游行临近尾声的时候,伴随着他们的脚步,总会发生一些砸烧抢的事件。黄背心示威的人数似乎日趋减少,全法国加起来不过几万,但影响着社会气氛,让人们有种莫名的忧心忡忡,这也许是黄背心们希望达到的效果?

这个星期六的行动号称第八波行动。在巴黎,总共有3500名示威者,远远无法同以前的规模相比,黄背心们的战术是游击式的,像散弹一样乱射。他们从香街出发,上午并没有发生任何冲撞,但下午起情形渐渐紧张起来。一批示威者在靠近市政厅的塞纳河岸边向警方投掷石块和玻璃瓶,警方发射催泪弹反击;稍后,另外一批在位于卢浮宫与协和广场之间的杜乐丽花园的一座桥上与警方对峙;在拉丁区圣日耳曼大街,一些黄背心点燃了好几辆轻型摩托车,并且临时筑起了街垒。一位过路人对法新社说,“他们就这样任意纵火,怎么可能呢?简直像是世纪末!”和他一样有这样想法的法国人并不少,但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还有一些黄背心在法新社总部大门口停下来,高声辱骂媒体出气。他们认为媒体没有“正确”地报道出他们“正义的行动”。

下午,多架直升飞机在巴黎市中心上空盘旋,在巴黎大街小巷散游了一通的黄背心们重返香街,这条全世界著名的林荫大道,现在成了黄背心们的中心集结点。每次集结,都给这条美丽的街道带来程度不同的破坏,一些被游人拍到的纵火照片传遍全世界,外人以为巴黎发生了暴乱,有些甚至夸张地形容“法国沦陷”,事实上,法国没有沦陷,巴黎没有暴动,只是黄背心在示威,在游行,每次伴随着他们,总会发生一些砸烧行为,可能是他们的暴力发生在香街,因而比以往任何一次似乎都显得突出,人们不会接受这些行为,大多数人沉默,可能与黄背心们再闹也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的心理有关。

同一日,在法国西部城市冈城,波尔多、南特发生了肢体冲撞,在雷恩,一伙人砸碎了市政府的入门大厅。法国警察总局局长摩尔万发推威胁:“那些非常暴力的投机分子渗入游行队伍,目的就是打、砸、烧,袭击警察和宪兵,所有明明知情却还要给他们提供破坏机会的人,从今以后必须承担责任”。

在鲁昂,2000名黄背心游行,不幸的是,一名示威者被警方的橡皮子弹击中。一名参加游行的年纪42岁塞巴提耶称: “我不赞成暴力,但很不幸,有时候必须动用暴力才能撼动社会”。在蒙彼利埃,黄背心投掷石块和玻璃瓶,四名警察受了轻伤。

今天的黄背心已经与最初要求政府取消燃油税的黄背心完全不同,他们对政府作出的所有让步以及提出的全国大讨论无动于衷。政府公布一系列减免措施后,黄背心内部一时发生了动摇。但是,在这个周六,他们希望他们的行动能够证明他们团结一致不为所动。一名叫做帕斯丽娅的领袖人物称,“我对大家行动起来毫不担心”。

英国首相向议会提交脱欧替代方案再赌输赢

曾经令人困惑的中国GDP数字又要出炉了

北京指望刘鹤访美能“带回”孟晚舟 ?

中国模式紧日子:勒紧裤腰带+防范抵御“颜色革命”

刘鹤赴华盛顿任务艰巨 机会和变数并存

意大利极左翼巴蒂斯蒂罗马下狱记

巴黎楼房爆炸引发对煤气管道安全的争论

同是华为人,王伟晶和孟晚舟的命运却有天壤之别!

欧洲小国波兰敢以间谍罪抓华为员工,吃了豹子胆?

2019年首次贸易谈判结果?中美各自表述

与其为“一国两制”开战,不如给“一国一制”开路

为什么暴力总是与黄背心形影相随

新国会“开张”佩洛西就职 特朗普的总统后半程难了

两岸关系、“九二共识” 开启新年台海政治议题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