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

收听
  • 网上电台
  • 最新节目
  • 法语节目
法国文艺欣赏
rss itunes

巴黎橘园美馆“睡莲、美国抽象化派与莫内后期画风对应展”

作者 珍妮特

今天我们要介绍的是目前在巴黎第一区和广场附近、杜乐丽花园里的巴黎“橘园美术馆(Musée de l"Orangerie )正举办的一项美国名家睡莲画作与法国睡莲画作印象派大师克劳德莫内( Claude Monet )的相映对照的展览睡莲、美国抽象化派与莫内后期画风展。莫内究竟是不是印象画派鼻祖?这项画展也就激发美法两国艺术界对此议题的热辩及讨论。

其实,近三年来,巴黎橘园美术馆可说倾向以另一种艺术批评路线的展览来决定画作的“现代性历史”。事实上,著名的美国画评家格林伯格(Greenberg)是首位把美国画家的抽象化标记属于莫内后期画作的笔触中。格林伯格指出,其实纽曼(Newman)或斯提勒(Still)两位美国名画家只是继续了莫内的睡莲画作或日本风格的小桥等景物的画风。他的这番理论不仅把莫内奉为“印象派”的始祖,更是把莫内推崇到犹如二十世纪艺术殿堂的红衣主教之地位,这是费加罗报记者里维耶指出的。那么,这种吸引人的理论建构是否又与事实相符呢?巴黎橘园美术馆的新任女馆长德布雷依因此逐一打开各项档案来检视,如:2010年在马德里的波内米萨基金会的收藏品,以及巴黎马尔莫坦莫内美术馆(Le musée  Marmottan Monet)的收藏。这些当然也都是一个非常耀人眼目的警告与审视的良机,同时也可说是一种“有助益的揭秘”。

肯定地,人们陶醉于这些画布的色调、饱和的画布,以及笔刷和可以比较不同厚涂颜料的感觉。甚至有时那些画作根本没有水平线、没有透视效果、无物体的轮廓。整幅画看起来,只好像纯粹只在做颜料材质的调和而已。这就是我们前往在橘园美术馆的几个椭圆形展厅,所看见陈列着从1927年起的22幅的那些睡莲创作,称它“睡莲”,如果你还能够从形状模糊内容中看出他们是睡莲及垂柳叶吧!

从这22幅画当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那种以蓝、红、绿、紫色等色彩快速挥刷出的休止符及大休止符的宁静交响乐,都感染了这二十几幅画。所挑选出的这些美国画家的画作里,我们都可以看到类似的聚合;只是缺了灰蒙蒙色彩及水中倒影。

一些评论家认为莫内是抽象化鼻祖,但老莫内从没有一刻是存留有抽象化的哲思。一直到莫内吐出最后一口气,也就是1926年12月5日,他的作画一直保持着一种影射手法,只是试图把他四周的环境印象化、做个比拟。莫内的画作中,这种呈现在画布上的一大片色团在空气、在阳光中震动颤抖并一直混杂在它们的阴影中。

当这位白髯胡须的老人出现在画展的屏幕上时,他身处五彩缤纷的薇尼(Giverny)花园中,这是由一位萨夏先生在花园摆设的隐藏摄影机所拍摄下来的莫内身影。它带有一种白内障式的朦胧效果。这种白内障带出的效果大大的阻碍人类的视觉,例如现今收藏者奥赛美术馆展览的莫内1921年的垂柳画作,它也是我们今天现代人所看到的一种触觉上的自由,是如此的勇猛、大胆。这也是造成混淆或是失落感极重的一种效果。评论家格林伯格就认为说,这种效果就是抽象化的风格。但橘园美术馆的法国女馆长对于格林伯格的这种看法就有所保留。

我们可以在本次橘园美术馆的展出当中来比较几位美国著名画睡莲画家的画作,如:波洛克:抽象表现主义运动的主要力量;以及以风景人物画著称水粉风光绘画的迪安·米切尔;还有美国抽象派画家马克·罗斯等的美国抽象化大师们都会因为法国这位有时很大胆的睡莲画作大师莫内而重新被审视,并因其“抽象化”名声也受到绘画史中地位争议的警示。

除了,有著名的美国色域绘画流派的先锋纽曼、抽象印象派画家斯提勒的画作,另外还展示一些美国后起之秀的新生代睡莲画派画家,例如1955年收藏到纽约曼哈顿的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以风景人物画著称的美国水粉风光绘女画家米切尔,她于1967年定居与维特依(Vétheuil),也就是距离莫内的美丽纪薇尼花园不远处,也可说她是居住在莫内的地盘上。但她曾表示,比较特别欣赏画家塞尚,对于莫内,她则评论说:“自我居住到维特依后,观察到莫内不是一个色彩能手画家,他的着色很恐怖!”后来接着轮到她以风景为作画材料,并且以画布来表达她的感觉。人们也发觉她在1980年在蓬皮杜文化中心展出命名为“The Good-bye Door”的一幅多折画屏。另外此次展出的睡莲画作系列年轻画家还有:同样也是喜好塞尚甚于莫内的Morris Louis 、魁北克画家Riopelle、明说自己不喜爱莫内的画家Guston 等的睡莲派画家。

总之,格林伯格过去与这些画家通讯,或是强迫式的,或是有意识地,格林伯格可说把莫内不朽化了。当然事情还未成功,当时在发掘睡莲系列绘画创作的时代,原则上主张要回归到有秩序的画风,作画线条也再度成为绘画的首要条件。1920年代,绘画评论是把这种画风抨击为《折磨人的单调》,甚至批评为史上从未有过的《最严重的艺术错误》。美国画评家格林伯格可说翻转了这些古老的画评意见,让它们如今显得可笑之至。

所以,听众朋友不妨可以自己去观赏,然后评鉴,看看您自己究竟是比较赞成哪一种画评的看法。

请注意:法国巴黎橘园美术馆的这项“睡莲,美国抽象化派与莫内后期画风展”,展览日期至8月20日为止,每星期二关门休馆。

王洁新书《巴黎 ,诗意漫步》倾注鲜艳情感

纪念六四29周年 法国出版新书给“刘霞:被禁淑女的信”

巴黎上演《关于岛屿》 林怀民诠释“美丽与美丽的丧失”

当法国5月遇见台湾泰雅族瓦历斯的微小说与原住民的影像记录…

巴黎马约尔美术馆:“疯狂颓废年代”的藤田嗣治

巴黎“光工作坊”带你进入克里姆特(Klimt)的梦幻世界

卡地亚当代艺术中心的《石上纯也—释放建筑》个展

法国纪念"现代音乐之父"德彪西逝世百年

今春巴黎重头戏:雅丝米娜·雷扎的经典剧《艺术》回归

屠格涅夫名剧《村居一月》再现巴黎舞台

巴黎9区“喷泉剧院”上演高乃依的《熙德》

法国影片“英雄回归”突破喜剧手法

巴黎华人推出系列庆祝春节文化活动

巴黎爱乐乐团和交响乐团推出“中国周末”迎新春

MyFrenchFilmFestival: 到网上欣赏法国最新电影吧!