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要闻分析
rss itunes

伊斯兰国的末日

作者 安德烈

伊斯兰国位于叙利亚的最后领地处在强大火力的包围下。星期日,库尔德与阿拉伯人联军在国际联盟空军掩护下向伊斯兰国占据的最后地盘倾洒炮火。反恐怖联盟寻求给这个五年前自动宣布诞生的伊斯兰国以致命一击。

由库尔德阿拉伯人联合组成的叙利亚民主武装近日来疏散了遭夹击的数以万计的平民,从星期五开始,开始向圣战分子再度发动猛攻。圣战分子目前躲在一个名叫巴胡兹(Baghouz)的村庄的掩体里。这座村庄位于叙利亚东部边境代尔祖尔省。

在攻克了大部分村庄后,库尔德与阿拉伯民兵迫使圣战分子躲在最后的残余地盘顽抗,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对圣战分子盘踞的地方开始轮番轰炸。

在距离前线400米处,法新社记者可以听到不间断的炮击以及重机枪的扫射声。轰炸激起的灰黑色烟雾四处弥漫,几乎囊裹了圣战分子躲藏的所有地盘 几座连体的残破的房屋,临时搭筑的帐篷和工事,在不远处是永恒流动的幼发拉底河。

圣战分子的一处军火库被炸中,升起的火焰冲天。随着爆炸声,部分工事被摧毁,但仍有几座帐篷还在挺立着。

在一个靠近前线的房顶上,一位叙利亚民主武装指挥官对记者说,大部分用来藏身的帐篷已经灰飞烟灭。

他补充说,“这只是露出头的部分,他们挖了地洞。我们无法知道究竟有多少圣战分子藏在地洞里。他们现在虽然完全陷入包围圈,但在他们盘踞的地盘附近,在房屋周围和道路上埋设了大量地雷”。

2014年,伊斯兰国组织迅速变得强大,并在当年6月宣告“伊斯兰国”诞生,他们统治了叙利亚和伊拉克一块非常广大的地区,并控制着这一地区所有村庄。这个极端恐怖组织的统治手段极其残忍,杀人不眨眼,为达到目的不惜自我爆炸,没有任何底线。他们在叙利亚,在伊拉克以及其他国家制造了大量的恐怖爆炸。

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武装力量尤其在国际联军的猛烈反击下,最近两年,伊斯兰国组织眼睁睁地看着原来控制的广大地盘愈来愈缩小,最后变成一座小小的村庄。

在巴胡兹村及其周围,叙利亚民主武装发动猛烈攻势,夜间也不停止攻击。在另外一座屋顶,一名叙利亚指挥官收到周六周日交接之间出击攻打残余敌对力量的命令。

地面指挥官使用全球导航系统捕捉目标,然后把得到的信息迅速传递给国际联盟,很快,一家美国战机出现在天空,炸弹像暴雨一样从空中倾泻。不一会,地面指挥官一边看着手提电脑,一边喊:“全部命中,敌方目标完蛋”。指挥官告诉记者,自从重新发动攻势之后,他们已夺回14处敌方阵地。

但是,圣战分子使用大量自杀式攻击人员,尤其是妇女。因此,联军面对的是不顾一切不要命的敌人,他们可以使用一切手段,炸弹汽车,炸弹人,炸弹自行车以及炸弹摩托车进行攻击。

一些加入伊斯兰国的法国圣战分子的亲属告诉法新社记者,圣战分子的女人和孩子仍然躲避在这座村庄的地洞里。

根据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12月份以来,大约53000人,其中主要是圣战分子的家庭成员已逃离这里。藏在逃亡队伍中的5000名圣战分子已被逮捕。

巴胡兹村被攻克后,意味着伊斯兰国的终结。但是,这个恐怖组织已经做好了零星、分散、地下行动的准备。部分圣战分子隐藏在叙利亚中部的沙漠深处,并时不时发动血腥的恐怖袭击。

美国军方警告,如果没有联军持久的合作和配合,伊斯兰国组织还会在六到十二月之后卷土重来。

目前,针对伊斯兰国圣战分子的战斗构成叙利亚最主要的前线,2011年叙利亚爆发冲突以来,该国已有36万人死亡,阿萨德领导的叙利亚政府后来得到俄罗斯支持,重新控制了该国三分之二的领土。

特朗普会晤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国际人士其中4人来自中国

港人持久战遍地开花北京噩梦伊始

张伦:胡锡进“相对宽松自由”背后仍意在强调维稳

林郑月娥欲下不下 习近平骑虎难下

北约还是俄罗斯 土耳其必须作出选择

大陆李文足香港何韵诗:向国际社会勇敢发声的中国人权女侠

杨建利谈美国“拥抱熊猫派”高调发声

大阪习特会:习近平二渡陈仓还有第三次吗?

习特会摊牌前美参院通过《国防授权法》

国际媒体舆论对大阪G20峰会不报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