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思想长廊
rss itunes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身体与心灵

作者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

笛卡尔和伊丽莎白的交往,影响了他晚期的研究方向。一贯关注抽象的数学、几何图形和认识论问题的笛卡尔,开始了对身心关系的研究。尽管笛卡尔与伊丽莎白公主极为小心地隐藏起他们之间的感情,但从笛卡尔思考的问题中,我们能断定他感受到激情的困扰。为了化解这困扰,他投身于对激情的研究。

问:笛卡尔早期的研究,集中于科学和对认识方法作哲学说明。后来他的关注点似乎有所改变。

答:上次我们谈到波西米亚国王腓德烈的女儿伊丽莎白公主和笛卡尔之间的友谊,今天我们来谈一谈这段友谊和它对笛卡尔的影响。这位腓特烈五世是位很不幸的国王,他本是普法尔兹的选帝侯,曾一度当选过波西米亚国王,但短短时间就下台,后来一生流亡,人们叫他“冬季国王”。他给后人留下的印迹就是海德堡宫。这座美丽的城堡就是他主持建造的,现在这个城堡遗迹是重要的旅游景点。那座有名的伊丽莎白门,就是他为了他的妻子、英王詹姆斯一世的女儿伊丽莎白而快速建成的,所以人称“情侣门”。他们的大女儿就是伊丽莎白公主。她是位天性聪敏,求知欲极强的女子,在认识笛卡尔之前就通读了笛卡尔的大部分著作。她渴望能够搞懂笛卡尔的形而上学问题,特别关注肉体与灵魂之间的关系,这点在她后来与笛卡尔的交往中影响到笛卡尔的思考方向。更有意思的是,这位公主特别喜欢数学,经常用解几何题来娱乐自己。

问:这种贵族公主真是少见。我们想起公主这个词儿,脑子里很容易出现那些整日梳妆打扮、情场周旋的小姐们。

答:这位公主确实独特,连笛卡尔都认为她绝顶聪明。一开始她是向笛卡尔请教,好像是他的学生,但很快两人就开始交流和深入讨论。笛卡尔在写给公主的信中说:“经验告诉我,有能力了解形而上学推论方法的人,大多数无法理解代数的结构。而那些能够了解代数的人,又通常没有能力了解形而上学。我尊贵的公主殿下,在我看来,您却同时能够轻易地了解两者”。从这两位的通信中,你能感觉出他们彼此心心相印。公主给笛卡尔的信,总是署名“对您充满深情的朋友致上”。这两个人相差二十二岁,但你从他们的通信中,看不出他们的年龄差别。笛卡尔在荷兰时他们住的很近,经常见面交谈,一旦分手立即就有书信往来。他们的书信充满感情,却没有透露出一点点男女私情,全是讨论思想的激情。所有笛卡尔的传记作家都猜测,他们是不是走到了男女情爱这一步,但谁也没有证据。在我看来,爱情和建筑在性上的男女私情不同,他们可以在精神探索中找到宣泄的渠道,或者用弗洛伊德的话说,变成一种性爱升华。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的感情远远超过了师生之情,但又没有进入普通的男女关系。当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邀请笛卡尔去瑞典宫廷当她的老师时,伊丽莎白坚决反对,态度异常激烈,从这里能看出她深深爱着笛卡尔。后来波兰瓦萨王朝的佛瓦蒂斯四世向伊丽莎白求婚,她断然拒绝,理由竟然是,我已经爱上了笛卡尔的哲学,并希望为此奉献终身。从此可以看出,在伊丽莎白的心中,她是属于笛卡尔的。而笛卡尔去瑞典当女王的老师,据有的笛卡尔传记作者说,他是为了能够说服瑞典女王来帮助改善伊丽莎白公主的处境。

问:我看这是一段浪漫又高尚的情感。

答:我完全同意。伊丽莎白后来进了维斯特伐利亚修道院,在那里她仍然钻研笛卡尔哲学,甚至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笛卡尔哲学俱乐部。而笛卡尔本人则在与伊丽莎白公主相识六年之后,于1649年完成了他的著作《灵魂的激情》。这个题目透露出笛卡尔感受到从前未曾有过的激情,并想给出一个哲学的解释。在他给伊丽莎白公主的信中,他提出了三个基本概念:灵魂、肉体和灵魂与肉体结合而成的实体。在笛卡尔看来,灵魂寓于肉体,但灵魂作为精神的力量,会超越肉体,因而灵魂与肉体结合的实体大于两者之和。这话说明白了就是,若我们把人看作灵魂与肉体相结合的一个实体,则人这个实体的意义,要超越灵魂与肉体的简单结合。这就肯定了人的活动能力,人的主动的创造力。在笛卡尔看来,人的活动,人的探索能力,使人可以影响外部世界,人有可能使事物变得更好,他有能力推动进步,这就是人不同于其他生物之处。正像莎士比亚对人充满激情的褒扬,赞美人之为万物灵长,高贵又充满尊严。十七世纪启蒙思想萌动,那时的哲学家大多数是乐观主义的,笛卡尔想到情绪对人的身体健康影响极大,因此他想建立一种医学理论,研究精神性的灵魂,怎样通过物理性的肉体发挥影响,这种医学理论其实就是后来的心理学。

问:笛卡尔的思路真够宽广,他的哲学包涵了许多未来的学科。

答:确实如此,他对激情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又是为了回答道德要求。他认为,人有六种基本的激情,惊奇、爱、恨、渴望、快乐与悲伤。这些基本情感可以混合成第二层的情绪,比如自豪感、轻蔑感等等。人生的道德规范和选择,都与激情有关,所谓道德规则就是人们控制激情的必要规则。笛卡尔认为,道德高尚的人能够运用自己的神经系统来控制激情的泛滥,这种控制表现出人的自由意志。所以笛卡尔并不否定激情,甚至认为正是激情的冲动,推动了人的理智力量,人是唯一是能够用理性指导激情的造物。笛卡尔称这种激情为“动物精神”,这就是说激情可能来自肉体的物理性运动,比如说性冲动,但有道德的人,能够在肉体激情与灵魂之间寻找平衡,创造一种适宜的健康生活。有意思的是,在伊丽莎白公主的影响下,他开始强调身体与心灵的相互作用,甚至讨论起如何克服忧郁,他教给伊丽莎白公主如何去放松内心的紧张,让注意力指向并且集中于让心灵愉快的事情上。他最后认为,保护生命健康的最终方法,恰恰是懂得死亡,坦然面对死亡。这话几乎是现代大哲学家海德格尔的思想“向死而生”的前导。

问:这和蒙田所说的“学习哲学就是学会面对死亡”不是很相像吗?

答:对,这几乎是每个大哲学家都考虑的问题。

 

帕斯卡尔的《思想录》中对神与人的思索

帕斯卡尔悲剧性的宗教观:人在此世能否得救?

法国思想长廊之五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第四节 最后的日子

笛卡尔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 :人如何证实知识的确定性

笛卡尔的信念“我思故我在: 笛卡尔其人

我知道什么?《雷蒙·塞邦赞》中蒙田的思考

蒙田的疑问之三:斯多葛派伦理观对蒙田的影响

蒙田的疑问“我知道什么”---人生的最高艺术就是保持自我的内心自由

异端的权利之四 以恐怖维护思想专制

异端的权利之二 --卡斯特里奥的异端保卫战

拉波哀西的自愿奴役论之四:人是怎样进入自愿奴役状态的?

拉波哀西的自愿奴役论-- 自愿奴役的状态及对这种状态的反抗

拉波哀西的自愿奴役论----拉波哀西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