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风光
rss itunes

法国滑雪观光业面临国际竞争危机

作者 珍妮特

法国的滑雪观光业是否面临危机?对于法国山区滑雪站观光业者来说,只要看到下雪,就能够精神抖擞起来。因为连续三年来的圣诞新年假期都碰上没什么下雪光景,所以业者经营很困难。根据法国“山上滑雪站国家观察站”指出,今年圣诞新年假期一开始就大雪连连,令人振奋,与去年同一时段假期相比,滑雪客投宿比率有明显进步(增加8 %);在圣诞节那一周,投宿率达75 %,新年假期那周投宿率达 70%。

对于这一季来说,70% 的英国旅行社预估其到法国的滑雪客投宿率有上升趋势;俄罗斯滑雪客由于卢比稳定,来法国观光滑雪人数应会比以前更多,增加15%至20%.

即使今年年终假期一开始就报来这些好消息,但法国山上滑雪站业者仍感担忧,因法国滑雪山站如今失去了不少市场。30年来法国山头滑雪站生意一直是全球之冠。但如今荣景不再,被其他国家超赶而过:2015至2016年的同一季节,被美国超赶过;2017年则被奥地利超赶过。2016至2017年间,以滑雪客的投宿日计算,法国减少了1.5 %,而同时美国却增加了1.5 %,奥地利也上升了4 %。萨瓦省一会副主席布瓦德强调说:“法国山区滑雪站遇到愈来愈激烈的竞争。如果法国要保持留在竞赛场上,他必须面对三项挑战:1.开拓新顾客群,2.更多增加投资充实完善设备,3. 面对缺雪天,要有能够因应的措施。现今法国繁冗的行政手续问题,让我们白白失去几年的先机,当局应该要简化相关的所有行政手续,好能够更灵活行事。”

事实上,法国最强劲的对手是欧洲国家,特别是奥地利,其次是意大利。瑞士业者也是严峻的竞争者,但由于瑞士法郎升值,不利于市场竞争。奥地利吸引德国人、波兰人、斯洛伐克人及捷克人,他们是重视的顾客,因为在其中小学,滑雪时必修课程。

法国滑雪由于费用太贵,要吸引欧洲游客很困难。外国滑雪客集中在那些规模大的滑雪站,如:伊瑟尔谷Val-d’Isère、库尔舍维勒Courchevel及美格维Megève等最风光的滑雪站。但其实,法国还有一些不为人熟知,但更适合家庭的滑雪站。

法国山站滑雪业者最担心的是他们的第一大外国顾客:英国滑雪客。因为奥地利如今更加大张旗鼓地向英国观光团宣传、拉客,让英国旅行社把奥地利规划进入他们的观光滑雪行程。

奥地利的滑雪站,从机场出来就很容易抵达;而法国滑雪站都得从里昂火车站或瑞士日内瓦开几个小时的车程才能抵达。而且奥地利滑雪站的优点是“不必自己开车就能抵达”,他们同时发展“步行”就可到达滑雪站计划,而且愈来愈多为滑雪客举办一些配套观光活动,滑雪不再是游客在山上的唯一活动了。

业界人士雷诺向费加罗报指出,重点是在吸引全球滑雪客之前,得先能够吸引欧洲国家的滑雪客。因为长程搭机飞来的滑雪客,即使我们不应该与略他们,但在未来中期内,他们还属少数。

另外还有人数愈来愈多的中国观光客,他们即使不滑雪,也想要登上白朗峰,去看看地球子午线地标。为了迎接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中国主席习近平计划要3亿中国人上到滑雪道去滑雪。在中国,一些新的滑雪站正在建造中,但他们没有面积广大的滑雪场。

2014年,组法国召开“可以建造的滑雪道”的讨论大会上,世界滑雪电缆梯龙头老大“阿尔卑斯山公司”的总裁马尔塞勒已指出了危机,他说:我们长久以来一直习惯靠天吃饭。认为只要有阿尔卑斯山,有白朗峰,有白雪,就可以长久经营,不倒闭。但现在行不通了。游客住宿的问题,交通,人潮拥挤,餐厅的品质等问题都让游客却步。

在一阵觉醒之后,一些法国的滑雪业兴盛的地区政府开始拨款,亚维农阿尔卑斯山地区提出三千万欧元补助打造人工造雪设备,特别是在中度山丘上加大喷射人造雪的大炮来造雪。

地中海度假村俱乐部也前所未有地大笔投资在阿尔卑斯山,他们的负责人说,70 %的巴西人到法国滑雪都是参加地中海俱乐部的活动,以色列游客则有50  %。

法国一些著名的滑雪胜地,如阿尔卑斯山Huez地区的滑雪站Plagne Aime 2000 ,已展开了雄心勃勃的新建设。法国业者甚至对商务观光感兴趣,如滑雪胜地Chamrousse 也打算替滑雪的商业巨子观光客们建造一个新的雪地“工作分享”空间。

马赛MP2018文艺盛会 春夏暖天活动进入热身阶段

法国岳兹滑雪站( Alpe d’Huez )冬夏旅游皆宜

凡尔赛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国王菜园” (Le Potager du Roi)

春来了,去看花吧——巴黎赏樱路线

外国人喜欢法国 ,法国人又爱去哪里旅游?

法国滑雪圣地-瓦托伦斯(Val Thorens )

将在上海设分馆的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法国旅游界准备2018年莱德杯(Ryder Cup)高尔夫球大赛

法国诺曼底埃特雷塔的“象鼻山”

第15届“白昼之夜 ”游(La Nuit Blanche )发现当代艺术作品

世界“最丑”建筑之一蒙帕纳斯大厦的今世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