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 戛纳电影节 文化

发表时间 • 更改时间

戛纳国际电影节过半 日本影片『光』亮的出奇

media
日本『光』剧组成员戛纳红地毯亮相 路透社

戛纳国际电影节过半程,谁有希望夺奖,谁又让人失望,亚洲影片的成绩如何?华语片为何缺席,这些都让电影爱好者十分关心。


问:戛纳电影节已过了半程,能不能看出一点眉目,谁有希望夺取金棕榈大奖?

答:戛纳电影节竞赛进入后半程,哪些片子可望夺取大奖,哪些已经没有希望,比较难说;但是原来期望值很高的奥地利导演哈内克的影片『快乐结局』好像已经出局,两部韩国片子也都没有打破一周来的一种格局,仍然是俄罗斯导演通过描述一对莫斯科夫妇孩子失踪来质疑俄罗斯社会处处都是暴力的影片『无爱可诉』继续打头阵。法国描写八十年代艾滋病一代的影片『每分钟心跳一百二十下』继续被法国媒体看好。刚刚放映的日本片『光』开头虽然冗长,渐渐引你进入一个情感浓烈的世界,也颇受好评。

问;中港台三地片子没有进入主竞赛单元,到底是什么原因 ?

答;去年也是这样;今年至少有一部名叫『走向未来』的影片进入一种注视”,这是近年引起国际影界重视的新锐导演李睿君的片子。对于华语片整体缺席,此间许多影人觉得华语影片这些年追求市场,主打本地区的市场,商业口味重,风格化、艺术化的片子较少。不太符合戛纳电影节的口味。我们碰到香港制片人何先生,他也认为:“中港台影片这几年重市场,大家都在看市场效益,票房多少,这与戛纳的风格不太符合。我们去年派了九部片子,也是走的商业院线,不是戛纳需求的那种”。

问;参赛的亚洲影片情形如何,哪一部比较突出?

这个问题现在也很难有答案。前两天放映的韩国影片中,『玉子』描述猪和姑娘的友谊,怪奇又不失个人风格,引起重视。昨天晚间推出的日本年轻女导演河濑直美的影片『光』,是本届电影节第一位女导演参加的主单元竞赛片,结束时已到了凌晨一点,观众席的掌声久久不散。片子像一首诗,一首消逝了的过往事物的奏鸣曲。故事讲述一位年轻女子,她的专业就是向盲人观众描述电影画面,松活他们阴暗的心灵。她遇到一位很有成就但是突然失明的摄影家,他觉得自己所钟爱的东西永远不再,几近疯狂。然而摄影师与这位年起女子的相遇,把他从崩溃的深渊拯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