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法国黄背心不当“游民”要参政了

作者 安德烈

就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开启法国全国大辩论,深入民间之时,传出了游行数月的“黄背心们”要参政的消息。尽管他们突然地决定参加欧洲议会选举将撼动法国传统政治格局,大部分政党都对此予以祝贺。大约让黄背心们进入民主体制接受“收编”,比放在体制外“捣乱”要好,至少有话可以拿在“桌面上”,而不是到处出击,让当局防不胜防,让社会受尽困扰,也让传统党派及工会组织不知如何应对。不过,黄背心竞选,将会“蚕食”传统政党选票尤其是极右翼的选票。

黄背心参选团队名单目前只有十个候选人,领头的是黄背心运动的领袖人物之一英格丽.勒瓦瑟,现年31岁,护工,来自乡村,是一位有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被黄背心认为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她经常出现在各个电视台参加辩论,差一点成为电视台评论员,在黄背心们的抨击下放弃。在黄背心们目前对媒体敌意升高的情况下,英格丽.勒瓦瑟被视为是一位意志坚强,希望理解社会,也希望社会能够理解她的黄背心。她的积极、主动、参与感也使她跟另外一些黄背心的领袖人物分歧深重。

黄背心们的目标是从现在起到2月中,组建参选所需的79人名单,以参加将在五月26日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

欧洲议会选举是马克龙当总统以来面临的第一个选举,他的共和前进党选举成绩如何,被视为是对他的政府政绩如何的一个严峻检验。不过,法国第五共和国历任总统中期选举包括欧洲议会选举,地方选举成绩都很难尽如人意,甚至一败涂地,上届总统奥朗德当选总统以来的所有选举,节节败退,一次比一次失败得严重,最后甚至剥夺了他企图连选的可能性。

黄背心公布参选计划,说得不好听让各界多少有点吃惊,说得好听让传统政党有点“喜出望外”,黄背心运动由网络发起,远离各种党派甚至工会组织,以“无组织”“无领袖”为标榜,结果使得政府想与其谈判时,很难找到几个对话代表。他们的特长在于像散弹一样遍地开花,让政府防不胜防,结果产生的一个严重问题是,伴随着他们的每次行动,打砸抢问题十分严重,一些街头放火的照片传播全世界,外人以为法国已经“沦陷”。黄背心最终决定参与选举这一民主形式,选出自己的代言人,可能也是意识到散弹轰炸并非长久之事,而且引发越来越多的反感,民调中的支持率也一次比一次低。

法国一些民调机构之前已经设想黄背心参选后的情景,根据Elabe民调机构,如果今天投票,黄背心得票将位居第三,而马克龙总统的政党共和国前进将位居第一,玛琳娜.勒庞领导的前身为国民阵线的极右翼政党--民族团结将位居第二。据法国政治分析人士,这意味着在法国目前的政治格局下,愤怒的黄背心们有一定的政治空间的存在。
需要强调的一个趋势是,黄背心加入选战,将从现已存在的所有政党那里取分,损失最大的就是一直以来力挺黄背心的勒庞领导的极右翼,她的党将要让出三个点。

目前的推盘是,如果执政党共和前进也将让出一个点的话,但最后的结果是进一步拉大了该党与勒庞的党的距离。这就是自11月中旬以来反对政府税收及社会政策的黄背心制造的一个难以理喻的悖论。Odoxa民调机构主席希尔马则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共和前进什么也不需做,便轻易拿到几分。

这使得一些不愿进入民主机制的黄背心的比较重要的人物很愤怒,他们干脆这样表达他们的意思,“投票黄背心,等于投马克龙”,这是黄背心中的一个叫做“法国在愤怒”的领袖埃里克.图昂发出的呐喊,图昂是黄背心最有争议的人物;另外一位颇有争议的黄背心马克西姆.尼古兰也指责黄背心参选是“出卖自己”,是“投机行为”。还有些黄背心甚至指责参选名单构成与执政党伸出的黑手有重大关系。不过,执政党共和前进立即反驳,称这不过是黄背心们最终也希望有他们自己的“政治表达”而已。

反正,以目前而言,大多数政党都对黄背心愿意组建名单参选表示欢迎,他们说这恰是“民主政治”的体现。有些一直以来支持黄背心的政党,比如极左与极右,现在很难去批评自己支持了两月之久的黄背心,他们甚至主动“邀请黄背心加入到他们的名单中”,目前尚未听说黄背心愿意这样去“埋没自己”。

法国政府更是举双手欢迎,政府发言人夸赞黄背心这一“政治进程”很“健康”,最后,“所有的争论都通过公开的选票来说话,总比化名在社交网络或者蒙面在街头打斗”好多少倍。

不过,真正要参与选举也非易事,对黄背心来说,困难才真正开始,这个参选团队到底能否成功,无人敢于提前预测。何况,现在根本不清楚他们是否会得到所有黄背心们的支持。黄背心一开始就内部分歧严重。也许说不定还会出现另外一支黄背心参选名单。
法国政治学院教授加里格认为,对这些两个月来像散弹一样轰炸的黄背心们,他们要求的是“直接民主”,这与组成一个按前后顺序排列候选人的选举名单,并且要挑选候选人,要决定名单带头人这些程序格格不入。

希尔马甚至认为,参选弄不好会翻过来对他们自身有害,“或者他们终于形成共识协调一致,去具体地表述他们的主张和建议,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再也不可能让所有的黄背心都高兴;或者他们无法达成一致,对于一个参选的政党而言,这种模糊是不被容忍的”,结果可能是惨败。

北京“三不要”网文真伪难辨 港人继续“和理非”抗争

张伦:“脏话豪车爱国党”只给中国人蒙羞

香港民权周日晚近9时宣布集会结束 港府重申全力支持警方

香港民主派与香港政府支持者星期六分别集会表达不同立场

习近平欣赏的胡锡进文风成中国官媒标配

法国黄背心和香港反送中有无可比性?

香港困局滑向危局:林郑寸步不让逼港人上梁山?

北京把“恐怖主义苗头”威胁大帽扣向香港示威者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对法媒谈香港危机及中美贸易战

香港如何“止暴制乱”:退让 戒严 出兵?

呛美国“自己犯错让别人吃药”,中国呢?

林郑态度刺激港人 警民冲突升级谁之罪?

扎帕塔还要“疯”下去:从体育运动走向科学发明的法国英雄

陈建刚律师一家逃离中国的故事再次警示港人

重判黄琦:北京对港人展示的祖国怀柔何处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